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10:15本章字数:3095字

    黯然间,她又想到几个月前在大街上见到的那位男子,他和他,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和叶夫人吵完架那天,从叶宅跑出来,叶佳漫无目地地行走在街上,感觉腮边冰凉一片,她知道那是泪水,可是她没有伸手去擦拭。

    站在一个漂亮的厨窗前,她愣愣地盯着摆在厨窗里面的雅典娜公主,突然好羡幕她,因为她比自己幸福。然后,隐约间她看到一双深邃的黑眸,正静静地盯着自己。

    叶佳的心里咯瞪跳了一下,迅速地回过身子,蓦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位帅得如同人工雕塑的男人。高挑精壮的身材,冷酷绝美的脸庞,那一双黑眸更是深邃得仿佛一湖深渊。

    叶佳愣愣地盯着他,男人亦盯着她,目光由她的脸上下滑,落在她的颈间。叶佳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脖子,用手掌压住白金项链,他想干嘛?打劫?

    男子微微扯动唇角,对她露出一个梦幻般的笑容,温和代替了刚刚的冷酷。伸手修长的右手摸向她的项链,低沉性感的声音由他的嘴里溢出:“小姐,我才是它的主人。”

    虾米?叶佳愣了一下,见过强行打劫的,没见过这么打劫法的。

    “先生,你没病吧?”如果没病,那一定是故意搭讪的,或者打劫的。

    “小姐误会了,希望小姐能把项链卖给我,价钱随您开。”男人的脸上依然保持着迷人的笑容,高贵得不可方物,比叶翔飞要帅多了。

    叶佳暗自庆幸自己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帅哥的人,所以只被他迷惑了一分钟便清醒了。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总之一定不会单纯,如是……!

    “来人呀!救命呀!打劫呀——!”叶佳的声音如宏钟,周围的人驻足停留,不远处的安全人员快步往这边冲来。

    帅男子一愣,有些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叶佳,但很快,脸上再度露出温柔的笑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道:“小姐,这条项连会给你带来祸害,如果愿意,我可以替你承担这个祸害。”说完,将卡片塞进叶佳的手中,转身快步离去。

    走了几步后,回头:“记住了,我叫龙英奇。”说完,回头继续走去,瞬间消失在人群中间。

    “我看你才是个祸害!”叶佳对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低头看了一眼卡片,上面除了‘龙英奇’三个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外,什么都没有。

    叶佳随手便将卡片扔在旁边的垃圾桶内,转眼便将这事忘在脑后了。

    叶家别墅内,已经在外面找了叶佳两天的叶翔飞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进门就看到叶老爷和叶夫人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品茶。

    一股浓郁的怒火瞬间冲上叶翔飞的脑门,他突地冲到二老面前,瞪着他们大吼道:“爸!妈!佳佳被人绑走了,难道你们就一点都不关心吗?”他都快急疯了,而这两人居然像没事人一样,连过问一句都没有?

    叶夫人从茶杯中抬起头颅,望了他一眼道:“急什么,对方明天就会打电话来要钱了,把钱给他们就是了。”叶夫人说完,随即补充道:“不过,要太多的话可不行。”

    “对方如果要钱,早就打电话来了!这件事根本就很有问题!”叶翔飞气愤地叫道。

    叶夫人冷笑道:“人家不是图钱还图她什么?除了龙天明那傻小子会要她,还有谁会要!亏她还不知好歹死活不肯嫁,龙天明是龙家的独子,龙家的产业迟早有一天会是她叶佳了,可是她呢……?!”

    “我们现在谈的是佳佳失踪的事,扯那些陈年旧事做什么?”叶翔飞没好气道:“妈,你想利用佳佳的时候,天天担心着她跟别的男人跑了,现在龙家垮了,龙天明残废了,你就连她的死活都不管了?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的?!”

    “住嘴!”叶老爷怒吼一声,瞪着叶翔飞斥责道:“臭小子,你怎么跟妈妈说话的?叶佳本来就是仇人家的女儿,当年是你执意要把她领回来做伴,叶家愿意把她养大就已经不错了,难道你还指望我们对待仇人的女儿好吗?”

    “没错……是我害了佳佳,我不该把她带到这一个这么自私,这么没人性的家庭,是我对不起佳佳……!”叶翔飞懊悔地说着。

    “畜生!给我滚!”叶老爷的话音刚落,手中的瓷杯便狠狠地砸向叶翔飞的头部,瓷杯最终在他的眼角滑过,‘砰’的一声落在地板上!

