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恋念,牵肠挂肚

    更新时间:2018-09-30 08:00:00本章字数:2723字

    “现在知道了,”锦华看她现在有点疲累的样子,眼里满是疼惜,毕竟是自己催着她走了一天,于是他想起身,又怕她乱跑,锦华就坐在书案后问:“小卉,听月阁的名字是谁取的啊?那位跳入还魂崖的圣人吗?”

    “是我取的。”木小卉将香炉中散出的香气往锦华这边吹,听了一下解释说:“本来可以叫‘望月阁’,但是每天都可见月亮,再望月就显得孤寂了。不如和月亮说说话,所以叫‘听月阁’。”

    “是这样啊。想的不错啊,以后带你去……”锦华还没说完“带你去月亮上”就被木小卉打断了。

    她悠悠地望着纸窗外的月色朦胧道:“和月亮说话时,只有我跟它说,它从不回答我。”哎呀哎呀,不能这么多愁善感了,再这么说下去又要洒泪出丑了。

    木小卉立刻坐在椅子上提高声音道:“时候不早,伏邪君该阅读《阴司律》了,小卉就在一旁伺候着。”

    锦华还在念着她那孤苦伶仃的话呢,不想和她谈论这些,免得她难过,就抿嘴温和笑一下,翻阅书本了。

    锦华看书的样子可把木小卉又惊着了,痴痴傻傻地看着,少见多怪的样子。

    “小卉,我看书的样子有趣吗?”锦华低头问她。

    木小卉连忙正襟危坐着,不看着他,说道:“没什么有趣,只是看你不断翻书,根本没有用心,只是蜻蜓点水浮光掠影吧?”

    锦华略微一笑:“这部《阴司律》里的内容重复很多,一些条例大体相同,没什么值得字斟句酌,所以只要观其大略就可了。”

    “观其大略?可我觉得你好像在一目十行,你念书还挺厉害的呢。”木小卉夸赞道。

    锦华仍低着头,不过向她抱拳:“承蒙木姑娘赞许,小生不敢当。”

    “你怎么知道凡间书生的言语啊?”木小卉埋着头,扯着衣襟,自觉脸可能又红了,虽锦华没有看着她。

    锦华聊得挺开心却不再说了:“小卉,你还想让我专心阅读吗?”

    “哦,我不说了。”木小卉乖乖坐着,手托腮,赏阅着锦华看书的样子。此刻的锦华就是一个面如冠玉的白面书生了,而木小卉,算作丫环吧,只不过她心里有点念想,她觉得自己是高攀了。可是她不知书案后那衣袂飘飘英俊潇洒的上仙并不把她当丫环。

    木小卉还在想着:让我来伺候就是点烛点香炉吗?凭锦华的功力,一弹指就可点烛了,何必让我在这叨扰呢……

    外面阴风小了,月色更亮了,月华明如练一般倾泻而下,阁楼内静谧清香,是香炉内草香和着木小卉的体香……

    “小卉再点烛吧。”锦华看书看累了,眼睛要歇会了,说话后却没有回答和动静。

    抬头一看那娇小的身子已蜷缩在竹椅上沉睡了,看似是小憩一会,可是太累累得酣睡了。这般缩在双人做的竹椅上似一无骨的小虫子。这样不秀雅的睡姿在木小卉身上却是可爱纤巧迷人娇俏的。这小姑娘是怎样将自己蜷缩在竹椅内的呢?是否要给这竹椅立个结界来保护她?为什么锦华总觉得她很容易受伤需要自己去保护?

    让她好好睡一觉吧。锦华伸出手指打算用一道功力将她平稳地护送到卧房中,但,他放下了手掌,而是双手轻轻抱起熟睡的她。锦华觉得这样才能最平稳地护她到卧榻上。抱起她的感觉真好,像是抱着一飘云彩般轻飘,却能感受到她真实的存在,她的轻柔,难怪,没有功力的她可以蜷缩在竹椅内,因为有这么柔软的身躯。

    锦华将她轻放在卧房内的卧榻上,盖好被子,想着该离开了,却不舍,就坐在卧榻旁的凳子上看着她,看她熟睡的样子。是啊,白天她总是动不动就躲着他或是回避他的眼神,现在还不趁她酣睡的时候好好看看她。

