• 第7章 :没人性的虐待

    更新时间:2018-09-21 11:50:12本章字数:3015字

    “记得锁好门。”她提醒着,“待会事情解决后,我会过来敲门的。”

    “好!”紫嫣又点了点头。

    她便关上了门,听到里面传来‘吧嗒’一声落锁之后,这才转身悄悄地走到了父母的卧室。

    轻轻地推开门,果然看到母亲一脸泪痕地坐在床上,手上持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横在咽喉之处,声音充满着绝望

    “你从前答应过我的话从来没有兑现过!是!你是没有亲自虐待过紫篱,可是她受你那几个孩子的虐待还少吗?那些,我都可以不计较。可是现在,你为什么还要她嫁给那个没有人性的郭其伟呢?”

    “梓莹!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如今我们皇庭正面临着被人恶意收购的风险,现在我这样做不是不得已吗?而且,坊间传说怎么可以相信呢?郭其伟那孩子我们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哪里会是个多离谱的人呢?更何况,退一万步说,我们俩家是世家,就算他有点什么怪癖,也不能不看我的面子是不是?紫篱一过去就是做少奶奶,享尽荣华富贵的,有什么不好?”穆伯民苦口婆心地劝。

    “不!反正我就是不同意!坊间传说,虽然不一定属实,可是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不想等到一切皆成事实再来反悔!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沦落到像我这样的下场!活在这黄金鸟笼里,整天生不如死!”方梓莹激动万分,声嘶力竭,精神仿佛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穆伯民的脸冷了下来,戾声道:“难道这些年我给你带来的就全都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吗?你呢?我这样苦苦地爱着你,你又给我带来过什么快乐?我因为你,连你肚子里怀着仇人的孩子我都忍了,还把她抚养成这么大,你竟然还对我说这种话?你这个女人,心难道只是一块石头吗?”

    此话一出,紫篱的心刹时紧紧地痉挛了起来。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穆家上下,从他这个父亲到佣人到穆家的客人都瞧不上她了!

    原来,原来她竟然不是穆家的子女!

    她无力地靠在了门框上,想哭,却发现眼睛干干的,连半点眼泪都流不出来。

    只听得母亲也疯了,声嘶力竭地吼,“当年你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逼我嫁给你。我嫁给你了,你却授意你的孩子,还有佣人轻视她虐待她,这样的你,难道还指望我感恩吗?穆伯民,我告诉你,你别痴心妄想了!我虽然留在了你身边,可是却早已是行尸走肉!若不是顾念着那两个孩子,我不会活到现在!”

    穆伯民冷冷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你死吧!现在就死吧!但我告诉你,紫篱嫁给郭其伟是嫁定了!”

    说完拂袖便欲走,可是刚转身,却对上了穆紫篱清冷平静的眸子。

    “紫篱?”穆伯民很有些狼狈,因为这些年来,虽然他一直放任所有的人欺负她虐待她,可是表面上对她仍然一直是慈父的形象。

    而她突然的出现,让他明白这一下再也无法假装下去了。

    “我嫁。”她淡淡地说。

    “你说什么?”穆伯民惊喜过望。

    “紫篱,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嫁的人是郭其伟!那个人们传说中的变态狂!”方梓莹悲伤地叫。

    “妈,传说并不可信。我打听过了,他只是被人恶意妖化了而已。而且你女儿是谁?是打不死的小强嘛!所以,无论他到底是怎么样,我都有办法应付的!你就放心吧!”她笑着安慰着说。

    如今,最要紧的是脱离穆家,对于郭其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她暂时没办法顾及。

    但她相信她有能力应对他,至少可以不必有性命之忧。

    冉未庭的手段她实在很担心再在穆家活下去,只怕他们母女三人也会遭到不测。

    “梓莹,你瞧女儿多懂事!放心啦!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约着两家一起出来吃顿饭就把这门亲事给订下来吧!哈哈!紫篱,你留下来陪你妈好好说说话,我先走了!”穆伯民打个哈哈,转身出了门。

    “紫篱,你不要因为妈妈而受委屈!妈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绝不能再连累你了!”方梓莹泪水涟涟,绝望地看着女儿。

    “妈!没事的。没事的。这么多年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历经了这么多磨难,我不都一一闯过来了吗?妈,您忘记您女儿有多坚强了多能干了吗?来!放下刀,我们好好说会话。”她靠近,轻轻地握住刀口。

