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更新时间:2018-09-21 12:30:33本章字数:3032字

    龙皓轩愤慨,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将她带入怀中,低头怒视着她:“你认为你能伤得到我吗?警告你,最好不要干出一些惹我生气的事情,否则不好过的永远是你!”

    “放了他……。”叶佳愣愣地低喃着,根本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里。身心早已经被他折腾得交卒,就连泪水都流不出来了,她知道求他没有用,却仍然不放弃地哀求着。

    手腕间不断渗出的血水染红了龙皓轩的衣衫,龙皓轩睨了一眼沾血的衬衫,望着她崩溃的泪脸,心里甘根脆弱的玄又在颤动了。他猛地一震,迅速地将她推倒在床上,转身往门口‘逃’去!

    没错!这对他来说就是在逃!他惊现自己越来越经受不住她泪水的攻击了。那么坚强倔强的一个女孩,愣是被他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

    据他前段时间以来的调查,眼前的叶佳一直是个天真活跃,淘气到让人头疼的女孩。跟在龙宅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虐她,凌/辱她,打击她的骄傲……。他囚她的目的就是这个,他顺利了!

    原来顺利的感觉就是这样,淡淡的快乐,淡淡的黯然,总之,不是他想像的那样!

    脚步在卧房的门边顿住,龙皓轩回头,盯着她冷声道:“想要我放了叶翔飞是么?给你一个机会,把项链交出来!”

    他这算是在让步吗?他完全可以用任何手段让她把项链交出来的呀!龙皓轩在心里苦笑。恨与同情,这两种矛盾的心理撕扯着他的心脏。

    叶佳一窒,泪眼愣愣地瞪着他,项链?!她根本不知道项链在哪里,如果知道,她会交出来的,一定会的呀!她呜呜地哭着摇头,即是说不出一句话!

    她的摇头,让龙皓轩很自然地以为那是她在拒绝,冷笑一声:“那我也帮不了你了!”说完耸耸肩走了出去。

    叶佳瞪着被砰然关上的房门,挫败地趴倒在床上,心里被恨意压得满满的。拾起地面上的光盘,狠狠地将它砸进垃圾桶内,随即再度跌坐回床上,痛苦地呜咽着。

    叶佳就这么蜷缩在床上睡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醒过来,醒来便被无边际的心痛折磨得痛苦不堪。

    她知道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人会同情她和关心她,如是起身,随意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后便走出卧房,准备到下人间里找点东西吃,她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富丽堂煌的屋子显得有些安静,正是午休的时间,估计主人们都在睡午觉。叶佳也落得清静,不用再听那些冷言冷语了。

    默默地穿过回廊,走到楼下意外地看到龙圣杰正捧着玲食一边大吃特吃,一边看着电画片哈哈大笑,一副忙得不变乐乎的样子。看到叶佳时,大言不愧地叫道:“好好玩哦,叶佳你快坐下来一起看!”

    “人都走了么?”叶佳望着他问道,快要饿坏了的她一点都不客气地抓过龙圣杰手里的零食开始吃了起来,吃了两口皱眉:“怎么不是番茄味的?”

    “讨厌,你还我!”龙圣杰从沙发上蹦起身子将零食抓了回去,坐回沙发上才道:“大哥陪婶婶还有天明哥哥出去了,二哥在书房里面。”

    “哦,我去干活了。”叶佳本也无意关心他们的去向,中了便过,转身往门口走去。

    “喂,你的手还没好,不要干活!”龙圣杰在身后叫道,叶佳小小地感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听他的,往后院走去,不是她想要干活,实在是她在这个大屋子里呆着太压抑了,宁愿回到后院,和女佣们混在一起好过一点。

    回到后院,几位女佣看到叶佳后,齐齐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然后望向她的左手腕。都听说她自杀了,却都不太明白到底因何自杀。

    而对着这些同情的目光,叶佳只是笑了笑,便低下头逗着脚边的一只小猫玩。才刚蹲下,身后像响起玲姐的大嗓门:“叶佳!你可算是舍得从那张豪华的大床起来了?!我还说你再不起来我准备去请你的呢!”

