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婚前,按部就班

    更新时间:2018-10-07 08:00:00本章字数:2054字

    美好的睡眠很快,珊瑚卷帘已闪着五彩霞光,相互弹着“叮当”声叫醒了做美梦的木小卉。木小卉“腾”地一下起床,对着这些如她一样小调皮的珊瑚珠一个亲昵的弹指:“小家伙坏我好梦,就不许我多睡一会啊?”

    对着这些与自己心灵相通的珊瑚珠吐吐舌头后,木小卉才不觉想到珊瑚珠是依了她的心思才准时叫她起来的啊,那她刚才不就是在骂自己是“小家伙”吗?哎,真是的,这脑袋瓜。不想了,看书吧。

    《神祇箓》、《道德经》、《周易》、《武曲经》这些都是参加竞仙大会必读的基础书,分别考察成仙历史,身心精进悟道修炼,五行八卦人身中正,筋脉骨骼武学基础的典籍。

    其中《神祇箓》是记述历史的,是木小卉所喜爱,早已是倒背如流举一反三了,而其他几本,木小卉觉得索然寡淡、味同嚼蜡,只是泛读了一下,还没翻阅完就置之不理了。而现在让她去精读细读,那还真是让她叫苦连天啊。可是一想到这是穿越九重天的必读书籍,和锦华拉近身份距离的桥梁,她愣是咬牙逐字逐句地念着,不懂之处则勾画出,待合集一定数量后去问卞城王。

    日夜坐在书案前,月桂烛不知点了多少,灭了多少,也不知时日了。木小卉只觉现在身轻如燕了,肯定是太用功了导致整个形体消瘦了,哎,不知现在什么样子了,也不见卞城王来一下。木小卉只好自己走出书房,出去看看。

    她不便去卞城王的卧房就只有去公堂了,看卞城王在那审案。木小卉站着如侍女一般等待命令,但卞城王已知她有不解,没有给她什么命令。

    木小卉微微抬头望着卞城王淡然一笑,轻轻眨眼,希望他懂自己的困惑。木小卉这笑这眨眼都多此一举,因她一出现在公堂时卞城王就知道她的请求,反倒是这眨眼笑被陆判看见,他连忙低头不知他作何猜想。木小卉没有注意到陆判的快速举动,可卞城王警觉地注意到了,一声叹息:但愿陆判勤勤恳恳,做好自己的事,不要作何猜忌。

    之后卞城王来到书房,看到双手托腮愁眉苦脸的木小卉。木小卉一见他来就迎了过去:“卞城王……”对于书上的不懂之处是喋喋不休,轻扭着身子不乐。

    卞城王这才细看她的模样,本就羸弱的木小卉现在更是瘦了一圈儿,眼窝也陷了一点,脸上颧骨比以前更明显了,这丫头,不知多用功去看这些她不喜欢的书,都是为了她所爱。卞城王不禁有些心疼想说“小卉不必这么辛苦,让锦华来追你吧。他是男子,自然该担当起一切来保护你”,可是话到口头又咽了下去,同时咽下了对木小卉的心疼,他一定要助木小卉登上九重天。

    然后是帮木小卉解答树上的费解之处,木小卉领悟能力强,其实只要她稍作思考也能理解书中含蓄晦涩之处,只是她好累啊,就赖着卞城王来给她解释了。所以卞城王解答地也很轻松。

    该解答的都解答完了,卞城王说道一个很重要的事:“小卉念书很久该习剑了吧?”

    “嗯,啊”一会,木小卉终于面对这个头疼的问题,目光闪烁,言辞支吾,拖延道:“卞城王也说了,这书房怎能习剑呢?”

    她一个转身坐在了书案后,轻盈的身子似飘落在书案上,叹着:“山中五甲子,寒尽不知年。地府也是如此,不能出去,尽管我现在不怕日晒,但是没有令牌就是不能出去,在阴间任何一处习剑都会被抓到去问刑啊。”

    木小卉摆明了不乐意习剑,但是她只是说说而已,现在的问题是找到一处可以习剑的地方。但她很想走出地府看看外面的世界,这可是真的。

    “小卉《武曲经》背熟了吧?”卞城王审核道。

    木小卉点头“是”。

    卞城王略笑:“很好,现在休息一下,别看书了,去忘川河源头打水煮酒。”

    不知卞城王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木小卉站起捂住嘴想作呕了,诧异歪歪头问道:“卞城王,那忘川河里的水……”

    “忘川河源头的水不一样,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卞城王扔下命令就出去了。

    难道用那虫蛇鼠蚂蚁的水来煮酒也是一种修行?或者卞城王有是让我去散散心?木小卉不得而知,就照卞城王所说的去做提着桶去了。

    沿着忘川河,她手执令牌,驱退了一路的小鬼,越往源头走,小鬼越少,到后来就没了。

    这忘川河两岸总是有些昏晦幽暗的光,如果不看忘川河里那恶心的虫蛇鼠,只看那两岸,到也觉得不错。虽两岸寸草不生,不,错了,靠近忘川河源头生有揭车草、芦苇草,再过去一点还有槐树,虽然不似凡间的那般茂盛浓郁,却在这荒芜的阴间生得片片块块的,槐树之间也间隔较远。

    木小卉看到这般景象,对阴间有点笑容了,如果这里有栋茅屋人家,再加上炊烟袅袅,那不就是凡间的黄昏日落吗?何来阴间的潮湿阴暗啊?

    低头看看忘川河里的水,并不是血染了,也不是虫蛇鼠,而是自然的清澈见底,看来忘川河里的亡魂并未到此啊。木小卉看看河水的出口,是一三丈长的洞口,书上说忘川河的水是长江、黄河、淮河、济河合并流出的,是四川之水,难怪这么明澈。

    木小卉将锅灶炉摆好,打起一桶水开始给卞城王煮酒,想着卞城王什么时候有这帮爱好了,以前他饮的酒都是地府发放的,从不自己煮酒,今儿个是改了性子吧?也好,让木小卉来散散心,见见阴间里的轶事。

    看着那些小草和槐树,木小卉联想起自己的名字,不也是草木吗?万物土中生,阳光雨露润,尤其是树木花卉,没有阳光的话根本不可能生长。

    奇怪,这里的草木没有阳光也长得不错啊?不对,这里有光,不是月光,但这光是从哪里来的?为何这里没有鬼差把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