    “唉呀,翔飞……。”叶夫人见叶翔飞的眼角见了血,心里大急,慌忙走了过去。无措地打量着他眼角的划伤,良久才反应过来,冲身边的女佣吩咐道:“快去请医生过来!”

    女佣不敢有慢,慌忙小跑着走了出去。

    叶翔飞被砸中后,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抬手揭去眼角的血水,冷冷地瞪着叶夫人,然后转身快步往门外走去。

    “翔飞!你要去哪里?!”叶夫人焦急地追了出去,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叶翔飞头也不回地冷声道:“你们等着瞧,我会把佳佳找回来的!”

    “绑匪没有吭声,估计是不小心把她弄死了,扔掉了,翔飞,你不要去!小心惹事上身啊!”身后,叶夫人的话像银针一样刺进他的心里,死了……?不!他的叶佳是绝对不会死的!绝对不会!

    这一次,叶佳是在玲姐很不温柔的推打下醒来的。醒来便接触到这张比女巫还要恶毒的脸,叶佳倔强地往旁边一偏,拒绝看她!

    玲姐自然受不了她这种冷漠的态度,气得正想狠狠地扇她一把掌,一旁的另一位女佣止她道:“玲姐,大少爷说了,不能一下子弄死她。”

    玲姐看到叶佳已经弱得根本经不住她的一巴掌了,如是不甘地放下手掌,冲她叫道:“在没有得到大少爷的应允之前,你别想那么轻松地死去,快点给我起来吃饭!”

    叶佳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般,依然将脸别向一边,就算饿死,她也不会吃!士可杀不可辱,她叶佳不是那么没有骨气的人!

    “听到没有!”玲姐再次吼道,不时地用双手抚摸着双臂,呆在这个冰库般的卧房里,她都快冷死了,多一刻都不想呆!

    “我不吃!”叶佳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完全不理会她的恐吓。尽管她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早就饿得连说话都无力了,如果那个男人非要用残忍的手段把她折磨死,那么她宁愿饿死!

    “你吃不吃?!”玲姐粗鲁地掐住她的下颌,用手抓过一把饭菜便往她的嘴里塞去。

    叶佳挣扎着左右摆动头部,被她折腾得咳嗽连连。死死地咬住牙关,任凭她怎么强塞,到最后还是滴米未进。玲姐火大地一把掌扇在她的脸上,怒骂一声:“贱人!”

    叶佳低呼一声,回过脸倔强地盯着她,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宣告自己暂时的胜利,没错!她就是贱,被人这么一次次地凌辱,她不仅贱而且脏!

    可是,那样不代表着她就会像奴一样,乞求她高抬贵手,乞求她放过自己。她已经很深刻地明白了那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迟早都是死!只是,她觉得自己死得不明不白有点太冤了,在死之前,她最想的就是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和他,究竟有什么样的仇恨,至于让他这么狠毒地对待自己。这辈子,她没有得罪过任何人,除了叶家的二老不喜欢她外,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的。就连龙天明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把她宠上了天!

    “告诉你,这里可不是在你叶家,还能当千金小姐,你给我快点吃饱好干活!”玲姐扔下这句话,便逃也似得离开这个冷冻房了。

    这个房间,除了龙皓轩,怕是没有谁能呆得了十分钟了。而叶佳,早就已经被冻得脸色发紫,这样唯一的好处就是她浑身上下的伤口不用消炎也不至于感染至死。

    又饿又冷的叶佳就这么愣愣地瞪着雪白的天花板,就这么干躺着。不知躺了多久,叶佳居然觉得其实冷并不是那么可怕了。是因为她被冻麻木了?还是临死之前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她从被窝时伸出手,感觉气温似乎真的回升了,但她并没有感觉到兴奋。只是觉得很好奇,那个男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心,把温度给她调高了!

    当她正疑惑之时,房门突然被人悄悄打开了,叶佳下意识地拉紧身上的被子,警惕地等待着来人的靠近。这么轻的脚步不像是那个泼妇的粗鲁,更不像是龙皓轩的沉稳。

    叶佳望向门口处,微微愣了一下,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看不出性别的小孩。小孩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小小的身子上裹着一件超厚的棉衣,直接把他裹成橄榄球状。头上戴着和衣服连在一起的棉帽,只露出小脸的中间部分。

    蓝色的眸子又大又亮,卷俏的睫毛仿佛人工打造一般,粉粉的红唇微启着。这一切的一切,让叶佳根本看不出他是男是女,隐约能在他美得动人的脸上看到有那个以折磨她为乐的男人的影像,只是一个黑眸,一个蓝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