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9-21 15:30:22本章字数:2751字

    木小卉手揣着藏魂盒急急忙忙地来到黄泉路上的忘川河。她是地府的一个追魂令,就是负责去收取那些将死之人的魂魄,这是被地府当作最脏兮的工作,地府员工都嗤之以鼻。

    这不,木小卉莽莽撞撞地就碰上了两位惹不起的地府人物,分别是十大阎罗殿之首的秦广王殿的生死簿司管敏黛和楚江王殿的生死簿司管钰萱。这两位可是有大来头背景的,而木小卉作为一个普通追魂令,一个阴差,别说背景了,就连背影都没有。

    惹不起这两位就赶快躲吧,木小卉想绕道。不过这两位作为地府的一姐和二姐可要高挑地来几句命令:“哪个殿的追魂令办事这么毛糙?没看见我们要去准备迎接天庭来的伏邪君锦华吗?”

    “属下冒犯了,对不起两位司管。”木小卉稍微低头。

    这两个一姐和二姐穿着打扮了一番却还是离脱不了地府女鬼的色彩,但现在她们有极高的荣誉感,就像模像样地大发慈悲挥挥手:“算了不说你了,现在是迎接伏邪君的重要时刻,你这追魂令好好职守别出岔子就行了。”

    木小卉对这两位的颐指气使没多大不满,早就听说她们的品性如此,还是去做自己的事吧。

    木小卉今天去收的魂魄是一个造福一番却英年早逝的县令,名叫宋清福。现在到了忘川河,木小卉打开藏魂盒放他出来,按例介绍道:“现在是地府,请恕我不能称你为宋大人了。宋清福,这条河名为忘川河,若你对今生还有眷恋,想在来世重逢,那么就跳入此忘川河,千年之后再转世轮回,即可与你放不下的人重逢,共度一生。”

    这忘川河水原本是清流,但因为有鬼魅在其中就变黑了,又因为里面的虫蛇鼠蚁叮咬那些魂魄,流出来的血染了河水,使得忘川河显出恐怖的红黑色,里面的魂魄在痛苦地叫唤着。

    木小卉继续介绍到:“宋清福你看到了,跳入忘川河后要经受冰冻火焚之苦,虫蛇鼠蚁叮咬之苦,给你一刻钟,你想好再做决定吧。”

    宋清福一直无言。木小卉觉得宋清福似乎是恃才傲物的书生,瞧不起她这个地府阴差,所以不说话。不过木小卉也不介意,而是凝视着忘川河感慨万千:“近年来,跳入忘川河中的魂魄逐年减少,是啊,谁愿意经受千年之苦才进入下一个轮回呢?不过这忘川河里总是女子的魂魄占多数,在里面苦苦煎熬。可怜可恨啊,痴情女子薄情郎。”

    她不由自主地,说得可悲可叹宛如哀鸣,凄然两行珠泪垂下,沾湿了夜来香袍子。因为宋清福是白天归西,所以木小卉出去收魂时穿了夜来香的根枝制成的黑袍,还有夜来香的花叶制成的面罩。

    木小卉拭去泪滴,问这个缄口不言的宋清福:“一刻钟过去了,你有没有做出决定?”

    宋清福没有回答,那这就是默认不跳下去。木小卉对此也只有一声哀叹,不能责备:“既然你已做出决定,那我们过奈何桥吧。

    宋清福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着木小卉,木小卉见此魂魄实在奇怪,于是就命令道:“宋清福若是你不跟随我来……”

    倏地,她看到宋清福的魂魄有叠影,木小卉立刻指着他:“哪来鬼魅竟敢附在凡人魂魄上?可知这要下火山地域受罚?”

    不对,如果是有鬼魂附在宋清福魂魄上,那木小卉可以看出来,而这个却看不出,那他定不是木小卉的道行范围之内可以控制的魂魄,又或者他根本不是鬼魂。那他是?

