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麻烦,接踵而至

    更新时间:2018-10-10 08:00:00本章字数:2515字

    木小卉继续教育着她的“徒弟”,双手持剑摆后,一本正经地讲述着:“所谓‘斗转星移’阵法是和天上的二十八星斗相应对照的。有七套基础步法,分别为‘木直中绳’、‘金瓯无缺’、‘土扶成墙’、‘日臻完善’、‘水月镜花’、‘火然泉达’、‘滴水不漏’,简单就是‘木字诀,金字诀,土字诀,日字诀,水字诀,火字诀,水字诀’。每套步法有四招式,以春夏秋冬命名。这样算来,若布阵的话,单星阵有七套,双星阵有二十套,三星阵有一百二十套,四星阵是最完整无缺的,有无数套,道行高者可以随意布出克敌阵法。若入了‘斗转星移’阵法,那就看你能否出得了了。若出不了,就小命呜呼喽。”

    桃树精扇动着两条最长最宽大最茂盛的树枝相互拍着,就像是在为木小卉的博闻强记而鼓掌。

    可木小卉却没什么可开心的,“嘘”地吹了一口气,吹地刘海飘飘的:“哎,说了这么多像是在掉书袋,偷懒不想练剑罢了,光说不练假把式,还是开始练习吧。”

    木小卉提高了嗓音:“斗转星移阵法第一套木字诀‘木直中绳’,脚步‘角、斗、奎、井’,招式‘角木蛟、井木犴、奎木狼、斗木獬’。”

    这本应该是心诀在心中默念就好,可木小卉初练必须念出来才行,随着口诀出、步法行、招式变。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木小卉变换步法的时候就跌到了,四个步法跌了三次,四个招式变换中有三次剑落地,这可是习剑者大忌。若是比武中剑落地,拿无疑是输了。

    木小卉独自在此习剑,却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次次跌到爬起,一次次捡起掉落的桃木剑。桃树精每次见她跌到落剑时都会扇动树枝鼓掌鼓励她,给她加油,不要气馁。

    木小卉心中念着锦华的名字,为了他,一定不能就这么放弃!可是天不遂人愿啊,没有师父的木小卉就是练不好,连最简单的‘斗转星移’第一套第一步第一招都还练得颤颤巍巍的。

    见日薄崦嵫,余辉西山了,木小卉的壮志豪情暂时随着太阳落下了,待明日再说吧。

    她背倚着桃树精,遥望远处的村庄在黄昏余辉中有如披上了银河洒下的一件金色华衣,在农家拾柴添火烹制晚宴的炊烟袅袅群雾笼罩中更添了一分神秘和煦。

    要是我和锦华在这一家农家小屋里,他点烛阅读,我为他做饭缝补,一起等待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跃上屋顶谈心事,那此生足矣了。可惜啊,我现在。

    木小卉看看手中已回鞘的桃木剑,不知何年何月才有这般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桃儿,我觉得我根本没有练剑的资质,你说要是我去参加竞仙大会遇上比武,该怎么办呢?”木小卉耷拉着眼帘,唉声道,似是自言自语。

    却感衣袂中悉悉索索有什么在挠动,什么啊?木小卉看看衣袂,见其中飞出了桃花笔,这桃花笔像是有人手执着它在木小卉眼前的空气中写道:少女怀春,思念情郎,实难习剑。

    木小卉一声小“哇”地张嘴道:“桃儿你可以控制这桃花笔?”

    回头看桃树精,她在弯腰点头呢。

    “真是怪了,不过也可理解,这桃花笔是你身上折断的,你自然可以操纵他,不过呢,这笔毛可是我的发丝,我也可以御持它。”木小卉收起桃花笔,点点桃树精,像个小大人在教训孩子般:“桃儿你可别想用桃花笔写些我不害臊的事,知道吗?要不然,担心我用桃木剑挠你。”

    木小卉正要使出桃木剑摆摆威风却见桃树精整个赭红光闪闪,亮了整个桃止山。那树上的桃花瞬间全部绽放,一朵朵越来越大,如镶在树上的灯,火树银花灯烛辉煌照亮了人间。整棵树在银光中渐渐融化模糊朦胧,转化成人形。

    木小卉看得目瞪口呆,吞了口水:“桃儿你这是怎么了?”

