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求婚,时不我待

    更新时间:2018-10-06 08:00:00本章字数:3267字

    可木小卉的兴趣来了,不问完怎能罢休呢?

    她用手指骨中节顶着下巴思忖着说道:“玉帝虽经过亿万年修炼以德服人,但谁知他会不会有恻隐之心将玉帝之位传于他的亲子持煜呢?或许这所谓的禅让考考核只是一个障眼法罢了。要是锦华没有当上玉帝那他就是天庭一上仙。”木小卉念着:到时我算什么呢?

    她这么说玉帝可是大不敬了,但卞城王也由着她,看着她溺爱地笑着,摇摇头,继续看书。

    木小卉的担忧又来了,她手掌放下,一本正经地看着卞城王:“锦华确实处事不凡,思维缜密,若是他当上了玉帝,那么他身边会有一位王后吧?”木小卉期待着卞城王的回答,却不知要怎么回答才能让自己满意。

    如果卞城王说“是”,那这王后是谁呢?如果卞城王说“没有”,那木小卉岂不失魂落魄颓唐消沉了?

    “不管谁做玉帝,将来都应有一位王后。”卞城王回答简洁明了了。

    木小卉心里微微一颤问道:“是不是,他们的长辈会为他们选定王后?”木小卉双手握拳在胸前,堵着她那无力跳动的心。

    谙熟历史的她知道,王后必须是有背景的,所以她要成为锦华的王后是个概率极小的事件,或者说是痴心妄想。可她期待奇迹。

    卞城王合上书本,看她那期冀的眼神,略有所知,以真相回答:“玉帝的妹妹和凡人相爱生下二郎神杨戬,玉帝动怒杀了亲妹妹,使得杨戬和他关系极端不融洽,甚至是仇恨,还发出‘听调不听宣’的口号,这让玉帝的颜面荡然无存。后来玉帝后悔自己当初的一时冲动杀了亲妹妹,对于上仙成婚一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锦年锦华和持煜三位上仙,不管他们将来谁登上玉帝宝座,选一位王后是必定的。

    如果锦年锦华兄弟两没能继承玉帝之位,那么他们的母亲女娲也会为他们选一位天庭女仙般配。据说锦年早已和玉帝的四女儿青衣公主相好,而锦华呢。”

    卞城王顿了顿,似有意看了木小卉一眼:“女娲打算从玉帝的几个小女儿当中选一位与锦华成万年之好。”

    木小卉闻听,眼帘下垂怔怔地看着地面半晌无言语,手置于腰间处一动不动好似整个人凝固了,只眼眸中噙着点点晶莹的珠泪。

    卞城王喊了几句“小卉”,她听到了却没回,只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卞城王刚才所说的。如果锦华的母亲女娲早已为锦华定了亲事,而且是玉帝的女儿,那自己还有何念想?

    “呼啦”一下,木小卉跪倒在卞城王面前,泪拆两行:“卞城王,小卉动了情意,破了七情六欲,请卞城王责罚。”

    这下木小卉自动把心事给说了出来。卞城王并未因她坏了地府规矩而惩处她,而是扶她起来,轻声道:“小卉,细说。”

    木小卉像个做错事的女娃娃,抹掉眼泪承认错误,将自己和锦华这几天来相遇相处相谈的事都无一不落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卞城王,不管是他知道的还是不知的。

    最后拿出了锦华所赠的三生石和桃木笔放在卞城王的书案上给他看:“一面之缘,我已心弦拨动,情归于他,再难收回。”

    卞城王观赏着三生石和桃木笔问着:“小卉你知道地府禁欲吗?”

    “可是我已是一往情深,心弦难断了,就算将我送入诛心地狱我也无法收回对锦华的心意。”木小卉跪着啜泣道,但身体是直立的,以表她矢志不渝的情爱。

    卞城王悠哉悠哉地看着花开不落的桃木笔念叨:“这是施了定魂法的桃木笔啊,小卉你知道桃花是何意?”

    “相恋男女在桃树花开时互表心意。”木小卉回答。

    卞城王点头道:“对,锦华赠你这桃木笔上就镌刻着‘锦华赠木小卉’,看来他是对你有心的。”

    “真如此?”木小卉抬起头眼眸中闪烁着期许的亮光。

    卞城王莞尔继续看那三生石,念着:“锦华一时兴起赏赐你三生石,算是以权谋私了,阎王已将此事给压下去了,没谁会说出来。不过。”

    卞城王三生石摸开那行字,看到了“永生永世,共结连理”八个字,他激动却依然镇静地肯定道:“小卉,锦华同样对你有意,你看。”

    木小卉站起来去看那三生石,听卞城王说道:“你刚才说锦华握着你的手刻上了一行字,却隐匿了这一行字,说明他对你有意,否则不会如此大意。”

    “真的?”木小卉欣喜地站不稳了,眼里满是喜悦,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她就想着自己就这样可以与锦华结良缘,无限欢喜之余她思疑:“小卉不但动了情,而且是对上仙伏邪君锦华,有冒犯冲撞之罪,卞城王不处罚我吗?”