    “紫篱!”方梓莹惊悸地叫,害怕锋利的刀锋伤到女儿,所以不得不沮丧地松开了手。

    “别害怕!毫发无伤!”她笑着将刀放好,然后摊开了自己的掌心。

    “紫篱!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方梓莹不甘心地巴巴地恳求着。

    “妈!嫁给谁都一样。郭其伟不好,谁又能保证下一个会好呢?我所要做的是直接地去面对,而不是逃避。妈,我们一直以来不是这样做的吗?都二十年了,难道现在就怕了吗?”她轻轻地揽过母亲抱在怀里。

    很久没抱过母亲了,这样一抱,这才觉察出母亲越发地瘦了,瘦得感觉满手摸到的都是骨头。

    “紫篱!妈对不起你!”方梓莹痛苦地哭了起来。

    “不!妈一直都在保护我,爱着我,有妈在,有小妹在,我便永远都不会害怕!所以,以后不要再拿刀了!我不要你再为我争什么!等着吧,我会把你们全都安全地带离穆家的。”她紧紧地抱着母亲,像是发誓一般说得一字一顿,坚定无比。

    是的。

    现在的她们已经走到了绝境,不主动出击,那么便意味着丢掉性命,而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本来想问问母亲是不是对冉未庭这个名字有没有印象的,可是看看她那极不稳定的情绪,决定还是不问了。

    母亲承载的东西太多,她不想再让她困扰在无边无际的恐慌里。

    和郭家的见面是约在皇庭旗下的凯悦大酒店。

    大家坐定,双方的家长因为是故交,所以谈得很是愉快。

    方梓莹原本是不太喜欢说话的,可是为了女儿日后在婆家的日子好过,对肥胖的郭太太是百般的讨好。

    那般卑屈的模样看得穆紫篱的心酸涩无比。

    郭其伟小时候是个可恶的胖子,如今却出落得很英俊。

    对于一个多金而又英俊的男人,就算声名狼藉,仍然会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女人前赴后继地扑入他的怀里。

    现在,他就坐在她的身边,对她大献殷勤。

    不断地给她挟菜倒酒,还不停地给她讲这些年他在法国留学期间的奇闻轶事。

    笑容温柔,声音性感,看起来是个很体面很有风度的男人。

    为了以后的生活,她一一虚应着,倒也其乐融融相处融洽。

    饭吃到一半,突然有人推门而入,俯在郭其伟的耳朵边窃窃私语。

    紧接着递上笔记本电脑。

    郭其伟微微侧身,低头将笔记本电脑打开,熟练地输入密码,立即出现了让人脸红心跳的ML视频。

    他的脸瞬间阴了下来,耐着性子将那视频看完整了,这才抬起头来冷冷地问她,“你是不是处女?”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立即僵住,愣愣地看着她。

    她脸色‘唰’地一下白了,强抑住自己颤抖的心,淡淡地反问:“那请问你又是不是处男呢?”

    虽然她没看到电脑里有什么,但她仍然明白了一切!

    冉未庭在对她穷追阻截,阻断她的路的同时,也在阻断可能给穆伯民提供任何帮助的渠道。

    “你!放肆!”郭其伟一声怒吼,抬手就狠狠地给了她一个巴掌,“贱人!”

    打了之后站起来,将电脑往自己的父母面前一扔,然后转身就走,冷酷地丢下一句话,“没有订婚!更不会有结婚!散了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穆伯民勃然大怒地一拍桌子,咄咄逼人地怒瞪着她。

    方梓莹惶然地急忙来到她身边,紧紧地抱木无表情的她抱在怀里,迭声安慰着,“不嫁就不嫁!我女儿不是可以随便任人打的!”

    郭尚军冷冷地站了起来,“她当然不用嫁了!因为她早就被男人用过了!我们郭家可不敢要这种破鞋!”

    说完之后,再不理会穆伯民,拉着自己的妻子就走了。

    穆伯民恨得咬牙切齿,拿过电脑一看,当下就气得差点吐血,指着她恨恨地说:“我原本以为你有多清高,原来你骨子里如此放荡!”

    说完之后,竟然也甩袖而去。

    一时之间,就只剩下了她们母女凄惨惨地抱着在那里。

    她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方梓莹却以为她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所以一直一直安慰着她,“紫篱紫篱!别担心别害怕!有妈在!有妈在!这桩婚事不成更好!我一直盼着不成呢!像郭其伟那样的混蛋是配不起咱们紫篱的!”

    她却不知道如何告诉母亲他们现在的处境是多么地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