    桃树精还无法回答她,仍在变化中,只见她的树干下面已分开成两条了像两条腿,再往上树干变细,那是腰,再往上看,树变矮了,变得如木小卉一般高之后,所有枝桠消失,只剩左右两条,这两条就成手臂了,然后是树顶端摇摇晃晃闪闪忽忽地出现一个头型,那是一个扎着双角发髻,头上插满桃花,身上全是桃花叶做衣裳的女孩。

    她很美,柳叶吊梢眉,双瞳剪水,肤如凝脂,体态妖娆,威风一吹随之摆动,尤其是那双形如桃花瓣的双眼,一闪一眨,诱人心魄,怎一个“妙”字了得?

    木小卉都看得眼睛直勾勾的了,声音也轻了:“桃儿你修成人形了却比人更美。”

    “木小卉你真傻,我就是照你的样子变换的啊。你怎么没看出来吗?”桃树精,不,桃儿开口说话了。

    木小卉更是奇怪地睁大了眼咬着手指尖,活像个幼童,摇着头:“你这样肯定赛过仙女,怎么可能是照我的样子变的呢?”

    桃儿“噗嗤”轻轻抿嘴一笑:“小卉美而不自知啊。我在桃止山上见过不知多少美人儿,可就没见过有如你这般一笑一颦都是这般不施粉黛而色如朝霞映雪、气若暗香袭人;白天冰清玉洁明艳不可方物;夜晚白璧无瑕般般入画。总之,芳泽无加便是。”

    这可把木小卉羞得直捂着脸了,急的又要轻盈洒泪了:“桃儿你要是再这样笑话我,我就不理你了,咱们也不是朋友了。”

    “我说的都是真话,许多情侣在此,男子总是这般描述他们心中的情人,可我看来没一个配得上这等词汇。而今日看来这些词汇却又远不及你的姿容体态。”桃儿冉冉说着:“我早已修道成人形了,只是不知该变换成什么模样,今日见到你,觉得这才是天造尤物,就等着日落,照着你的模样变了个人形,可惜我用了所用道行也只能变出你五分姿色,至于你的神色,那我可半点模仿不出。”

    “桃儿别说了,”木小卉放下捂着脸的手,对她横眉竖眼气呼呼道:“我就是地府一个追魂令,你那样夸我是要折煞我的。”

    “地府追魂令又如何?美就是美啊。”桃儿可不羞,站在泥土里悠然自得地说道:“你看我,虽已修炼成人形,但是却还站在这泥土里不能走动呢。”

    木小卉看到她小腿的半截都在土里,可惜道:“桃儿这是半截入土了吗?”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木小卉忙捂住嘴之后又摇头摆手:“不是的,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像我一样走动,一起游玩。”

    桃儿倒是一点不介意:“万物土中生,我这样的树精就算再修炼个万年也离不开这泥土啊。再说了,这桃止山如人间天堂,我也不想走呢。”

    “这个说的倒是真的。”木小卉点点头,望望夜空中星罗棋布繁星绕月,光亮地足可以念书了,可是她看不到锦华啊。也不知锦华在几重天,在干什么。

    桃儿站在泥土中点出她的心事:“喂,小卉怎么不说话了?这里是我的人间天堂,不是你的吗?”

    “嗯。”木小卉挠挠头,不好意思说。

    桃儿俏皮地眨眨眼:“对小卉来说啊,只要有锦华,哪里都是天堂。”

    “哎呀,桃儿你这树精,怎么比人还调皮?看我来挠你……”

    “不说了,小卉你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