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10:15本章字数:3321字

    “给我滚出去!”龙夫人猛地一挥手,手掌扫在托盘底部,装着花茶的杯子‘怦’得一声落地。花茶撒了一地,杯子落地开花!叶佳低呼一声,后退一步后一只手撑在沙发边沿。这才没有让身子狼狈地摔在一地碎片上。

    这种结果,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虽然她仍然不知道自己跟龙家结了什么怨。但从龙皓轩对她的恨意来看,她知道一定不会有太平日子过!

    叶佳稳住了身子,轻吸口气,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龙夫人,道:“夫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龙家的事?”她真的很想知道,除了解除婚约,她好像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吧?

    龙天明睨着她,冷笑道:“叶佳,你少在这里装蒜了,如果不是你耸恿叶翔飞,叶翔飞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龙氏往死路上逼吗?”

    叶佳爱的是叶翔飞,这是他一早就知道的事,也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为了出气,为了报复她,所以他才会这么公然地和各路美女上演亲热戏,借以引起她的注意!

    “翔飞……?”叶佳低喃,然后抬头瞪着他,迫不及等地问道:“翔飞做了什么?他到底做什么了?”难道龙氏的倒闭真的是叶家造成的吗?是叶翔飞造成的?

    她想起来了,当初她央求他一定要帮助自己摆脱龙天明这个臭男人,叶翔飞咬牙切齿地答应了。难道从那一刻起,叶翔飞就开始筹划着要将龙氏推倒吗?

    “你还在这里装!”龙夫人吼道!想起最近发生在龙家的悲剧,龙夫人的眼眸中便泛起了一抹泪雾,伤心起来。

    龙皓轩的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端起红酒轻轻地啜了一口,睨着她面无表情道:“叶小姐,你是真的不知道么?如果是真的,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龙天明插嘴道:“如果不知道,她就不会在龙氏垮台后,第一时间解除婚约了,她一叶爱着叶翔飞,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叶佳摇头,扫视着眼前的几个人,无辜地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龙皓轩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踱到她面前,俯视着她轻柔而又冷漠地开口:“叶翔飞趁你未来公公生病住院期间,对龙氏暗下手脚,他不但害得龙氏垮台,而且害死了你未来公公,还害得天明差点失去生命,这样,你觉得他是不是该死?”

    龙皓轩鬼魅的话语一点一滴地敲进叶佳的心底,她的表情也越来越愕然,叶翔飞真的这么做了么?真的是他害龙氏倒闭,是他害死龙老爷,是他害龙天明断了腿的?

    客厅内死静一片,只有龙夫人轻微的啜泣声显而易见。

    叶佳脚步不稳地后退一步,重新将手撑在沙发上,借以支持她那发软的身体。叶翔飞!居然是叶翔飞害她陷入这场水深火热中的!他原本是要帮自己的呀,居然会帮出了这么一个大倒忙。不仅让她过上了非人类的生活,更让她在这一场游戏中失了身!

    “我不是故意的!”几滴泪珠从叶佳的眼眶中滚落,哽咽地说道。她根本没有想过要谁死,也没有想过要龙氏倒闭,她只不过是单纯得想要解除婚姻罢了!

    “你现在当然说你不是故意的了。”龙天明冷笑道。经过这件事后,他对她的爱,早已经化成恨,以前爱她有多深,现在就恨她有多深。

    “你们放我出去,我要亲自去问翔飞哥哥!”叶佳望着龙皓轩大声道。她现在就想见叶翔飞,问问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来!叶翔飞不可能会干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来的!

    “你休想再从这里走出去!”龙皓轩冷冷地说道,随即冷笑一声:“再者,现在出去你也未必能见得到你的翔飞哥哥了,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你们把翔飞哥哥怎样了?”叶佳心头一怵,瞪着他道。翔飞……!他不会是出事了吧?是呀!依照龙皓轩这么恶毒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啊?越想,叶佳的心里越是害怕起来,希望他不会比自己更惨才好呀!

    “放心,比是比你悲惨了那么一点点罢了!”龙皓轩看到她担心的样子,就觉得心情大好。突然又想到一个好玩的事情了,那就是拆散他们,让她们互相欣赏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画面,这样子一定很好玩!

    “你们这帮畜生!”叶佳崩溃地吼道,泪水急剧而下。他们虐她还不够,还要虐叶翔飞?真不是人呵!

