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追你,知难而进

    更新时间:2018-10-22 16:03:12本章字数:1975字

    木小卉从小在凡间在地府中,这身份高低等级次序资格等字眼在脑海里几乎是根深蒂固,让她以阴差的身份称呼锦华这位上仙的真名,那可真比登蜀山还难。她回答地也是那么一本正经:“伏邪君笑话小卉了,小卉是地狱道一阴差,怎么可以直呼伏邪君的名讳呢?那岂不猥亵了……”

    “行了行了别来那些官腔话,”锦华手摆着然后放背后,重心靠左斜站着,右脚点拍着地面,活脱脱一人世痞子样,说起话来则是半谈条件半威胁,不过语气到还是那么乖张邪痞挑逗:“不喊我名字也可,那就把我给你的三生石还来。”

    真没君子风度啊,不过锦华不在乎这点形象,只要木小卉和他以名字相称就好了。

    没想木小卉还真把三生石拿出,不舍地捧着给他。锦华却没有生气,只因看到木小卉随手拿出三生石,看来是她把三生石随身携带了,可见她有多珍爱自己送她的礼物。

    回归正题,锦华根本不要她归还,所以也没接,就问道:“还有我送你的桃花笔也还来。要是舍不得就喊我一声锦华……”

    “都还你吧。”木小卉竟打断了锦华的话,哀叹着自己现在的身份,想到通过竞仙大会才能和锦华平起平坐。

    锦华这下可拿她没法了,这姑娘还真一根筋,那就陪她玩到底:“还有夜明珠。”锦年已经有些生气了,气她宁愿舍弃这些礼物也不肯喊自己的名字,可是锦华清楚地记得他送木小卉的每一件礼物,反正他心意就在那了,木小卉慢慢体会去,要是她实在想不出来或是不领会,那锦华可就要……

    木小卉呢,想到夜明珠已经给桃儿吃了疗伤,无法拿出来还锦华,那现在,看看锦华,已经脸色开始发青了,眼眸都往上斜看了。要是不同意他那他还不逼着要回夜明珠,真小气,那木小卉就只能铤而走险了。

    她收起三生石和桃花笔,向锦华说出她的条件:“若是有第三者在,小卉不敢称呼伏邪君的名讳。不过现在……”木小卉挠挠小耳,怎么就喊不出他的名字呢?

    锦华已眼前一亮转怒为喜了,直对着她:“好,有他人在就不难为你了,可是现在,嗯!”锦华最后一个“嗯”字是瞪眼绷脸命令式的。

    不想这样就把木小卉的珠泪给唬了出来,她泪滴敛不住地喊了一声“锦华”。

    锦华真伤透脑筋顾不得礼数将她搂入怀中:“小卉我不逼你戏弄你了,但是你不要动不动就哭,你这个样子就是被他人欺负的样,我看你在地府没少被阴差欺压吧?”

    木小卉去揉着眼睛,一手要推开锦华,锦华也去给她拭泪,看这泪人儿半眯着眼睛却也是风景一道,只是不忍她流泪了,锦华的手指轻抚过她的下眼睑。

    咦,奇怪,就像上次在忘川河畔那样,木小卉的泪滴汇聚成一小弯流透过锦华的皮肤融入他的形体血液魂灵中。锦华能感到木小卉冰凉的泪滴在自己全身缓缓徐徐流动着踊跃着,还能感觉道上次木小卉的泪滴在自己体内悸动着,让他不自觉要和眼前这个女孩融为一体。

    木小卉还不知这事,只知道眼泪擦干了,就不好意思的说道:“伏邪君,不对,锦华,我刚才不是被你吓着也不是难过,是你刚才抛我上天玩的时候,眼里进了沙子不舒服才流泪了。现在沙子出来了,感觉好多了。”

    “哦,哦,这样,没事,那就好。”锦华嗔痴呆傻地点头念着,眼眸直直愣愣地。

    木小卉看他刚才还是混世魔王不可一世的样,现在变成个傻乎乎的,也蛮好玩的。不过他今天的装束倒是和上次大不一样。其实木小卉刚才就注意到了,只是因为锦年胡闹好玩所以木小卉没能细看他今日的装束。

    他今日着紫金色官袍,布料是绸缎绫罗相交,虽看不到内里,但看得出那是精美的蚕丝双面绣,图案是仙鹤,周围百千神禽。衣服束以蟒蛇玉带,头发全部束起以黑铜色冠冕再配以黑铜色的簪子,冠冕镌刻精细,脚踏黑色长靴,一派军士头衔。上面还有露出点这红色的发巾。

    这和上次见面时的白衣飘飘翩翩公子完全不同,木小卉转着眼珠儿猜到:“锦华你这身打扮是来办公不是来微服私访的吧?”

    木小卉悦动的话让痴傻的锦华清醒了,他就喜欢木小卉这般不和自己生疏远离,要近乎地不能再近才好。锦华点头:“是啊,不带你去微服私访了。”

    一边瞧着她,还是那一身白色粗布衣,发髻也还是那一字髻,上面还随便插了个木头梳篦,怎么看怎么随便。虽然木小卉是不需靠衣装的绝色,但是锦华希望她更美,拥有更好的装束。特别是,她脚上。

    “小卉我有一样东西送你,保你喜欢。就算是我刚才弄的你眼睛进沙子的陪罪吧。”锦华快速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打横抱起木小卉。

    木小卉现在有力气了,使劲儿扭动着打他:“你又要扔我玩?这就是礼物吗?我咬你了。”

    锦华坐下抱着她在怀,舒缓地笑着拖长声音:“不扔你了,是这样。”

    木小卉不解他意,却又逃不开他怀,但是知道他对自己无害也就不担心了。却见锦华将木小卉的一双绣花鞋脱下扔掉,秀出一双嫩如豆腐滑如剥壳熟鸡蛋的脚丫,脚趾头咿呀地扭动着像活动的玉石。锦华看着不禁笑了:这脚丫还真好看。

    木小卉见锦华笑得这么开心,想到以前心沫所说“光脚丫是要给情郎看的”,她不由自主地弯着膝盖,那样就好就看不到她的脚丫了,只能看她脸上飞来的两朵云霞还有她猜不透的心思:锦华你还不算我的情郎,怎么被你看到我光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