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30:33本章字数:3049字

    龙圣杰用手指指住她,哈哈大笑道:“叶佳,你个傻瓜,你以为梅树上面真的可以逃出去呀?我逗你玩的哩!”

    “你!”叶佳再度气结,就知道他没有这么好死!咬牙道:“我管你被你三哥剥了皮,我也不要帮你拼图!”

    “敢不帮我?!我告诉大哥你欺负我!”龙圣杰威胁道。

    “我……我帮还不成么?”叶佳恨恨地跪在地板上,将图片收进旁边的纸箱内,然后转身往卧房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龙圣杰跟在她身后问道。

    “你说我还能去哪?”叶佳没好气道。

    龙圣杰笑嘻嘻地目送她走远,扬声道:“叶佳,你可不能逃走哦,我不舍得你哩!”

    叶佳背后一直,这话还真是够刺耳的,她当然想逃出这个大宅子,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龙皓轩那家伙也不知道要虐她到什么时候,还有,就算放了她,她还有脸回到叶家,回到叶翔飞的身边吗?

    天已经黑尽了,叶佳终于不用再受玲姐的压榨得以休息,站在这间让她充满了恐惧的卧房前。她又觉得宁愿一直干活,也不要呆在里面了。

    尽管在这种冰冷的气温下生活了快半个月,她依然觉得痛苦难受,迟疑着走了进去,首先落入她眼中的是卧房中间那副才完成了不到一半的拼图,还有四天的时间给她完成。

    听起来时间似乎挺长,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去给她弄这个,玲姐把她压得死死的,就要连喘气的机会都不给她了。

    轻轻地吸了口气,叶佳拉紧身上的衣服,跪在地板上开始完成这项看起来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简单的工作。原本以为只是普能的拼图,越来越觉得想要拼完它太难了。

    只到累得快要趴下的时候,叶佳才从地上爬起,在她起身的那一刻,卧房的门被人猛地推开。会这么粗俗地撞门的除了玲姐还会有谁?即便是龙皓轩也不会用这种方式进来。

    龙皓轩!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迷人的,却也是残忍的,就如那开得正艳的罂栗般。

    叶佳立在卧房中间,望着顶着一张黑脸的玲姐,玲姐的脸上明显有着一抹淡淡的嫉妒之色。嫉妒?叶佳不明白她的这种心理从何而来,不是应该同情自己的么?

    “洗干净身子马上到大少爷的卧房去!”玲姐声如宏钟,震得叶佳僵在原地,羞辱的感觉排山倒海地冲向她的脑门!龙皓轩!那个魔鬼般的男人居然对她做出这种要求,居然真的把她当成应召女郎了?!

    “你听到了没有?!”玲姐扬高音量喝道。

    “听到了。”叶佳淡淡地应了声,终于知道玲姐为何会对她表现出嫉妒了。看来在她的意念中,能成为龙皓轩的床奴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叶佳也是头一次认真地打量起玲姐来,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微微有些发胖的身子还算长。属于那种让人记不住的女人,也许,她是被龙皓轩绝美的外表蒙骗了吧?除了她,又有谁知道龙皓轩那个恶魔有多么的变态?

    玲姐走开了,叶佳呆愣了几分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如是走进浴室用热水清洗干净身子,关掉水阀后走出整体浴室,站在镜子前细细地沈视着自己的身子。

    原来雪白的身子,此刻却烙满了属于那个男人的印记,新的旧的红的紫的……。

    闭了闭眼,连她自己都不忍再看下去了,扯过雪白的长浴袍裹在身上,走出浴室走出卧房。龙皓轩的卧房就在她所在的卧房旁边,所以尽管她在尽量磨蹭,还是很快就到了。

    立在龙皓轩的房门口,叶佳鼓足了勇气,抱着大不了就是死的心态敲了一下门。两下,三下后依然没有人回应,如是,她主动拧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显得有些暗。叶佳扫视了诺大的卧房一眼,并没有发现龙皓轩的身影,却在墙上看到了一幅怪异的拼图,说它怪,不是因为它大,而是上面的图画。不是山水,更不是人或别的什么图案,是什么东西她自己也看不出来。

    最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跟龙圣杰限她四天内拼接好的那副似乎是一样的。怪不得她怎么也找不到门路了,原来是这么复杂的一个图案。

    叶佳忘了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忘了这是谁的卧房,望着墙上的图案默默地将门路记在脑中,镶在心底。

    在她一门心思地找窍门的时候,腰间突然一紧,身子一个不稳跌入某人的怀抱中。叶佳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大跳,但惊慌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她已经不再像刚开始那般花容失色了。

    龙皓轩将她突变的表情尽收眼底,不错!他就喜欢这种个性的女人。她越是倔强,越能挑起他的征服欲,越能让他舍不得放开她!