    叶佳一怵,快速地从地上站起,没有回头看她,四处看了看准备找点活干。玲姐骂了一阵后,觉得没意思便离开了,走的时候要叶佳最好别装死偷懒。

    女佣们看到叶佳的手还在带伤,如是只让她干一些最轻的活。如是,叶佳就收收衣服叠叠衣服什么的,要使到力气的活都没能再干了。

    傍晚,叶佳走进龙英奇的房间,听到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如是快速地走到衣柜前。打算在他没有出来前将衣服摆好离开。经过玻璃桌的时候,目光突然被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吸引,应该说被屏幕上的项链图案吸引。

    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蹲在电脑前细细地打量着图片中的项链,不正是龙英奇和龙皓轩都争着想要从她身上拿到的项链么?

    老土的款式,硕大的心型吊坠,她戴了两天就没了兴趣的项链,没想到却是他们兄弟俩争相要得到的东西。叶佳很好奇这条项链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正准备看看底下的描术时,浴室的门突然应声开启了。

    叶佳一惊,迅速地站起身子,尴尬地望着龙英奇。此刻的龙英奇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发丝湿湿的垂在额角,那精壮的胸膛甚是吸引人。龙英奇侧过身的时候,青色的纹龙便若隐若现。

    叶佳甩了甩头,讨厌自己每次看到他想到的却是龙皓轩。因为这个时候的他,跟龙皓轩每次强行要她之前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我……我送衣服过。”叶佳尴尬地结巴道,明知道他是龙英奇,那个温柔儒雅的龙英奇,这个时候她还是会怕他,正确的说是怕他纹在背上的那条藏青色巨龙。

    每次龙皓轩从她身上翻身起床,她都会看到它,大张着血盘大口向她召告顺利。她不解的是,为什么温柔体贴的龙英奇也会在背上纹这么一条让人看着胆颤心惊的青龙。它,一点都不适合他!

    恍惚间,叶佳直觉得眼前一暗,龙英奇已经站到他面前来了。叶佳本能地后退一步,抬头盯着脸色平静的龙奇英。

    龙英奇感觉到了她在害怕自己,没有开口说话,伸出右手抓过她的左手。被他这么一抓,叶佳手中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便散落在地上。

    “伤口好了吗?”龙英奇的拇指轻轻地摆弄着伤口上的纱布,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她:“如果没好,就不要急着干活,多休息几天。”口气中有着淡淡的命令,又有着淡淡的关怀。

    像每回他关心自己一样,叶佳的心里涌上一丝感激,从他的手里抽回手,点了点头:“谢谢二少爷的关心,已经好多了。”

    “是么?”龙英奇的嘴角泛起一丝嘲弄,叶佳微讶,难道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在说谎了?还是他知道自己的伤口昨天被龙皓轩刺激完后再度裂开,根本就没有好?

    叶佳没有再开口说话,蹲下,开始捡拾地上的衣物。龙英奇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她的手明明就很不灵活,还在这里死撑,一种不知是心疼还是同情的感觉由心而生。让他烦不胜烦地低吼道:“够了!回去床上躺着,没事不要乱走动!”

    叶佳一窒,讶然地看着这位温润如玉的男人突然发飙的样子,他怎么突然发火了?即便他的声音恶劣,但她能感觉得出来那是对她的关心,另一种形式的关心。

    “好,二少爷晚安。”叶佳将衣服放进衣柜后,对龙英奇道了声晚安,再度瞟了一眼电脑屏幕后往门口走去。走到门边的时候,不甘心地回过头壮着胆道:“二少爷,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龙英奇恢复了他惯有的温和,无所谓地望着她,等待着她说话。在叶佳犹豫的当儿,转身走到饮水机旁倒水。

    再次转向叶佳的时候,叶佳鼓起勇气道:“二少爷你可不可以先把衣服穿上?”

    “为什么?”龙英奇的脸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玩味地看着她,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了才会这么要求的。叶佳并不是因为这个才叫他穿衣服的,注视着他道:“我怕你背上的那个东西,我害怕看到它。”

    “看样子,你似乎已经看过不少次了。”龙英奇调侃道,看着她的脸色瞬间潮红一片,笑得更邪气了,这种表情下的他,还真有着龙皓轩的影子。

    龙英奇调侃归调侃,还是很配合地在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袍披在身上,重新回到叶佳的眼前,含笑道:“好了,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了。”

    叶佳轻吐口气,对于他的配合很是感激。望了一眼已经呈保护状态的电脑屏幕道:“我想知道那条项链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奥妙,为什么你一直想要得到它?”

    不仅是他,龙皓轩也想要,如果只是普通的铂金项链,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