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心药,妙手回春

    更新时间:2018-10-22 16:05:14本章字数:2511字

    既然要相互合作,那总不能一直不说话吧?木小卉微微叹气:锦华你好歹跟我说点什么啊。刚来凡间的时候你是口若悬河啊。

    似乎心有灵犀,走在前面的锦华回过头来。木小卉不知他要说什么,又想着:要不还是别说了,就这样吧。

    锦华温和笑着伸手过去,木小卉紧闭着眼却没发觉他又什么动静,只听他说道:“小卉的的头上还有一片桃花瓣,帮你拈下了。”

    木小卉才睁眼:“哦,锦华你肩膀上也有一片桃花瓣呢。你穿着官服,身上不可有杂物。我帮你拈下了。”

    四目相视,心灵相通,拈花一笑,这尴尬就自然解开了。

    锦华告诉木小卉,他这次来地府是领了玉帝的圣旨,要来大兴改革的,大刀阔斧地将地府那些不合理策略勾销,再新加上一些条例……

    木小卉一丝不苟地听着,牢记着,锦华的事就是她的事。

    通过桃止门,不远就到酆都城了。在进酆都城之前,他们见到了刚来过准备回天庭的太白金星,打了招呼。

    木小卉念着:太白金星是天庭御前大使,如果没有重大事件是不会让他出动的,那么这次锦华重来地府肯定是有重要事了。可是既然锦华都到此了,怎么才见太白呢?

    木小卉弯腰颔首行礼,见那老太白与她慈祥和蔼一笑便离开了。不愧是御前大使、主外交重臣,经验丰富,喜怒不形于色,满脸祥和,任谁都难猜出他心中所想。不过这位老爷爷不像是有坏心眼的上仙。木小卉仁自己的直觉想着。

    酆都城森罗殿大堂前,锦华和木小卉要进去了,这回木小卉没有再躲避逃跑了,因锦华说了要她帮忙啊,当然要跟着一起去。

    一进森罗殿,不得了,可不是上次那晦黑的场面,里面悬挂着吊兰烛台,周围摆放着水仙烛台,大堂中摆放着郁金香香炉,满堂亮堂堂。

    这些是其次,来与会者可多了几位重量级仙者,按地位从低到高:五方鬼帝,有北阴酆都大帝——地府最高神,东岳大帝——主管东岳泰山兼管阴间。

    还有就是地府阎王,十大阎罗王,手下各判官、监察、司管等,都依地位等级落座或站着。

    锦华和木小卉一齐进入时,木小卉稍微落后一步,她绝伦出众的相貌和刚换上的装束让众阴司多以为锦华身边带了个天庭仙姬仙子,美妙绝伦不落尘寰,只是锦华来地府办公为何要带一天庭仙姬?而且锦华和这位仙姬是如此登对相配花蝶相映。

    不过这些做阎罗王的地仙每日审判阴魂众多,都是记忆力极好的,擦亮眼一看,那只应天上有的仙姬不就是上次锦华来地府微服私访时所指定的侍女木小卉吗?就是那个走运的追魂令木小卉,有一副好面相,而这回,锦华还要让她来做侍女吗?他是真来处理公务还是下天庭来耍的?要耍也去凡间啊?为何要跟木小卉这女阴差纠缠在一起?真是纨绔子弟,女娲这幼子是逍遥惯了吧?一点礼节不懂。

    锦华与各位地仙地祇相互一一问候行礼,然后是木小卉向他们行礼,木小卉一点不自卑自己的身份:“地府追魂令木小卉见过……”她仍然没有在自己的职位前冠以卞成王的名字,以免给卞城王带来不利。

    好了,这繁文缛节结束,该正式开始会议了,不过木小卉不知今日自己在锦华身边可以帮到什么忙,或许就是上茶斟酒点烛扇香炉吧?

