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男人,争锋吃醋

    更新时间:2018-10-22 11:09:34本章字数:2360字

    木小卉和桃儿打闹地正开心,桃儿说着“小卉你能跑我却只能站着,这不公平,要不定个规矩……”桃儿还没说完就“唉哟”一声被什么给撞了,木小卉也没转过神来。待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只雪狐撞在了桃儿身上转晕了,鲜亮的白毛,一看就顺溜溜的,果真是雪狐没错。

    “桃儿你这是在守株待狐吗?”木小卉奇怪问道,不过再仔细一看,雪狐从体内发出的雪光闪闪莹亮,只是若隐若现时有时无,看似是血气不足,木小卉惊讶道:“这是只成精的雪狐,怎么这么大胆地跑到桃止山里了?不知这里会要了她的命吗?”

    桃儿了解桃止山更多一些:“这狐妖八成是被捉妖人赶到桃止山的。桃止山是这些精怪的牢笼,抓捕起来更方便。我时常看到一些魑魅魍魉被围追堵截到桃止山后,受不了桃止山的降妖之气而迷失方向或晕倒最后被降妖人捉住。”

    “可是桃儿你也是魑魅,不怕那些降妖人吗?”木小卉揉着桃儿身上的叶片替她担心。

    桃儿摇摇头:“我生在桃止山,是桃止山的儿孙,桃止山自会保护我,那些降妖人也辨不出我,伤不了我。倒是这雪狐妖……”

    “是啊,也不知这雪狐妖是善是恶。”木小卉犹豫中,瞑目睁眼很快做出决定:“捉妖人不辨善恶,但我们先把这雪狐妖救了吧,说不定她能成仙呢。”

    “我也这么想,小卉带雪狐妖藏进我的树洞里来吧,那样我的桃树阳气就可环绕狐妖的魑魅,凭降妖人的道行还认不出来。”桃儿说着,已还原成一颗桃树了。

    木小卉搂起地上的雪狐妖,“呼”地一下跳进桃儿的树洞里。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见,木小卉只感觉摸着雪狐妖的毛挺好玩的,她猜测这只雪狐妖很可爱善良,定是只善良的狐妖。突然外面凶蛮残杀的呐喊声不断:“抓住妖狐,以免危害人间……”还有兵器当当作响的生音,听得木小卉心惊肉跳的,轻拍着雪狐妖:“小狐狸啊,你这是怎么惹到降妖人了啊?应该避开他们才是啊。该不会你真的是做了什么恶事吧?要是那样的话,我还就带你去阴间让卞成王来处置你了。”

    外面安靖了,桃儿“嘘嘘”地说着:“小卉,那些降妖人走了,你带着雪狐出来吧。”

    木小卉抱着雪狐“呼啦”一下就跳出来了,还有点嗔怪:“桃儿,那些降妖人走了,你说话怎么还这么小声啊?”

    “害怕他们卷土重来啊。”桃儿变成了人形,看到雪狐这般晕沉沉不醒的样子就对木小卉说:“雪狐没什么大碍,你带她出这桃止山,到一处山北水南的阴气之地帮她苏醒过来,她自己应该可以慢慢恢复元气的。”

    “好的,这就去,看看这狐妖的善恶,我看她如果是恶妖,那也敌不过我。”木小卉抱着晕睡的雪狐往北边飞去。

    飞跃几处丘陵,她听到脚下有流水声,就停了下来,借着月亮的位置断定这里就是一山北水南之处。她将雪狐放在水塘边,守着她,看着她的狐毛逐渐变白变亮,呼吸声大了些,体气也渐渐恢复了,越来越好看了。不过木小卉却好累了,倚着一潮湿的石头就入睡了。

    次日醒来,本是日上三竿的时候,可这山北水南是阴地,阳光难撒日晖,只能感觉一点点日出冉冉的暖。可是木小卉却很暖和,她倚着的石头也知情那般对她很好,柔地像蚕丝被,她整个人就是在一床棉被里。

    这是梦吧?哪有那么好的事?到巳时了,爱睡的木小卉也醒了,揉揉惺忪蒙昧的睡眼,还想继续睡,就再窝一会吧,她缩紧了身子。

    不对!木小卉“唦”地醒来,眼睛也不朦胧了,而是清楚地看着自己被一床雪白的被子环绕着躺在地上呢!难怪昨晚睡的那么舒服。可是这雪白的被子?

    很暖和柔软,可是木小卉使劲儿闻闻,一股魑魅气味扑鼻,那是只有降妖人和她这样的地府任职者才闻得到的。

    “雪狐你快变回原形吧,我知道是你了。”木小卉猜到是那雪狐,就拍拍身上的被子。

    被子从木小卉身上散开缩小成一雪狐状,从模糊到清晰,变成昨晚那只雪狐了,她现在可以蹦蹦跳跳活跃声动了,木小卉站起问着她:“雪狐你现在完全恢复了吗?”

    雪狐点着头,闪着亮晶晶的双眼,额头蹭着木小卉的双腿表示感谢。木小卉觉得这雪狐额头也是软绵绵的特好玩,不禁“咯咯”笑了起来:“小狐狸别给我挠痒了,嘻嘻。”她似乎忘了要分辨这雪狐的善恶。

    雪狐听木小卉的话,不再蹭她腿了,四腿站直了,眼神也直撑紧正了。这是?她的狐身又开始变模糊了,后退直立站起了,身子瞬间长高了,在长高的过程中化成人形了。

    木小卉盯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昨晚看到桃树精变矮成人,今天是不是要看到狐妖长高成人啊?

    见狐妖的双耳已经缩小成人耳,全身的绒毛已幻化成一身雪地狐衣,而她的脸上五官也已变成人了,还算个漂亮的人儿,不过眼睛有点细长,就是上下眼睑遮住眼睛的部位比常人多一些,类似凤眼,但是略不同的凤眼外眼角是直直地上翘,而狐媚眼的外眼角是如下弦月般稍弯地上翘,且狐媚眼比凤眼更细。

    就是这点不同,让狐媚眼一眨则风情万种,勾魂摄魄。木小卉今日看到这令男人沉迷不能自持,痴醉无法自拔的狐媚眼,不知心里是赞叹还是忧心:这狐媚眼到底是好是坏呢?

    这狐妖算不得上乘的美人儿,但是若比起那些木头绝色来,她可就胜之千里了。

    “昨晚谢谢你救了我。”雪狐对木小卉是真挚热诚的,并未耍什么狐媚眼的心机:“你是鬼魂吧?”

    这狐妖能看出木小卉的身份,法力有一定了,木小卉也不隐瞒,笑道:“是的,我已入了阴籍,是地府追魂令木小卉。”

    雪狐笑容中有点孤落:“虽是阴魂,但有个阴籍也不错,至少没有降妖人整天追着你四处逃亡。”

    木小卉听此倒是跟着怅然起来了:“你别自怨自艾了,待你修炼有道后,成人成仙就没人来追捕你了。而我要摆脱阴籍可就难了。”

    两人,应当说两妖,两鬼,都不对,就说两魑吧,都对未来没个定数,感到迷茫不知去处。

    木小卉站在水塘边看着两人的水中倒影,木小卉是人形,而雪妖仍是狐狸。木小卉去泼洒那清凉未经阳光照射的水,雪狐也蹲下一起玩,两人泼水一会,觉得太冷就不完了,站到有阳光的地方去驱散一下阴气,免得阴气太重伤身。

    “你叫什么名字啊?”木小卉擦擦身上的水,随意问道:“我总不好老是叫你雪狐啊。”

    雪狐皱眉道:“我没有名字,我洞里那群小狐孙都称我祖师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