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创业,举步维艰

    更新时间:2018-10-22 16:06:10本章字数:2163字

    好了,文书发送完毕,木小卉站回到锦华身边,听他向众地仙道:“各位前辈在上,晚辈不才,却对地府的工作有如下建议……”

    锦华所提出的改革建议大体如下:

    第一,将地府的十殿阎罗王“一线制”审核阴魂改为“单殿审核”,综合阴魂在凡间的福禄寿祸恶灾来量刑或奖赏并安排转世。这样可极大提高地府工作效率。

    第二,为了保证审核质量,每月由一个阎罗王负责审核校对,这项工作由十殿阎罗王轮流执行。

    第三,裁员,并保证所有阴差的工作公平公正,不得有偏向。

    锦华说了这几条后发表总结言论:“各位长辈,以上是三条改革的条例,详细情况都写在文书上,还请过目并指出不足。”

    然后是你一言我一语唾沫横飞文山会海的一场长达三个时辰的改革大会。

    木小卉只记得自己听到锦华说的三项改革措施,之后的会议都是昏天暗地,只有锦华的言语举止在她脑海中。

    他从容镇定自不必说,对在场的各位下属却是长辈级仙者,他能做到尊敬而不低下的友善,保持矜贵而不疏离,谈笑风生间有一呼百应的气势,话语中似饱含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还有他举止脱俗中竟有一种到四方来贺八方来朝的性格魅力。

    这是君王才有的性格和气度吧?这种形象和内在所迸发出的王者风范不是朝夕而就的,是他娘亲女娲锻炼出来的,还是他后天自己逐年逐日养成的呢?

    木小卉更希望是他自己炼就的王者风范。或许是因为跟随卞成王念书久了,木小卉才会有和他一样对女娲有天生的反感。

    就这么看着锦华那般口若悬河对答如流辩口利辞,木小卉感叹锦华在天庭的一天短时间内做了多少准备才能做到如此辩才啊?他肯定是一刻不停地准备着来地府完成这改革工作吧?

    那何必急成这样?是为了见到小卉吗?

    木小卉眼眸中的森罗殿里只有锦华和她自己了——他真好。待会议结束时,锦华做了总结陈词:“看来大家对地府工作的改革大体是同意的,只是一些细节问题还须个别商议。待我们全部商议好就将所有会议内容呈报给玉帝。今天的会议,各位辛苦了。”

    会议结束,木小卉站了三个时辰,不累,她吃苦惯了,况且今日只有甜美,没有吃苦。

    待几位地府上层离开,森罗殿大堂就只剩地府日常领导了。阎王想款待一下锦华,才低眉垂眼地说了句“伏邪君”,锦华就打断他的话:“阎王,我将去凡间巡视一段日子,让木小卉做我的丫环,至于她的工作还麻烦你另作安排,这个要求不难吧?”锦华是命令的,他对阎王没有好感,因他给木小卉安排的收魂工作太多。

    阎王见他这般说,也没有理由反对,就点头答应,并呵斥:“木小卉听到没?好好伺候伏邪君!”

    “属下听令。”木小卉回答。

    阎王可不知,锦华巴不得所有空闲时间用来照顾呵护木小卉,哪里还用木小卉来伺候锦华呢?

    这样,他两就在阎王和十大阎罗王的目送中走出森罗殿走出阴间了。

    木小卉走出阴间,来到阳光下就欢腾了,这话语也绵延不停了:“锦华你刚才为什么让我宣读圣旨啊?我哪有资格宣读圣旨?你知道当时我心跳得有多厉害吗?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万一出个差错,那就大不敬,那就……”

    啰啰嗦嗦唠唠叨叨个没完,一直生着气,逼着锦华给个解释。

    锦华也乐得听她的啰嗦唠叨,这是他的享受啊,木小卉的言语再多也不显聒噪,只是可爱。待她停下来,锦华顿了顿,怎么不说了?才反应过来要解释了,就敷衍一下吧:“小卉你太胆小,我那是在锻炼你。”

    真实的解释还在锦华心中:小卉,将来我做了玉帝,你就是王后,可不能这样话不到半句就缩着身子低着头还赤红了脸,今天森罗殿宣读圣旨只是一个小场合,将来做我的王后那要管理面对的是天地万物,就从今天开始练习。

    锦华是半眯着眼昂头享受着日光走得,想象着他和小卉同坐一起,统领三界六道万物走向繁华,那是再美妙不过了。

    可木小卉只睨着他撅嘴说着:“你是在耍弄我吧?可以后不要拿这重要的事来,我生气不要紧,反正我习惯受气了,可是玉帝生气就不得了了,那一定会让太白……”

    诶,说起太白,木小卉有点疑惑:刚才去阴间的时候与太白打了个照面,说明他早就去阴间说了地府改革一事,所以锦华到森罗殿的时候才会见到各位地仙地祇都悉数落座。只是,怎么感觉太白来得有点多余呢?只要锦华去了地府说明改革意图,念了圣旨不就行了?为什么太白还要怎么天上地下的跑一趟呢?他看到我和锦华走在一起却也不问个缘由,我是阴差啊,站在锦华身边,太白为何不问?

    木小卉一时不明,只认为是太白历经事多,心思深藏不露。天庭的事,她也不懂多少,算了吧。既然锦华要带自己去巡视凡间,那就当游览一回吧。

    “锦华你要去哪里啊?”木小卉玩弄着垂在胸前的发丝问道。

    锦华准备腾云而起了:“去罗浮山一代走走,看有什么不寻常违背天理纲常的事,就此解决。”

    “嗯,那个。”木小卉低头咬手指头了。

    锦华见她又如此,就拍她手:“这小孩子的习惯怎么改不了?有话就直说。”

    木小卉这咬指头的动作只有在卞成王和锦华面前才有,或者是想到他们的时候,不过现在不必解释这个,她向锦华提出个请求:“我想先去一趟嵩山,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自己去,然后再去罗浮山与你会合吧?”木小卉哀叹连连。

    锦华看她如此,也不愿让她难过,更不会让她独自去嵩山,就一口答应:“没事啊,我和你一起去嵩山再去罗浮山就可了。”

    木小卉点头微笑,只是勉力的叹气着笑。锦华和她一起踏着祥云飞向嵩山。

    “小卉有什么事要去那里吗?”锦华问道。

    木小卉点头:“我在凡间的时候就住在嵩山脚下。”

    “你还记得凡间的事?”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来阴间后喝下孟婆汤就吐了,所以记得凡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