    显现了,随着宋清福魂魄落地,那个附在他身上的叠影真实地展现在木小卉面前了。这是一个着白色丝绸双罗纹锦袍,腰间金玉衿带闪耀,垂下一根玉麒麟吊坠,吊坠下的幽绿色流苏闪闪飘动,与吊坠的色泽一样,仿佛是一体。

    他头发全部束起由银色纶巾缠紧再用金色束发锦固定住,身姿直立高昂,眉宇间尽显气宇轩昂,白皙的脸色中透着一种健康清淡的古铜色,明净爽朗健硕。

    眉梢眼尾嘴角稍微上翘漾出笑容,平易淡泊而朝气活跃,眼眸明煦澄澈清爽,没有半点隐逸藏匿遮蔽,满满的都是热忱真切倾心,只是不足之处,他稍微一眨眼,像是在逗乐,有一点痞味。

    他是谁?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如墨客,雅致潇洒逸态横生似隐者,骨骼非凡佩剑束腰像剑客,衣袂飘飘形神迥异若天仙。他的到来,无论是衣着,体态,相貌,笑容,眼眸神色都明亮了整个晦暗阴气的忘川河畔,一扫阴间的阴霾晦气。

    木小卉在脑子里搜寻,从人间到地府从未见过这样春风骀荡、康健俊逸、超凡脱俗的仙一般的男子。她有些懵懂了,心中小鼓敲地没有规律,也忘了自己该说什么做什么,像个木头人一样矗立在那。穿着夜来香袍子戴着面具的她只露出一双傻傻晶亮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从天而降的奇异男子。

    半晌没有声音,那男子有点愠了,就轻咳了一下,昂起头道:“弘武伏邪真君女娲锦华特来地府视察,这位小鬼,还不以真面目示人!”

    他是伏邪君,女娲娘娘的义子锦华?对,就是他,木小卉在《神祗箓》上见过他的画像,读过关于他的记载。

    木小卉似从梦境中回到现实,用手掌一挥,那身黑色夜来香袍子和面具就从下到上依稀消失,展现在锦华面前的是一个白衣翩翩飞舞的女孩。她一双绣着淡绿叶子的绣花鞋方才在地上点过,在空中轻踏过,无一点音响,是否因为她身子清癯瘦弱,似一阵微风就可吹走,而行走无声?那双绣花鞋上的绿叶是她身上唯一有颜色之处。

    头上只是简单的一字发髻,一袭墨发倾泻如瀑布而下,只是她羸弱的身子能撑得起这一袭浓密的秀发吗?锦华不禁心软。

    看她脸色白嫩细滑,只是太过了,就显得煞白了,眼睛大而明澈,只是眼帘稍下垂,似乎是不敢直视锦华。双瓣桃形嘴唇娇小可爱,只是少了血气,不红而泛白。娇俏的鼻子弧度很好,在鼻尖处恰到好处地弯了回去,似一调皮懂事的小孩。

    她面容姣好美丽俊秀,细看,还有一点俏皮淘气聪慧,只是这些气质似乎是被这常年的阴间生活和戒律给摧残凌虐了,她只有将那些美妙都隐藏起来。

    锦华刹那间有一奇妙却很真实的想法——在亿万年前见过这个姑娘。

    他很想托着她的下颚,抬起她头,四目相视,仔细看她的双眸中映照出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这样就失礼了。

    朦胧恍惚中,他却可以肯定自己见到了地府的仙子。天庭中的七公主,花仙子,嫦娥,各位仙女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却在这个白衣姑娘眼前失了色彩粉黛。

    锦华无声了,他只为这个姑娘的唯一不足之处而怜惜——她孱弱需要照顾呵护,但自己怎么去照顾她?

    “地府卞城王宫殿追魂令木小卉见过伏邪真君。”木小卉轻微的声音如碎玉落地悄无声,只因她对这个上仙充满了敬畏。

    伏邪真君锦华凝听着这细叮当如潺潺溪水细柔似莺啼出生的妙音,想把它刻录在脑海中,专为它刻录。所以锦华一时也没了回答,只是含着疼怜的笑看着她。

    木小卉见他不说话,有点慌了,再说一遍:“地府卞城王殿追魂令木小卉见过伏邪真君。”木小卉这下是惊吓到了,毕竟眼前这位是女娲的义子,丝毫得罪不起啊。

    锦华也感觉到木小卉两次说同样的话的音调不同,明显她受惊吓了,于是锦华点头微笑和气道:“你叫木小卉啊?‘春日迟迟,卉木萋萋’的意思吗?”锦华刚才玄朗豪气的声音变得温煦延绵了。

    木小卉点点头,简洁答道:“是的。”

    “真好,这个名字是卞城王给你取的吗?”锦华尽量保持声音温和祥静,不要吓到木小卉摇摇欲摆的瘦弱身姿。

    木小卉微低着头,脸上漾出点笑意了:“这是我在凡间的名字,沿用到地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