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追爱,跨洋过海

    更新时间:2018-10-22 16:09:31本章字数:2023字

    水豆腐师傅笑得乐不可支:“好,好,这是哪家小姐啊?生得好,脸蛋比我的水豆腐还嫩,声音滴滴的比我的水豆腐还滑溜。”

    木小卉一瞬间脸透红了,旁边一阵哄堂大笑“仙子脸红了”,羞得不知怎么回答这位师傅了。锦华在一边可是嫉妒地怒盯着人家:这老头儿说话还真不耐啊,厚脸皮,我就从来没好意思这么赞赏过小卉。

    锦华想赶散周围的人群,可那些来给木小卉献美食的是一个接一个,带来的观赏人群是一茬接一茬。

    这下是面条,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条端在了木小卉面前,伴着恭敬的话:“姑娘,在下是这面条铺的大厨,今天有幸见到姑娘,就宰了最鲜美的鳜鱼做了这碗鳜鱼面,姑娘尝一口便是在下的荣幸了。”

    “小女怎担得起大厨师傅这般好意呢?”木小卉不忍拒绝别人的好心。

    面条厨师点头连连:“姑娘面若天仙下凡,怎担不起?”

    木小卉就启颜笑笑“小女谢谢了”,然后开始吃面。

    旁边的来者都想看看这位生得美吃相好的姑娘仙子是以怎样的姿势吃面条的。要知道,大口吸或嚼面条都不是好看的吃相。

    只见木小卉用筷子夹起一束面条然后卷啊卷,她手腕灵活柔软,一下把面条全部卷在筷子上送入嘴中,轻轻嚼了几下就吞下了。整个过程没有人看到她牙齿露出。待她吞下面条后喝了一口面汤,没有沾唇,不用擦嘴。

    木小卉想要再对面条师傅道谢,可还没来得及,旁边的人群就鼓掌喝彩“姑娘好吃相”“有福气”“美绝天下”……

    木小卉只有对旁边赞誉的人群回以笑容。面条师傅笑着说:“姑娘是天仙下凡,吃了老夫的面条,就借姑娘的福气,这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兴旺。”

    “伯伯您谬赞小女了……”木小卉曼缓缓轻悠悠的话也比不过后来接踵而至的糖葫芦、棉花糖、绿豆饼、瘦肉粥、鲤鱼汤……

    木小卉和锦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围观者都是为了一睹木小卉的美貌和好吃相,男子为主,也有女子,那是为了学学这位天仙姑娘的姿态仪容。

    这送食物来的都是诚恳心善的大厨,虽然是为美色慕名而来,但是人不爱美天诛地灭,所以木小卉也不忍拒绝任何一个,就每样食物都慢抿一口、小吃一点、轻舔一下。在吃棉花糖的时候,那轻巧灵妙的小舌探出一些,被众人看到,一阵欢呼喝彩震耳欲聋,把木小卉都吓懵了。

    锦华再也受不了了,他在一边看着众人围观他心中的准妻子,都是带着观摩的心理,不但看到木小卉的脸,还看到她的巧舌,这怎么可以?小卉的脸被他人这般垂涎地看已超越了他的忍耐范围,而那些人一波接一波的欢呼叫好似乎是把小卉当成了卖艺的歌妓舞姬了。锦华心胸宽广明月入怀的,但对于别的男人看小卉的眼神,他的气量限度几乎为零,成了锱铢必较斗筲之人了。

    现在这场合,锦华忍不了了,但是不能对凡人动手,否则就是违背了仙法仙条了。他窝了很久的气,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吼:“都给我安静!这是我娘子,你们都走开!”

    “公子娶得这般美艳绝伦的娘子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公子的夫人楚楚可人,有此佳人兮,今生足矣”“这位姑娘国色天香,端庄典雅,有国母之相,当入宫为后啊”……

    “她是我娘子,你们都走开!”锦华对这些乱七八糟的评论恼怒不已,呵斥着这群人。在他听来,这些人是要把小卉送入宫做皇后,那怎么行?我锦华的夫人怎么可以去给人间君主做皇后?

    锦华几乎要拔剑了,一再忍耐,用丹田之气吼着,大有吼便十里八方之气。木小卉站起,急气羞瞪着他,朝他质问:“谁是你娘子啊?”

    众人再起浪哄。锦华一恼脱口而出:“身为人妻不懂三从四德,在外抛头露面,卖相卖笑,真是羞煞人也!”

    木小卉百口莫辩,不过有群众一边倒地站在她这边帮她骂锦华“你怎可如此待贤妻”“好姑娘没寻得一个好夫婿”“女怕嫁错郎”……

    锦华是从头到脚被人骂了一边,受不了啦!抱起木小卉冲出人群就跑,但听背后还有人喊道“姑娘,恨不相逢未娶时”“姑娘,你的画像”……

    锦华是九窍冒火了:“我管我娘子,跟你们何干?”

    木小卉还在为刚才锦华所说的“娘子”而害臊生气:“我什么时候是你娘子啊?你疯了吗?放我下来!”打、捶、撕、掐、捏、扯、拉、抠都没用,最后用了一招“咬”,不过木小卉这次咬似乎没什么力气,锦华也不觉得疼。

    锦华大步流星往郊外无人处跑,之后飞跃而起,飞了一端路后才在一河流处停下。终于清静了,锦华站下,得意了:“小卉,放你下来了,小卉,小卉。”

    看她已在自己怀中睡着了。锦华奇怪:刚才还骂我打我,怎么一会就睡着了?

    锦华坐下,让她上半身躺在自己膝盖上,看看她脸色不对。这不是睡着了,是晕厥了啊!再摸摸手、额头都是冰凉的,可脉相也没什么不妥之处啊。难道是累坏了?小卉是吃过苦头的,怎么这么娇气?

    锦华一转手腕,地上的枯木都飞过来,然后一点,就支了个火堆,抱着木小卉在火堆边取热。

    现在是晚春了,天也热了,锦华都冒汗了,木小卉还是这么怕冷。锦华忍着热等她醒来。好在木小卉没什么大事,很快醒来。

    “小卉你醒了?”锦华欣喜地问着,想问问她怎么回事。

    木小卉点头说不出话,面色难看直冒冷汗,而且肚子里如波涛汹涌般难受,全身却没什么力气。一阵恶心感涌上来,她从锦华身上翻到地面去,捂着喉咙剧烈地呕吐,把刚才吃的都吐了。吐完后就躺在地上,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