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生,飞来横祸

    更新时间:2018-09-21 15:31:32本章字数:1824字

    简单聊了两句,两人似乎忘了一件事。宋清福的魂魄还在忘川河边躺着,这会儿已经起来了。刚才锦华附在他身上,离身后,因为他承受不起一个仙人的重量,就倒了一会。现在他清醒了,向木小卉喊了一声。

    只是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却把木小卉和锦华的细腻交谈给打破了,相互面对着的两人都赶紧后退一步,像是被抓住了什么一般。

    木小卉恢复例行公事的样子:“宋清福,你有什么事?”

    宋清福已站好,坚决如泰山站立在忘川河边:“方才你说跳入这忘川河里千年之后就可见到我今生爱妻,对吗?”

    “是的。”木小卉诧异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咚”地一声,宋清福的魂魄跳入忘川河中,木小卉急着跑过去,不禁泪拆两行:“宋清福,请容我再称您一声宋大人,我会向卞城王说明你的情况,保证你千年之后再续前缘。”

    说着,木小卉一伸手,就见忘川河对岸的一朵红丝状的花飞入她手中,她将这朵花投入忘川河里给宋清福:“宋大人,这是彼岸花,你吞下可助你保持今生的记忆,不会忘掉你的眷恋。”

    宋清福接过花吞下,并向木小卉致谢:“愿你早日离开地府,重返人间。”

    “谢谢,谢谢。”木小卉泪崩如清流不止,浥泪湿了衣襟。

    旁边的锦华看着也甚为感动,想去为她拭泪,却只是问道:“木小卉,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木小卉还是雨泪潸然,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说话也“呜呜”地:“难得遇到这样有情有义的凡间男子,想必他的爱妻是世间最幸运的女子,如果有此爱恋,就算皇后的地位来交换也不要了。”

    阴间会有这么情深的阴差,锦华愕然之中是惊叹叹,夸赞。待她哭完了之后才提醒她:“木小卉,我来阴间视察,附在宋清福县令身上,碰巧遇到你,你就领我参观一下地府,顺便介绍一下所有的在职人员吧,就大概说一下。”

    木小卉从宋清福的热恋感慨中走出,才醒识到自己该做的事,就向锦华介绍道:“好的,伏邪君,请跟在下来,前面是奈何桥。”

    锦华有点蹙眉:“木小卉你不要自称‘在下’‘卑职’什么的,听着不舒服,还是自称你的名字吧,就叫小卉,多好听啊。”他觉得木小卉那样自称好像把距离拉远了,而他,更希望她在身边,好好看她,知道她的一切。

    “这——”木小卉有些迟疑,不过她也不是爱纠结的人,既然上仙锦华都这么命令了,那自己就遵命好了:“是的,小卉听伏邪君的。”

    锦华还想让她直呼自己的名字,但这样在外人看来是不敬的,恐地府会责罚木小卉,所以锦华还是将这想法给吞回了喉咙。

    木小卉想到地府众高层都在森罗殿等候锦华的到来,所以就提醒他:“伏邪君,你这次来视察地府是地府的荣幸,小卉领你去森罗殿吧,阎王和十大阎罗王都在等候你呢。”

    “不急,”锦华吊儿郎当地摇摇头,有点痞子味地说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之所以附在宋清福身上就是因为我在微服私访,你现在要是带我去森罗殿,那我还怎么微服私访呢?”

    也不知怎的,木小卉不明白为何这位上仙会有些无赖气息,他现在靠近自己挑眉眨眼的,活像个地痞,弄得木小卉不知如何是好。他是上仙,又不能反抗他的意思。于是木小卉赶紧说道“是的,伏邪君说得有理”就飞快跨步上奈何桥。

    回头一看却撞在了锦华壮实的胸膛上,撞得额头都痛。也不知这位伏邪君锦华怎么脚步这么快速,好像是一个在追逐木小卉的流氓,而木小卉却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木小卉真有点烦他,却奈何他是上仙,不得不听从他的意思给他做地府导游。

    到了奈何桥上,木小卉为锦华介绍:奈何桥分三层,在人间行善积德拯溺扶危的魂魄从第一层过,在人间善恶并存的鬼魂从第二层过,在人间吃喝嫖赌行凶作恶无善举之鬼魂从最底下一层过……

    锦华听着,看到桥对面的一个乌丝白发相间的老妪,面前有一口大锅,就问道:“小卉,那位就是孟婆吧?”

    “是的,她很少说话,因为她不知自己的过去,每次给过往的魂魄喝了一碗孟婆汤之后,她自己也会喝上一碗,为的就是忘记她所见过的魂。她就是想忘记一切,她唯一记得的就是给每个魂魄递上一碗孟婆汤。”说着说着,木小卉又开始溅泪,鼻子一酸,话也不清晰了:“不知孟婆从前有多么痛苦的事,使得她这么不愿回忆起自己的过去。什么都不知,犹如行尸走肉,她好可怜啊。有时我会来帮她熬汤,可我再来的时候,她就不认得我了。”

    “嘤嘤”地低声抽泣着,木小卉不知今天是怎么了这么爱哭,淌眼抹泪个不停,像涨潮时河水迸发了,流得她头晕脑胀眼冒金星。

    锦华在一边想扶着她,想为她拭泪,但纠结一番却只有劝慰她:“孟婆是可怜,但你别这么哭了,泪流多了会把真气流走的。”

    是啊,木小卉也不想再哭了,但是抑制不住啊,就只有敷衍说道:“刚才宋清福的事太感人了,以至于到现在碰到孟婆也没能止住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