    叶佳任由着他将自己甩在床上,任由他压上自己的。微微撇过脸,泛着泪雾的目光穿过落地玻璃窗,落在那浩瀚的隐约能看见的大海之上。

    海浪的声音如一头怒吼的雄狮,汹涌澎湃,传进两人的耳膜。

    龙皓轩掐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望着自己,对着她阴阴地一笑道:“叶小姐一定觉得这里的景色特别美吧?这里将是你后半生的栖身之地,满意我给你挑的住所么?”

    叶佳没有理会他,闭上双眸。后半生……,好长的日子,她真的要在这里,在他的魔爪之下度过么?

    只到感觉身上的重量失去后才睁开双眸,瞪着已经起身坐在床沿背对着自己的龙皓轩。不,应该是瞪着那条每一次她被强迫时都会看到的青龙,天知道她有多恨它那仿佛在向她宣告胜利的表情。那表情,狂妄得一如它的主人——龙皓轩!

    龙皓轩随意地披上一件衫袍,走到酒柜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马嗲利,回头望了瘫在床上的叶佳一眼,倒了第二杯。

    仰脸轻啜了一口高脚杯中的液体,迈步往叶佳走来,将另一杯马嗲利递到叶佳的面前。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晃了晃高脚杯子:“嗯?”

    叶佳瞪了他一眼,一把推开他执杯的右手,艰难地下了床,拾起被甩在地上的浴袍胡乱地套在身上。走到门边,拉开房门快步离去。

    龙皓轩望着已经被砰然关上的房门,嘲弄地讥笑一声,将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叶佳失魂落迫地回到卧房,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走得极其缓慢。推开那个‘冷冻房’的木门,黑暗中,她又看到了那颗橄榄球。

    伸手,‘啪’的一声打开灯的开关,望着蹲在地上的橄榄球,漠然地开口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来检查工作!”龙圣杰指了指地上的拼图道:“大哥说三哥提前到明天回来,所以我要你今晚就把拼图做好。”

    “可是我不想帮你了。”叶佳冷声道,她恨龙皓轩!连带得也将龙圣杰一起恨上了。身上隐隐传来的疼痛,正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

    “你不怕我大哥了么?”龙圣杰一急,便又将龙皓轩搬出来了。

    叶佳冷笑,睨着他:“我不怕他!”因为从一开始以来,他就没有对她仁慈过,最坏的事情,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所以,她没有必要受这个小鬼头的威胁。

    龙圣杰见这一招不管用,唯一露在外面的漂亮眸子染上一抹焦急,起身仰起小脸道:“好嘛,算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嘛!”

    “要我帮你也可以,可是我也要你帮我一个忙。”叶佳睨着他,挑眉道。龙圣杰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好,你说要我帮什么。”

    “带我逃出这里。”叶佳道,心想着他是这里的主人,一定会有办法偷溜出去的。

    龙圣杰的眼中出现了难色,不高兴地嘀咕道:“可是,大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你放心吧,他不敢打死你的。”叶佳见他似乎真有那个本事,心里松了一口气,迫不及等地开口道。他是龙皓轩的亲弟弟,又是这么小的孩子,龙皓轩应该不会跟一个孩子叫真才对的吧?不管怎样,她都不想理了。

    她只要逃出这里,逃开那个魔鬼般的男人身侧,别的事情她无瑕去理了!

    龙圣杰依然不放心地摇摇头,继续道:“我不能帮你这个忙,而且,你是逃不出这里的,没有车子或者轮船根本走不出去。”龙圣杰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在这里四周布满绿林的海边别墅,不是单凭两条腿就能走出去的。

    来的时候,叶佳也知道了车子在一条盘山道路上走了多久,可是只要能逃出这个大宅子,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是死在半路上,也比留在这里受人凌辱来得痛快些!

    “那是我的事,你不用管。”叶佳毅然地开口道,不放弃一丝逃出去的机会!

    龙圣杰还是摇头。叶佳气恼地旋身,指住卧房门口冷硬道:“那很抱歉,小少爷请回房休息吧,我要休息了。”这句话很明显的是在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