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心咒,难以消弭

    更新时间:2018-10-22 16:08:50本章字数:2069字

    曾经的说一不二舍我其谁气吞山河却在爱人面前暂时无影,转变成患得患失优柔寡断犹豫不决。锦华啊,何时抱得佳人归?

    “小卉,看不出你脑袋里有点东西啊。”锦华和她挑逗起来,有点调情的意思,只是这个时候实在不宜表达心迹,而且这里没有美景衬佳人。

    木小卉就不高兴了,但是她在斗笠中不满的表情只有靠弯曲的音调来表带:“锦华你怎么这么说我?好像我看起来很傻似的。”

    “好了,别说自己傻,前面是县城了,天也亮了,我们该打起十二分精神去查询走访了。”锦华心里暗自结束了这短暂的情侣逗翘。

    木小卉同样是心中一沉,姑且应着:“我可是百分精神呢。对了锦华,从现在开始,你不可说我是你娘子。人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呢,你这么乱说几次那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哎呦哎呦,这又要鼻子一酸小巧落泪了。

    锦华连连答应:“以前那么说只是情急之下的权宜之计,以后不再说了,小卉你别哭啊,现在我们是来办案办公事了!”

    “嗯。”木小卉念着点头点着斗笠,心中不忿道:你多喊几次娘子不好吗?我看你很喜欢说我是你娘子啊。

    这话可只有藏于心中了。

    锦华略想了一下道:“小卉,我们待会若遇到人多处,必须有个身份,就这样,你是小姐,我是奴才好吗?”

    “哪有你这般长袖善舞衣袂飘飘的奴才啊?”木小卉还是不满意,心中就想着:说我是你娘子啊,我生点气不行吗?

    锦华怎么说也是男子,哪里懂姑娘家欲说还休的心思,而且还是被斗笠丝绸遮掩了的姑娘。他摇身一变,按木小卉嘴上的意思,变了个短袖无袍的奴才装,想着这下小卉该满意了,得到的却是木小卉一句不愠不火的:“我们走吧。”

    那就走吧,走到的这个县城叫上栗县,锦华和木小卉到处转转,想着怎么找寻人间不合理的奇闻轶事。锦华不知如何去找,木小卉提醒他去城隍庙,那里肯定有很多人朝拜并讲述天南地北的事和眼前事。

    可到了城隍庙面前,锦华和木小卉奇怪,怎么这上栗县的城隍庙人烟稀少呢?

    锦华拦住一老人询问着,从此人口中得知个天大的消息。

    在上栗县有一个长寿人,姓秦,小名阿寿,他能活百岁,每到百岁就会返老还童到二十岁,再重新活一生。

    当地百姓觉得秦阿寿是寿星转世,纷纷来求长生之道。秦阿寿也就借此做起了坑蒙拐骗的生意,久而久之,秦阿寿富得流油。所有人都盲目愚昧地崇拜他,像崇拜邪教一样,为他建立庙宇,花尽家财,还把闺女嫁给他,以求从他这里沾光。

    秦阿寿从二十岁到一百岁都不断地娶妻纳妾。如今他的耳孙,也就是第九代孙娶了谢家长女为妻。已活到古稀的秦阿寿,看到谢家长女的美妙姿容后,就要纳谢家次女为妾。

    谢家目光短浅,对寿星秦阿寿的提亲是求之不得,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可是谢二小姐已许了人家了,不愿意嫁给秦阿寿。秦阿寿强娶,结果,谢二小姐性子烈,在轿子里咬舌了。

    锦华一听,不由得怒形于色怒,眼圈圆睁,气势逼人:“岂有此理?秦阿寿的耳孙娶了谢大小姐,秦阿寿却要霸占谢二小姐!这不乱了伦理纲常?”

    “可怜谢二小姐,虽有父母却死于非命。相比之下,她甚至不如我命好,我在人世时至少有乌旸护我,可谢二小姐有父母却等同于无啊。”木小卉切叹悲悯。

    带着感伤,锦华和木小卉来到了哪个秦阿寿的活人庙宇,却见那里是人头攒动屯街塞巷,庙宇前是香火旺盛烟雾缭绕。锦华疑惑着,带木小卉挤入庙宇中查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见此时一中年男子扶着奄奄一息的老人来向秦阿寿请求长寿秘方:“寿星降临,我父亲今年七十,不知还有多少年月?”

    那坐在高台享受菩萨待遇的秦阿寿像模像样地掐掐手指然后煞有介事道:“依我看你父亲还可有十年阳寿。”说着秦阿寿就将眼神色眯眯地转向了中年男子背后的女孩。

    那中年男子的父亲见事情有望竟连连拜谢:“若寿星可让老夫再得十年阳寿,愿将孙女赠与您为妾室。”

    “怎可怎可?助人长寿乃我秦阿寿之职,怎可委屈您家孙女为我妾室?”秦阿寿假意推辞着。

    而那中年男子就问女孩:“丫头,为了让你爷爷多活十年,你愿嫁给寿星吗?这可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

    那女孩不敢抬头,似是被强迫的,点头而已,并未说话。

    秦阿寿和这家人来来回回推辞了一番,最后是:“既然您有意,您家小女也愿,本人将来会善待你家小女……”

    这家人对秦阿寿磕头跪拜。

    木小卉和锦华在一边一眼看出这是在光天化日下行骗.“那位老人应当去看郎中,而不是来找这秦阿寿。”木小卉摇头道:“之可怜那女孩儿像是被逼着嫁给秦阿寿,这家人可真够狠心!”

    锦华心里有一计对木小卉说了,木小卉点点头。于是锦华走在前头,木小卉跟在后头到了这庙宇中央。后面立刻有人喊道:“不可插队……”

    秦阿寿也挥手,立刻有持刀枪者上来欲将他拉出去。锦华拿出一锭银子扔到秦阿寿怀中,不偏不倚,秦阿寿立刻转怒为喜:“这位公子不知有何事?”

    且不管后面有人对锦华插队不满,就看秦阿寿无耻的表现吧。锦华将双手往背后相互交叉放着,昂首:“寿星,我家小姐年方十六,只是相貌难见人,有如钟无艳,想请问寿星怎样可以长寿至古稀耄耋。”

    秦阿寿听到“相貌有如钟无艳”时就皱眉了,只是他本就年老一脸沟壑不是很明显,但是刚才锦华一出手就扔出一锭银子让秦阿寿接下了这笔生意:“先将你家小姐的生辰八字呈上来吧。”

    说的还挺像回事,锦华这么想着,将写有木小卉生辰八字的纸条递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