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真正的恶魔来了

    更新时间:2018-09-21 11:50:12本章字数:2997字

    也是那一次,她才略微地感觉到了一点父爱。

    可现在想想,那样的父爱不过是他为了讨母亲的欢心而已。

    在这条命令下,英雄安然地长大了,成了一条威猛而凶狠的狗,如果有人敢欺负她,便不要命地虎扑上去,一副要将人撕裂成碎片的模样。

    也正是有了英雄,便很少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她了!

    如果有,也只是些暗招损招,但已经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了!

    所以,她与英雄的感情就像亲人,亦像朋友,这一辈子她走哪都想带着它,服侍它终老。

    现在,感受到英雄的温暖,她原本一直惶恐不安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天晚上,她将它带回了房间,像小时候一样让它趴在她的床旁边陪着她。

    因为有了它的陪伴,这个晚上她睡得特别的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外面来来往往的脚步声给吵醒了,打开门一看,却是徐妈指挥着佣人们在过道摆上时下正盛开的各种鲜花。

    这样大的动静,不用说,今天穆家一定是有尊贵无比的访客要到来了。

    她皱了皱眉,正欲关上门好洗澡后躲出去,徐妈却一眼瞥到了她,急忙笑嘻嘻地说:“小姐,老爷让您也赶紧准备一下呢!车子已经在外面候着,等着送您去美容院SPA呢!”

    她一听,立即问:“今天谁要来?”

    “听说是锦华集团的董事长冉先生呢!”徐妈看了看四周,突然凑上前压低声音,“如今锦华集团正收购皇庭,老爷想找冉先生好好谈一下,正因为如此,所以特别重视!”

    “冉先生?他全名叫什么?”似是想到了什么,她的脸色忽然微微发白。

    “似乎是叫冉什么庭?”徐妈侧着脑袋细想。

    “冉未庭?”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对对对!就是他了!原来小姐认识呢!快去准备吧!老爷似乎想将您嫁给他呢,如果这桩婚事成了的话,那么您可真正算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徐妈讨好般地朝她献媚地笑着。

    她只觉得一阵阵犯恶心,‘呯’地一下关紧门,蹲下身下紧紧地抱住英雄喃喃地问:“他追来了!我该怎么办?英雄?”

    原来他正在收购皇庭,原来他果然还是冲着穆家的,而她不过是他在向穆家施压的前奏。

    他将穆家玩得团团转,可穆伯民还在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竟然想通过联姻来化解这场见不到硝烟的战争。

    想到前天晚上,他如畜牲般地折腾着她的情形,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一张无形的大网铺天盖地地朝她撒来,她却找不到出路。

    冉未庭既然答应了要赴这场宴会,那么便是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穆家每一个人的命运了。

    即便她带着母亲和妹妹暂时逃离了,那么也会派人将她们抓回来的!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英雄见她一脸悲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着急地不停地用头蹭着,不时地呜呜叫着,似乎想安慰她,想告诉她不用害怕。

    她抱着它,对着它流泪,“英雄,真正的恶魔来了,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穆紫篱几乎是被人押着去美容院做SPA的,即便在做SPA的过程中,也有徐妈全程陪同。

    看来穆伯民很怕她逃跑。

    他却不知道,若是她要逃跑,外面那几个人怎么可能看得住她?

    她只是逃不了!

    因为穆家有她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的母亲妹妹,还有英雄。

    现在,她真的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了。

    她想不出任何方法来阻止冉未庭对她还有对她母亲和妹妹的伤害。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直面他,静待事情的发生,然后见招拆招。

    但愿,她可以舍弃自己,保全了母亲和妹妹。

    做完SPA后出来,整个人焕然一新,徐妈笑嘻嘻地说:“小姐出落得越来越美丽了!真的是让我这个老太婆看了都禁不住心跳加速!”

    她皱了皱眉头,很讨厌这样献媚的话,没有理会她,自转身走了出去。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去了步行街。

    很快,一大堆名牌的奢侈品就堆满了后车厢。

    她的全身上下也早已是名牌加身了,CHANNEL香水,LV的包包,GUCCI的衣裙及鞋子,总之全身上下这一套加起来已逾十万元。

    这是头一次,穆伯民花钱为她添置衣服,从前她总是穿穆紫妍穿剩下的衣服。

    他这次真可谓是在她身上花大本钱了!

