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10:15本章字数:3279字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仿佛作了一场噩梦,可是围绕在四周的冰冷空气又显得那么的真实。叶佳是被冻醒的,幽幽地睁开双眼,动了动身子,发觉浑身上下都酸痛得让她动弹不得。

    唇上更是痛得她连开口喊救命都喊不出来。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穿衣服,雪白的肌肤上,一块块的青紫密密麻麻地遍布她的全身每一个角落。她的身下,几块血渍如梅花般盛开在米白的地毯上。

    她的脑子轰的一声,瞬间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泪水瞬间由她的眼眶中冒出,她的清白之身,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连长相都没看清的男人夺走了!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抵在羊毛地毯上。透过泪雾,她看见自己的衣服正被散乱地扔在一旁,已经破得不能再穿了。

    畜生!她在心底狂喊着,恨不能将那个杀千万的男人立刻处死!可是,此刻她却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有谁可以告诉她,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要怎么走出去?冰冷的冷气肆虐着她不着寸缕的身体,不知是痛了,还是冷了,她开始发起抖来。

    就在她快要经受不住再度晕死过去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位面无表情的妇女走了进来,用脚踢了踢她,,大声斥责道:“喂!死了没有呀!”

    叶佳含泪盯着她,哽咽地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到底是谁?”每说一句话都是痛苦的,她的嘴巴已经被那个变态咬裂了!

    “你问我我问谁呀!你给我起来!”妇女抬腿踢了她第二脚,她哪知道是为什么,少爷只是命令她用最残忍的办法把这个女人折磨疯罢了,别的不用她管!

    叶佳根本起不来,也知道这个女人跟昨天那个男人一样,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就连哀求都免了,绝望地瘫在地上,心里一遍遍地在默念着:翔飞!快来救我!

    女人见她根本起不来,如是冲进浴室,装了一盆冷水。‘呼’的一下泼到她的身上,怒骂道:“我看你起不起!”

    叶佳尖叫一声,强忍住浑身如撕裂般的痛楚,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但是很快又蜷缩回地上,冷水顺着她的发丝往下滴落,更加冰得她颤抖不已。

    “明天少爷从宁城回来,如果你还是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我就将你扔到酒店卖去!”妇女恶狠狠地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在地上躺了二十分钟后,叶佳实再受不住这股冷气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可是。任她找遍了整个卧房,也找不到可以关掉空调的开关。

    无奈之下,只好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幸好,热水还是有的。将水温调高,任油热水从头顶上浇下。热水每过之处,都是那样的痛彻心悱!

    冲了好久之后,身子总算稍稍暖和一些了,也不那么酸了,但伤口上的痛楚丝毫未减。她找了半天,除了一条雪白的毛巾外什么都没有了,而她的衣服已经被撕成碎片了!

    没有别的办法,她只好一步步地回到卧房中间的大床上,钻进唯一可以蔽体的被窝内。至少,这样可以暖和一些!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要这么折磨她,这如冷窖般的卧室,也是折磨她的一种手法吗?那么,她要说的是,那个男人真的太残忍了。因为这里真的很冷,即便是刚洗过热水,躲在被窝里,她仍然在瑟瑟发抖着。

    也不知道是睡过去的,还是昏死过去的。叶佳迷迷糊糊地睡着,期间醒了几次,可是连撑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然后便又睡过去了。

    静谧的回廊间响起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不时地夹杂着女佣恭敬的声音:“大少爷。”

    龙皓轩没有回应女佣的问好,径自往最角落的那间卧房走去,身后紧紧地跟着一位被众人称为玲姐的妇女,在向他报告着这两天来叶佳的情况。

    龙皓轩在卧房的门口驻足,淡淡地开口道:“我知道了,下去!”声音冷漠到了极点,一如他冰冷的外表。

    “是的,大少爷。”玲姐恭恭敬敬地低了一下头,多一秒钟也不敢呆,转身快步离去。

    龙皓轩骨节分明的右手抓上门把,往右边轻轻一旋,门便开了。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抬起休长的双腿迈了进去。

    沾血的地板已经被人清干净,不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目光一扫,落在卧房中间的大床上。龙皓轩的嘴角微微扬起,鬼魅的冷笑加深了一度。

    几个跨步到了床边,细细地打量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此刻的叶佳不仅脸色苍白,而且嘴巴发紫,唇上的伤口已经发炎,几缕血丝由伤口中渗出。纷乱的发丝散落在雪白的枕头上,整个人看起来比死人好不到哪里去,眼眸虽然紧闭,但看得出来睡得并不踏实。