    她不知自己从狭小的竹椅到了宽大的卧榻上了,身子慢慢舒张开了,弯成一个S行,像一条魅人的小蛇妖,手臂微微伸出被子,来一个懒腰,一个小呵欠,又继续她的香睡。锦华帮她把被子盖好了些,再看着她的小脸,小脸上浮着一丝浅浅笑意,让锦华猜测着:是笑什么呢?我可以用功进入她的梦境……

    但是锦华抑制了自己这个想法,觉得这是亵渎了她。窗外月光渐亮,现在是凡间月半,所以月圆了,月光透过那被风吹动的蜡纸窗户倾泻如水进来,照耀在木小卉洁白的脸上,在她脸上荡漾着,如微风吹起一池清水。

    锦华何不想去捏捏那小巧圆润的脸蛋儿,可是怕惊醒了他心中的佳人,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锦华手指轻抚过她的眉,那是细长修美得眉,是两片墨色的柳叶。眼眸已闭上,但那细密浓黑的睫毛却更显突出了,似两道黑色翘帘护住她的双眼。

    锦华的手从她的小鼻子上滑过,她有些不适似的,踢了踢被子,弄得锦华心里一惊赶紧缩回手,看她没有醒,就去给她盖好被子,念着“调皮的小卉,不是小孩子了,还踢被子”。

    锦华最喜看她澄澈明清的双眸,但是现在不行,不过她的桃形唇也是锦华的最爱,而且,而且,那娇红小唇总会让他心生邪念,必须用毅力和功力才能强行抑制住。

    他用手指在她的唇上轻碰一下,算是了却今晚心中的邪念吧。锦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其实,在这个立了结界无外人来的听月阁内,他们可以鸾凤和鸣,但是锦华就是一根筋地要她的心彻彻底底地属于自己,否则就是亵渎侮慢。

    锦华觉得自己会被木小卉控制,因为他在天庭中是桀骜不驯的,从不约束自己所想和行为。他的母亲女娲和师父太上老君常为此摇头。可现在,这个没有什么本事的地府小阴差却能再三让他抑制自己,他真的是喜欢她了,不过还要细细品味着木小卉的每一点好。

    锦华看着想着她,也有点困,就靠着卧榻小憩了一会,之后又精神满满地看着木小卉,看不够……

    算算时间,木小卉睡了六个时辰了,看来她平时很累,休息不够,那就再让她睡,睡饱了自然醒,至于地府阎王的事全靠边站,此刻,不,以后永远,小卉的事摆在第一。

    再过了两个时辰,木小卉醒了,还未睁眼,只觉得自己睡得好舒服啊,睡得不想睁开眼了,睡得不知现在是哪里自己要做什么了。

    不过还是要按时起来,尽管她不知自己已经睡过头了。锦华还在那么怜惜疼爱地看着她。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却看到一只人化的狼脸在色咪咪地笑盯着自己,还垂涎呢,恐怖又恶心!

    木小卉和锦华的感觉来了个误差。

    “啊!”木小卉尖叫着坐起,喊得如雷声大,并跳下卧榻,对着锦华一阵拳打脚踢:“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还在朦胧中,木小卉打着骂着之后就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我要上报卞城王,有恶魂逃出地域,还,还……”她声音渐小,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清了对面这位。

    虽是锦华,但她还是有点害怕地问:“伏邪君,对不起,我……”

    “没事,昨晚你先入睡了,我就让你睡了卧榻。”锦华整理一下被她弄乱的衣裳。

    木小卉站起抱歉说道:“小卉让伏邪君没能好好休息,该罚。”

    “没事,我不用休息太久,倒是你,像是很久没睡过的样。”锦华说地很自然大大咧咧的。

    木小卉一时不知现在该去做什么,左瞅瞅右瞄瞄,嘴里囔囔道:“小卉去给伏邪君收拾好书册吧。”

    锦华那颀长健朗的手臂挡住了她,她碰到了鼻梁,摸着鼻子有点痛,听他的命令:“在这梳发吧,外面的书册有我收拾就行了。”

    “是。”木小卉坐下一动不动地,脑袋里混混的,也不知要梳头。忽见前面多了一个梳妆台,她有点惊喜,不过现在已经知道锦华的法力了,没有以前那么惊愕了,回头向他颔首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