    回到穆家,方梓莹一下子就将她拉进了屋子里,不安地问道:“今天你爸爸招待的客人,你认识吗?瞧他这样隆重,只怕是一次变相的相亲!”

    “我认识。或许还是穆家的故友。”她苦笑。

    “故友?叫什么?”方梓莹皱了皱眉头。

    “冉未庭。妈,您有印象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冉未庭?没有啊!我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啊!如果有,我一定会记得的。紫篱,既然你认识,那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品行如何?”方梓莹着急地问。

    “还行吧!挺有钱的一主。听说正在恶意收购皇庭。妈,您想,皇庭多深的根基,连撼得到皇庭的人该多么地有钱?”她说着说着,心底深处的寒意就渐渐地升起。

    “原来他始终是要将你当做一枚棋子!难道他还嫌给你带来的羞辱不够多吗?紫篱,这件事你不要管,我去跟他谈!”方梓莹的脸遽然苍白,咬牙切齿地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紫篱急忙拉住了她,叫道:“妈!如果不是他,也会是别人的!而且您曾经以死相挟过了,上次没成功,您觉得这次他又会答应您吗?”

    方梓莹无力地坐了下来,抱着她禁不住默默流泪。

    她轻轻地拍着母亲,温言细语地说:“妈,您不用太担心。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所有的一切只要勇敢面对就一定会解决的!”

    方梓莹却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晚上六点正,穆家终于迎来了等待已久的贵客——冉未庭。

    他的派头极大,身边带着六个保镖,每个保镖穿着黑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而腰间毫不避讳地别着微型手枪。

    这样的阵式哪里像赴宴,倒像是来进行一场屠杀!

    穆伯民却恍然没有看到一般,笑呵呵地将他迎了进来。

    很自然地,穆伯民特意将她安排在了他的身边。

    他像是不认识她一般,不曾看她一眼,她也像不认识他一般,也不曾看他一眼。

    耳朵听着他与穆伯民虚伪地讨论着时事,手不停地挟着菜往嘴巴里塞。

    偶尔地,感觉到母亲不放心的目光,便会抬起头冲母亲笑笑,又或者是帮对面的妹妹挟她喜欢吃却又不是很轻易挟的菜。

    她正努力地消灭着美食的时候,突然他侧过头来,淡淡地对她说:“你的胃口似乎很不错。”

    语气平淡,可她却听出了一分讥讽。

    她同样淡淡地说:“美食当前,如果不吃的话,岂不是浪费了?我记得有本书说过,当美食在你前面,而你不去品尝的话,那么总有一天,美食将抛弃你,远远地离你而去。我是个简单的人,我喜欢美食,所以绝不会让美食远离我的!”

    “哦?是吗?你能保证你一辈子都可以山珍海味地吃着?”他一边的嘴角斜斜地挑了起来,已经带了一丝挑衅。

    气氛骤然僵冷,方梓莹很不安,皱眉正欲插话,穆伯民却按住了她的肩膀,手微微用力以示警告。

    这一切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决定不回避了,索性正视着他那双清冷没有一丝一毫热度的眼睛淡淡地说:“我是不能保证。可是我却至少能保证当有美食在面前的时候,我一定会尽情地享用它!”

    他笑了起来,举手轻拍,“很好很好!你总是令我刮目相看!那么现在替我盛一碗汤吧!经由美人的手盛的汤味道一定相当不错!”言语中竟然已经在调笑。

    她没动。

    穆伯民冲她直使眼色,她假装没有看到,只是自顾自地挟着菜往嘴里塞。

    穆伯民急得额头直冒汗,急忙打着哈哈说:“我这女儿自小给我宠坏了!冉少千万别见笑哈!徐妈!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冉少爷盛汤!”

    冉未庭但笑不语,一双清冷的眼睛仍然盯着神态自若的穆紫篱。

    徐妈急忙屁颠颠地上前,伸手就去拿他的碗,“冉少爷,我来帮您盛。”

    话音未落,手还没摸到碗边,突然一道亮光划过,徐妈立即爆发出了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

    所有的人都惊愣住了,眼呆呆地看着徐妈的手背被插了一把雪亮锋利的水果刀,血缓缓地流出,手底下的雪白餐布很快就被浸湿了,腥红刺目,端的叫人害怕。

    紫篱并不害怕,因为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她都已经见到过,可是那腥红的鲜血却叫她看得直反胃,只感觉胃在痉挛,心在痉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痉挛。

    不!她是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