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这样羞辱她

    更新时间:2018-09-21 11:50:13本章字数:3019字

    郭其伟指望不上了,那么她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得花点时间好好想想才行。

    回到家,刚踏入门,便感觉到冷至冰点的气氛。

    穆家的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见到她们母女便阴阳怪气地说:“某人一直很清高,我还以为有多么的冰清玉洁呢!谁知道原来早就偷偷地跟男人在外面乱来了!”

    方梓莹忍无可忍地喝斥道:“妍妍,她到底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羞辱她?”

    “哼!我可没这么不要脸的妹妹!我高攀不起!”穆紫妍冷笑一声,更羞辱的话冲口而出,“她不过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而已!我真不明白老爸为什么要这样纵容你们,纵容到最后,结果却害了他自己!”

    方梓莹浑身颤抖,忍无可忍地走上前,挥手就朝穆紫妍的脸上打去。

    穆紫妍却一把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说:“方梓莹!你不要仗着你是我的后妈便想对我为所欲为!我告诉你,在这个家里,你们母女永远是外人!”

    说完就想用力地将她一推。

    但是下一刻,她自己却尖叫着跌倒在地。

    原来是紫篱忍无可忍地走上前,默不吭声地给她来了个扫膛腿。

    “穆紫篱!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竟然敢踢我!”穆紫妍尖叫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张牙舞爪地就朝她扑了过来。

    她及时地闪过,顺势再在她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从前,她任由这家人欺负,只是因为母亲一直要她忍要她忍。

    她忍,可不是因为她笨,更不是因为她没有反抗的力量,她只是不想母亲担心。

    而现在,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她没必要再退让!

    穆紫妍的额头撞到了沙发的脚,当下痛得哭了起来,指着她就开始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们母女俩竟敢合着伙来欺负我!徐妈!徐妈!给我拿扫帚来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

    “哎!”徐妈像往常一样果真听命地拿着扫帚过来了,挥舞着奔向紫篱。

    穆紫篱冷冷地候着,并不害怕。

    方梓莹却怕她真的被赶出去,急忙上前死死地将她护在身后,头一次声色俱厉地对徐妈吼:“你敢?!”

    穆紫妍慢慢地爬了起来,仍然厉声尖叫,“徐妈!给我赶!你放心,有什么问题我担当!”

    徐妈看了方梓莹,看看穆紫妍,正有些为难,突然一声厉吼在所有人的头顶炸响,

    “不要再胡闹了!”

    穆紫妍急忙奔了过去,委委屈屈地叫道:“爸!那个野种方才打我!”

    “你放肆!谁是野种?你叫谁野种?你再敢胡乱说一个字,我就再也不准你走进这个家门!”穆伯民厉声喝道。

    “爸!”穆紫妍愣住,委屈的眼泪一串串地掉了下来。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宠着爱着她的父亲怎么会为了那个野种骂她?

    方才,他才气得在书房里摔东西。

    如今,却在坦护她?

    她真的看不懂了。

    “你回去吧!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你的心思多放点在自己的老公身上,家里的事你不要乱管!更不准口吐脏言随便地侮辱你妹妹!你记住,你爸爸在世一天,就绝对不能看到你这样对你妹妹!”穆伯民铁青着脸教训着穆紫妍,显得大义凛然。

    穆紫妍害怕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父亲对她如此声言俱厉过,当下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是恨恨地瞪了一直木无表情的紫篱一眼,然后一瘸一瘸地抹着眼泪走了出去。

    看着穆紫妍走了,徐妈也讪讪地拿着扫帚想悄悄地退下。

    穆伯民却冷冷地说:“徐妈,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但若再有下次,仔细你的下半辈子不能安度晚年!”

    徐妈吓得脸色苍白,连连说道:“是的。我知道了。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滚吧!”穆伯民不耐烦地一挥手。

    徐妈立即如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

    穆伯民看着楼下那对紧紧相拥的母女,脸上阴晴不定,良久才叹了一声,有些无可奈何地说:“今天都累了,不如都早些休息吧!”

    方梓莹本来怕这次回来穆伯民会赶紫篱走的,见他不仅不责怪,竟然还一反常态地维护她们,不由惊喜异常,急忙含着泪笑着应,“是的。我们马上就来!”

    说着用力地推了推紫篱。

    紫篱默默地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疲惫不堪地躺在了床上。

    想起冉未庭那张冷戾的脸,无法入眠。

    到底是怎么样的仇恨要让他具有毁灭一切的决心?