    “给我闭嘴!”龙夫人大喝一声,随着斥责声的响起,狠狠地甩了她一把掌:“你有什么资格骂别人是畜生!有谁比你们叶佳更畜生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叶佳被打得往一旁摔去,正好摔进龙皓轩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抓住龙皓轩的衣角,就如溺水者抓住了浮木般。大声哭喊着:“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

    叶佳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软软地趴在龙皓轩的怀里,泪水源源不断地由她的脸上趟下,落入龙皓轩的胸口。

    她的哭声越来越弱,最终没有支撑下去,晕倒在龙皓轩的怀里。

    “皓轩,她不会有事吧,快把她抱进去。”龙夫人看到她晕倒,善良的本性又让她不安了起来,焦急地对龙皓轩道。

    龙皓轩凝视着怀中这个左脸红肿,哭得像只小花猫般的女人。叶佳临睡前那痛苦无助,绝望的哭声一遍遍地回荡在他的脑海。心头莫名得一动,说不上是同情还是心疼。他相信这两种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从不不会同情和心疼别人,特别是这种仇人!

    可是他还是打横抱起她,往楼上走去,把她放在零下无数度的卧房大床上。盯着她痛苦的睡颜,那红肿的左脸,还有颈间依稀可见的吻痕,每一个印记,都是一份痛苦!

    盯着她看了许久,才转身准备离去。走了几步,龙皓轩犹豫了一下后回转身子。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这才走了出去。

    龙皓轩甚至亲自到机房将温度调高了,回到卧房的时候,回想着自己的这一系列行为,边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从何时起,他居然对这个可恶的女人升起同情心了?

    某处破败的小屋子里,叶翔飞被人用铁链拴在窗台下,已经好多天没有得到自由的他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容光焕发,那双精明的眸子也被磨得快要失去锐气了。

    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位身穿中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于这个一身贵气,透着冰冷的,浓浓杀气的男人,叶翔飞只见过一面,上次跟这次一样,看不清他的长相。

    虽被囚,但叶翔飞并不畏惧,这一场有预谋的绑架让他连想到了叶佳失踪案。他甚至可以肯定叶佳是被这伙人绑走的!

    叶翔飞睨了眼来人,只一眼,便将视线从对方的身上调开。

    对于他的勇气和胆识,龙皓轩是持欣赏态度的,只是,这并不能减轻他对他的恨。抬起修长有力的腿,龙皓轩往前两步,俯视着打量他红一块青一块的脸庞,讥诮地开口道:“叶少爷,不知道您住在这里是否习惯呢?”

    叶翔飞双目一凌,抬眸瞪着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冷冷的说道:“你们把叶佳怎么样了?叶佳在哪里?”

    “你放心,她现在好着呢,已经快被我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应召女郎了。”龙皓轩的唇角微微挽起,给了他一个邪气的笑容。

    一听到叶佳被逼做应召女郎,叶翔飞便浑身燥动起来,扰得拴住自己双手的铁链哗哗作响。瞪着龙皓轩气急败地地吼道:“我要你放了她!她还是个学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难道你不知道这年头打着学生晃子的女郎更值钱么?”他气得跳脚,龙皓轩却是一脸的不紧不慢,如欣赏一出好戏般丝毫不错过他脸上的表情。

    “你——!”叶翔飞瞪着他的双眼腥红一片,手掌紧紧地握成拳头,如果现在他是自由的,一定会奋起反击狠狠地揍他一顿!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是无辜的呀!”愤怒演变成绝望,叶翔飞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是个失败者。硬来的话讨不到好处,他不怕自己被锁上十年,但他怕叶佳再被关上一天!所以,他忍住了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的冲动,绝望地叫道。

    “龙氏的垮台是我个人的行为,退婚是我妈的行为,自始至终,叶佳就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龙家的事,你们这么对待她,不觉得太残忍了吗?”他终于惊觉到自己把叶佳害到什么地步了,真的是不应该呀!

    “叶少爷果然聪明,一猜便知道自己为何落入这般田地了。”龙皓轩嘲弄地讥诮道:“不过,拒我所知,叶小姐爱的是你,想嫁的也是你,这些年来一直都想要退婚的不是么?”

    “龙天明根本就配不上叶佳!”叶翔飞冷声道。除了龙氏倒闭的事情,他想不到自己还得罪过谁。所以,他第一个便想到绑架案定是跟龙氏有关了,只是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难道是龙天明请来的杀手吗?

    “没错,叶小姐更适合配那种男人!”龙皓轩咬牙切齿地说完,冲身后一招手,冷声吩咐道:“过来,叶小姐天天都想着见叶少爷,给叶小姐录一段精彩的录像送给她。”

    说完,龙皓轩扶了扶脸上的墨镜,拉近了与他之间的距离:“龙家家破人亡,这笔帐我会慢慢给你算,这辈子,你也不可能还得清!”

    龙老爷的死,龙少爷的残,他要怎么还?用什么东西才可以还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