    龙皓轩灰白的手指抓住棉被的一角,奋力一扬,被子便整个到了地上。雪白的大床上,同床单颜色一样的躯体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躯体周身布满着他昨晚留下的印痕。

    眼看着自己的杰作,龙皓轩甚是满意,一丝残忍的微笑便在他的嘴角边泛开了。

    大床上的叶佳被突如其来的冷烈气息惊醒,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可是,她的眼皮似有千金重般,总是睁不开,尽管她真的很想睁开。

    “如果你再不睁开眼睛,我就把你扔进大海里面喂沙鱼。”如鬼魅般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叶佳的心里惊了一惊,这个声音,她不觉得很耳熟,但却明明确确地记得前天晚上在自己失身前听过!是他——?!那个比魔鬼更恐怖的男人!

    叶佳艰难地撑开眼皮,不是因为受了他的恐吓,而是,她很想看看把自己折磨成这样的是何方妖孽!

    在撑开眼皮的那一刻,终于……她看到了!这是一个帅得能让人尖叫,冷酷到能让人心底发毛,只是,为什么她会觉得有点眼熟?

    她想起来了,是几个月前在大街上见到的那个男人,居然是他?那个跟她说了许多陌名其妙的话,告诉她他是龙英奇的男人!

    “是你?”叶佳愣愣地瞪着他。

    龙皓轩的脸上明显一愣,冷笑着打量着她:“怎么?你见过我么?怎么我一点印相都没有呢?”

    “龙英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叶佳艰难地冲他怒吼道。

    龙皓轩又是一愣,随即哑言失笑起来,摇了一下头道:“叶小姐,很遗憾得告诉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龙英奇。”

    怎么可能?叶佳愣然,明明就是他!怎么可能不是?对了,龙英奇是个拥着着梦幻笑容,温和干净的男人。而眼前这位,脸上除了嗜血和残忍,什么都没有,虽然两张脸是一模一样的,但绝对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绝不!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长得一模一样呢?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动了动干烈的嘴唇,叶佳艰难地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你是谁?”

    龙皓轩俯身,一把掐住她的下颌,凝视着她冷声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你没有资格知道!”

    “好,那我要告诉你,我是叶佳,我要告诉你,你虐错对像了。”叶佳!她自认为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得罪过谁,更不会得罪这种恐怖到了极点的男人。莫名其妙就被虐成这样了,她很痛!很冤!

    “我也要告诉你,我找的就是你叶佳!”龙皓轩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咬牙说道。因为疼痛!叶佳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痛得小脸紧皱。他却视若无睹,更不会因为她的痛苦动侧隐之心,他要的,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折磨她,至死的那一刻!

    “为什么?”叶佳不解地问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至少要让她死得明白一点呀!

    “我说了,你没有资格问我任何事!”龙皓轩握住她下颌的手下移,如烙铁般漩移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每过之处,都是至命的羞辱,狠狠地贱踏着叶佳的自尊!

    叶佳紧紧地咬住干裂的红唇,身子再次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又羞又怒的她咬牙吐出两个字:“畜生……!”

    龙皓轩温热的手掌一窒,一把揪住她的长发将她拽起,乌黑的眸子眸间泛红一片。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直视自己,对着她的小脸吼道:“畜生的是你!是你叶佳!”

    “啊——!”叶佳尖叫一声,头部狠狠地撞向木制的床头柜上,巨大的痛楚瞬间由她的头部泛开,让她只恨不能在此刻死去!

    可是,还没有等她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光着的身子便再将回到他的怀中,新一轮的侮辱重新上演,比起刚刚要狂暴好多好多!

    当他如巨浪一般袭来时,她选择了放弃无畏的抵抗,她想像前天晚上那样晕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甚到不记得他是怎么残害自己身体的!

    可惜天不能如人愿,她根本逃避不了,此刻的头脑甚至比任何时候都清醒!苍天似乎就是有意在逼她记住他,记住这残忍而羞辱的一刻!

    身体上的痛楚,比不上心理上的,如果此刻可以死去,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死!

    仿佛过了千年之久,压在她身上的重量终于消失了,透过泪雾,她又看到了那条藏青色的巨龙,冲她大张着血盘大口,耀武扬威地喧告着它的胜利!

    青龙连同那个男人越走越远,随即一同消失在门口的方向,留下动弹不得的叶佳独自平躺在那张雪白的大床上。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她却已经麻木,感觉不到冷了。全身上下唯一的知觉便是痛!刺骨的痛苦!

    她的心里,第无数次地呐喊着:翔飞……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