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30:33本章字数:3229字

    叶佳本能地就猜测他定是那个男人的儿子或者女儿。小孩看到叶佳后,大刺刺地走了过来,站在叶佳的面前打量着她,大声问道:“她们说天行要打死的人就是你呀?!”

    “是的,是我。”叶佳想恨他的,可是却怎么也恨不起来,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孩,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恨他。还有……他叫那个男人做天行?这是他的名字么?好霸道的名字呵,正如他的人一样!霸道且残忍!

    “可是你怎么不哭呀?”小孩再次问道。听到女佣们在八卦时,他还以为天行关了个超人或是奥特曼呢!害他花了好大的劲偷偷到机房关掉冷气,然后再把自己包了几十层后才有胆走进来,原来关的是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到底是男是女?”叶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盯着他将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小孩的脸色一凛,叶佳一愣,居然再度在他的脸上看到那个魔鬼的影子。慌忙垂眸,不愿再看他。

    “我当然是男的。”小孩不满地抗义道,什么水准?!居然连他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叶佳再度望向他问道。

    “这里是我家!”小男孩大声道,然后回头悄悄望了门的方向一眼,俯在叶佳的耳边道:“我告诉你一个逃出去的办法,就在后院的一颗梅花树下,你只要爬上梅树就可以跳出围墙外面了,我每次都是从那里跳出去玩的。”

    说完,小男孩一脸得意地笑了起来,仿佛他曾经出逃过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

    叶佳讶然地盯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他说的是真的吗?那里真的可以逃出去?如是,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小男孩拍胸脯保证道,耳朵异常灵验的他听到窗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车声后。暗叫一声:“糟糕,天行回来了,被他知道我调了温度就惨了,我要走了!”

    说话间,人已经往门的方向逃去了,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他的小脑袋突然伸了进来。冲叶佳道:“我叫龙圣杰,你呢?”

    “我叫叶佳。”叶佳微微一笑道,这些天来第一次露出真心的微笑,卡在门间的小脑袋点了点后消失了,门再度被关上。

    叶佳呆躺在床上,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龙圣杰的话可信吗?那里真的有逃生之路吗?看他的眼眸好纯洁,一点都不像在撒谎。无论如何,她都要赌一次,反正横竖都是死,为何不在死前博一下呢?

    想到这里,叶佳艰难地撑起身子,已经饿得前胸赔后背,再加上浑身痛苦的她根本连下床的机会都没有。为了逃生,她的目光在房里扫了一圈后,落于摆在床头桌上面的饭菜上。

    饭菜早已经被冻得冰凉,可是为了能有足够的体力逃生,叶佳根本顾不得那么多。捧起饭菜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饿了那么多天,即便是冷菜冷饭,对她来说也比平时叶翔飞带她去吃的山珍海味要美味多了。

    将桌面上所有的饭菜都吃光后,叶佳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也不再虚弱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屋里的气温再次降温,她知道一定是小男孩又把温度调回原来的样子了!

    吃饱了饭,即便冷也不会像之前那么难受了。叶佳走进浴室,用热水洗了个澡出来。翻遍了里面所有的衣柜,都找不到一件可以遍体的衣物,想要出逃至少要有件衣服穿着,总不能要她光着出去吧?

    这个男人真狠!真绝!叶佳在心里想着,囚禁人的方式也变态到了极点!

    没有办法,她只能重新躲回被窝里,那里唯一能带给她些许温度的地方!她想到了玲姐的话,要她快点好起来干活。想要走出这个屋子,想要有套衣服穿上,那么她只能让自己快点好起来了!

    晚上六七点的时候,玲姐拎着晚餐走了进来,望着被扫荡得干干净净的碟碗。冷笑一声道:“不是说不吃的么?我当你真的那么有骨气呢!真是个贱人!”

    说完,将晚饭往桌面上一放,便开始收拾起碟碗来。叶佳没有理会她的嘲讽,端起她刚送进来的饭菜便开吃起来。

    “就算是饿死鬼投胎,也不用猴急成这样吧?”玲姐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讥诮地说道。

    叶佳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开口道:“我现在可以干活了。”

    玲姐打量着她,哑然失笑道:“在这个冷冻屋里呆怕了吧?想出去了?你等着吧,等我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再来决定让不让你走出这个屋子。”说完,捧着碟碗转身走了出去!

    叶佳望着她的背影离开,心里苦笑了一声,她并不是急着要离开这间冻死人的房间,她只不过是要一套衣服穿罢了!