    “小卉知道我不会处罚你,否则也不会将所有心事都告诉我了。”卞城王很开明:“好了,小卉,把这三生石和桃木笔都收好吧,那是锦华给你的定情信物。”

    木小卉暂时将心爱的信物藏于衣袖内,然后是一串疑问却无从说起:“卞城王我……”

    “你是阴间追魂令,若论身份完全配不上锦华,即使锦华摒弃众论,违背女娲命令,要和你长久那也是难事。”卞城王说出了木小卉心中所担忧。

    木小卉无奈地点头,期望卞城王能帮她:“我该怎样才能获得天庭认可,不让锦华为难呢?”

    “和简单,你成仙,上天庭,那样就可获得上仙的地位,才能有机会和锦华双宿双飞。”卞城王指明了道路。

    木小卉却长叹一口气:“卞城王说的在理,只是说起来轻巧,坐起来难。我现在连一重天都过不了,怎么上九重天呢?”

    卞城王手指敲着书案,提醒她:“小卉你忘了千年一次的竞仙大会了?明年正好一次,不早不晚,是你的好机会。”

    “这确实是个好机会,也是唯一能冲破九重天的机会,只是我闯的过竞仙大会吗?”木小卉有点迟疑地看着卞城王,希望他给予援助和指点。

    卞城王也不吝啬,将所有竞选门道告诉她:“小卉你先把道家的基础知识巩固好。再修道练心性,然后看看《神祗箓》上所记载的以前的竞仙大会是如何。虽然每次竞争比赛的内容都不一样但是这主题不会变。”

    “这个我已经背得混熟了,”木小卉兴奋地手舞足蹈过后是迷惘不知:“竞仙大会定有一场武术对决,我该用什么兵哭器呢?”

    卞城王从衣衹中抽出一把棕榈色的桃木短剑,剑身小巧,剑柄呈圆柱型,向内侧弯,两片剑刃向剑柄张开稍宽大,似两花瓣,剑鞘雕刻着桃花朵朵开,花蕊出苞绽,剑鞘顶端是圆头,抽出后剑身呈扁圆形,剑头是尖圆的。整把桃木剑有些木质的粗糙,看起来伤不了谁。

    “小卉你别小看这桃木剑……”卞城王要抽述一下这桃木剑的厉害之处,却见木小卉颇欢喜,跑过去,像是女儿从父亲手里娇气地抢过父亲给的礼物。

    桃木剑在手,木小卉观摩着,扁圆剑身,雕花剑鞘,花瓣剑刃,尖圆剑头,很适合舞剑用。

    木小卉细读过舞剑书籍,擅长这一行,就在书房内尽情舞了起来。

    卞城王微微叹气:小卉还不知世事艰险啊,才一会的工夫就迷上了这把桃木剑,却把重要的事抛之脑后。

    卞城王不想让木小卉从陶醉沉迷中走出,不想打破她美好心境,可卞城王知:小卉被上仙伏邪王锦华看中是无尚幸运更是无边灾祸的开始,所以小卉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未雨绸缪。

    “小卉。”卞城王一声喝斥如拿着戒尺的先生,木小卉听后立刻从顽童变成乖乖的书生端站着:“卞城王。”

    “剑乃‘兵中之君’,佛道两家皆尊崇,凡间各门派更是将剑奉为首席之兵,锦华就是使剑的。”卞城王说出那嵌入木小卉心中的名字,木小卉连点头,誓言要练好这桃木剑。

    卞城王接着指点:“我不可能在书房教你练剑,你自己参照书琢磨着吧,不懂之处再来问。”

    木小卉点头认真听卞城王的每句话,关系到她爱情的每句话:“最近一段时间上头没有给你安排收魂任务,是你练剑的好时机。”

    “嗯,我记得了,”木小卉点点头,眸子眨忽着无限遐想,但又有些担忧:“卞城王,你准我动情,准我练剑,这都是地府所禁忌,万一被查到……”

    “不会被查到,”卞城王一言否定打断她的话:“以后我会将书房给你习武看书。小卉,记得自己想得到的就努力争取吧,你本不就不该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府。”

    卞城王说完迅速出了书房,脸上勾勒出一摸令人费解的笑:女娲,你万万想不到你的义子会对木小卉一见倾心吧?你的灾祸和报应已经开始了!

    没谁看到卞城王的笑。书房内的木小卉追着:“卞城王等等。”却只见他已走出月半门,门关上还是青玉墙。

    木小卉在书房内没有再去追了,她每次都追不上起身离开的卞城王,就熄灭了月桂烛往卧榻去。此时的她感动之情溢于言表,一小步一小步地迈向她的卧房,珊瑚卷帘为她拉开,蚕丝被为她掀起,她轻身躺下,蜷窝在金镶玉卧榻上蚕丝被中,怀搂着卞城王送的桃木剑,一手握着三生石,另一手捏着桃花笔,笑容绽放,梨涡绽开。她觉得,三生石桃花笔桃木剑这些东西都那么好。再想想明天再明天,那一定是泰山日出吧?

    想想都睡不着。不过体虚爱睡的她还是美美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