    “木小卉,将圣旨宣读。”锦华双手捧一金布卷对木小卉鼓励着。在其他地仙地祇张大嘴的时候,木小卉也以为自己听错的时候,锦华再一次以厚重清朗的声音说道:“木小卉,宣读圣旨,还要我说第二遍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没有一点做作和不安。

    木小卉颤抖着接过圣旨,讶异地望着他寻求一个答案:为何让我来宣读圣旨?

    锦华给的答案是点头微笑:小卉,你可以。

    但木小卉没有再这样的大场面上出过头露过脸,现在让她一下子就成为宣读圣旨的特使,这,她心里“扑通扑通”地:万一念错一个字那是什么罪?

    不觉中她眼眸转向了坐在大堂下边的卞成王,或许他可以帮助,卞成王的回复是颔首瞑眼微笑。

    木小卉知道自己可以,就走过来锦华身边接过圣旨,与他抿嘴一笑稳定自己内心,之后站上大堂北面主台向南,打开圣旨。

    主台上几位重量级地仙也要走下来,带领一种地仙地祇弯腰低头毕恭毕敬地聆听圣旨。

    木小卉打开圣旨念道:“幽冥境界,乃地之阴司。天有神而地有鬼,阴阳转轮;禽有生而兽有死,反复雌雄。生生化化,孕女成男,此自然之数,不能易也。而今冥界阴魂日见增多,恐地府众地祇瞠乎其后甘处下流而不得统揽全局提纲挈领。冥界律法条例沿用多年,末梢也,当变则通。摒弃因遁敷衍沿袭旧套之谋,寻思共时俱化变醨养瘠之策。今特遣伏邪真君锦华赴冥界改弦更张精兵简政,重震冥界事务,令众地祇戮力共创协心涤虑辅佐其侧,商议事宜达一致则俱报天庭。”

    声音算不得洪亮沉稳,但清楚动听,虽有几处换气不顺儿停顿,但整体悠然顺口,将圣旨意思完全表达清楚了,而且这不大的声音也环绕了整个森罗殿大堂回响着。

    众仙听罢这圣旨,回归各自座位,暂时没心思去体味木小卉的楚楚动听的声音,毕竟这些是官场老者,知道以公事为重。他们心里可不满:玉帝让锦华这毛头小子来改革地府,并让他们来协助管理,这不是明摆着暗讽他们的管理有不足之处吗?或者这是女娲的意思,想让她的幼子锦华来地府折腾一下,大显身手,为他日后的仙路做铺垫。那就看锦华这小子能折腾出什么来!

    锦华和几位地仙回到主台座位上,也就是木小卉刚才念圣旨的位置。其中无妨鬼帝靠后,锦华和酆都大帝,东岳大帝,阎王坐在前面。

    木小卉此刻还在念圣旨的紧张气氛中,心态还未调整过来,但她清醒道现在自己应该站远一点了不要妨碍锦华谈论正事。却没想锦华朝她挥手:“木小卉过来帮本仙传送文书。”

    “婢女斟茶就好……”木小卉有点怕了:锦华你这是要让我干什么啊?你是来办正事不是来儿戏,就不要玩了。

    “过来传递文书!”锦华横眉命令道。

    在场没有官员对此小事有异议,只阎王无奈地说一声:“木小卉,伏邪君叫你来你就来!”

    于是木小卉从角落到锦华身边,接过一沓整齐修订的文书,按锦华的意思,依次发到各位地仙手中。发文书没有念圣旨那么紧张。只是经过秦广王和楚江王这里的时候,木小卉分别被敏黛勾勒一脚,被钰萱踢了一脚,还迎来她们憎恨的眼神。

    幸亏木小卉脚步快过她们,躲过了,也没出什么大岔子,只是有点不稳。她也没有和这两位一直嫉妒她的地府千金计较,在这场合可是乱不得的。不过这两千金也太不分天高地厚了,居然这时来向她挑战,要是出事了不得一起受罚?

    不管了,躲过了就是好事。木小卉将文书发到了卞成王面前,虽无语,但相视中,卞成王那慈笑中的激励鼓劲给了木小卉极大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