    为了能快些养好身子,吃过饭后叶佳便蜷在被窝里睡着了。夜里,不知道睡了多久。叶佳突然感觉自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温热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触动。

    这个宽阔的怀抱,好像是叶翔飞的,那么温暖那么健壮。“翔飞……。”痴痴的低喃便不自觉地由她的嘴里溢出。

    停在胸前的大掌一窒,随即转换为粗鲁的掐揉,叶佳被突如其来的痛楚惊得痛呼一声,瞬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睁眼便接触到那条张着血盆大口的青龙,她被吓得尖叫一声,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

    “小贱人,不错嘛,居然开始可以反抗了。”龙皓轩冷笑一声,紧紧地将她压住她,双手摁住她拭图使坏的双手。

    “放开!放开我!”叶佳大声吼叫着,扭着身子做着无畏的挣扎:“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疯了么?

    “龙家跟你也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龙天明?!”龙皓轩怒吼一声,瞬间占据了她的身体。叶佳一愣,呆呆地望着他,龙家?龙天明?

    难道他对自己的百般折磨,只是因为龙天明吗?他跟龙天明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任由他对自己一遍遍地掠夺。冷冷地开口道:“龙天明背叛我在先,难道我不该解除婚约么?”

    她的话,让龙皓轩的手势更加粗鲁起来,咬牙切齿道:“你害得龙家家破人亡,害得龙氏濒临倒闭,别以为解除了婚约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这辈子,你休想活着走出这里,我会要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切代价!”

    即使真的很痛,叶佳仍然没有哼出半点声音,解除婚妁她一点都不后悔,可是龙氏倒闭跟她有什么关系?不是早在她解除婚约的时候就已经倒闭了吗?龙家家破人亡?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良久之后……。

    “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干脆把我杀掉算了?”在龙皓轩从她的身上下来,开始一件件地往身上套衣服的时候,叶佳毫不畏惧地盯着他问道。

    龙皓轩一边系睡袍的带子,一边弯下腰,腾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冷漠地逼视着她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因为我不想这么便宜就让你死了!我要代替龙天明惩罚你,然后再杀掉你!”

    只有他知道,龙天明曾经有多爱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这么多年来却一直被她叶大千金羞辱。甚至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不惜与别的女人帮意在狗仔面前秀恩爱,只为能得到她的正眼,她的在意。

    而眼前这个女人,简直比那些没有心的女人更冷漠,不惜用尽残忍的手段趁龙老爷住院,龙天明刚上任期间整垮龙家,只为了解除婚约!

    他恨透了这种不忠的女人,一直都恨!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爱他了吗?宁愿被你杀死,我也不要嫁给那个垃圾!”那个还没有结婚就到处粘花惹草的男人,害她被同学嘲笑,被外界当笑话讨论的男人!她简直恨死他了!

    “你放心,我会成全你的!”龙皓轩一把抓住她的秀发,往前一拉,逼迫她跌进自己的怀中,在她耳边鬼魅地开口道。

    叶佳顿觉头皮一阵刺痛,痛得她眼冒晶星,可是骄傲的她却紧咬着红唇,始终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皱紧的小脸干涩得让龙皓轩感觉异常刺眼,他等待着她流泪,哭着喊着求他放过她。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等到,在她的脸上,他只看到了一种不该出现在一个妙龄女孩脸上的倔强和仇视!

    “如果你愿意在我面前流泪,求我放过你,那么我可以考虑把房间的温度调高两格。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只好往低调两格了。”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别一只手抚摸着她冰冷如霜的身体。

    他可以想象得到在这种温度下一直光着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是他想象不到她的生命力怎么可能坚强到如此的境界,他其至要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女孩!

    “你休想!”叶佳冷冷地冲他啐道,就算是死,她也不会任由他摆布,让他更加得意。

    龙皓轩脸色一沉,甩下她的头道站直身子:“那么你就乖乖呆在这里吧,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想多活几天的时候再告诉我。”

    扔给她一个残忍的冷笑后,龙皓轩转身往门口走去。叶佳瘫在床上,揉着疼痛不已的头皮,身子轻轻地往被窝里缩去。那个男人说到做到,房间里面的温度果然冷了不少。

    他很残忍,不让她直接冻死,所以给了她一床根本不够温暖的被子。他很聪明,料定了她没有以直接冻死的奈力去选择自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