    她得弄清这个谜底,只有弄清了,她才有机会找到逃生的机会。

    想到这里,她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下了楼,在屋子后面的佣人房里找到了已经退休却仍然选择呆在穆家的年近七十的老管家。

    他是佣人之中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

    当然,只是偷偷的好。

    因为他无亲无故,想老死在穆家,所以并不想得罪穆家的人。

    他见到她的时候很惊讶,为她倒了杯水,然后问:“紫篱,你怎么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陈伯,您的印象中有没有一个叫冉未庭的人?”她喝了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咽喉。

    心里莫名地对即将到来的真相很惶恐不安。

    “冉未庭?”陈伯重复着,皱着眉头低头仔细地思索着。

    好久,他才抬头摇了摇头,“没有啊!这个姓很少。如果跟穆家有瓜葛的人,我一定会记得的!”

    “没有吗?”她有片刻的愣怔。

    因为无法想通。

    如果跟穆家没有瓜葛,那么就是冲着她来的了!

    可是她一向谨小慎微,即便在学校也从来都是低调做人,从不肯轻易地得罪任何一个人,她真的想不出自己究竟在何时何地认识过像他那样的人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想得头痛欲裂,也想不出一丝一毫的头绪。

    陈伯见她呆呆的,不由叹了口气,“紫篱,今天的事情我听说了!唉!你现在渐渐大了,从前忍了那么多年,现在眼看快要熬出头了,千万要再忍忍!人啊!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么回事!千万不要因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一辈子啊!”

    “我知道。谢谢你陈伯!早些休息吧!”她点点头,心事重重地站了起来。

    出了门慢慢地在花园的小径上行走,突然一条黑影扑了过来。

    她顺手紧紧地搂住,轻轻地笑道:“你这家伙,这么晚了竟然还没睡!想我了吗?”

    狗呜呜地叫着,伸出舌头扫过她的手心,她的脸颊,亲热无比,身子也使劲地往她怀里拱着。

    “还是你好!无忧无虑的多开心!”她紧紧地贴着狗的脸颊,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浸湿了狗的毛发。

    这是穆伯民在她十岁的时候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

    当时她获得了全市少儿组钢琴比赛第一名,被电视台采访过,因为这样,穆伯民备感光荣,所以一时兴趣来了,便随口问她想要什么礼物。

    她便说想要一只狼狗。

    他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并且立即令人火速地送了一支品种优良的狼狗崽子过来。

    她如珠如宝地护养着。

    她给他取名叫英雄。

    其实她养狼狗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当然这个目的很快被人看穿。

    在她养着英雄到四五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她突然就在一场噩梦中惊醒,一醒来就听见狗在疯狂地悲鸣。

    她立即如箭一般冲下楼,在花园的一棵树上看到了被吊在树上的狗。

    她而树下站着一个男孩和她的姐姐,他们仰着头冲着那只悲鸣的狗嘿嘿嘿地残忍地笑。

    她认出那个男孩似乎是穆伯民朋友汤展扬的儿子汤子盛,当即明白肯定是这两个人合伙将狗吊上了树。

    当时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像头牛一样猛冲了过去,使劲地一推,将那两个残忍的人齐齐地推到了地上。

    然后不顾一切地爬上树梢,解开了绳索。

    抱着狗滑下树干的时候,她的手脚都被粗糙的树皮给磨破了,可她完全没有顾忌到,只是抱着狗径直往屋内走。

    男孩张开手拦住她,冷冷地说:“放下狗的话,我会陪你玩!也会保护你,从今以后绝对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她漠然地一笑,“连狗都欺负的人,你觉得我会相信会依靠你吗?滚吧!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永远都不需要!”

    说完之后再次用力将他推开,然后高昂着头往前走去。

    那男孩大怒,拿起一只鞋狠狠地砸向她的后背,背部的突然受力,她差点往前一栽,但仍然稳住了脚步,回头冲他蔑视地一笑,然后快速地离开了。

    那一天,她为了英雄头一次打了电话给穆伯民,告了姐姐一状,当然没有告发那男孩,因为她知道那男孩的父亲气大财粗,正是穆伯民巴结的对象。

    从那以后,穆伯民下了一条死命,就是任何人都不得再伤害英雄,若是哪天英雄死了,他便会追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