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回味,似水流年

    更新时间:2018-10-22 16:10:05本章字数:2074字

    锦华抱起她继续烤火取热,嘴里愤愤地念着:“果然那些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吃起来好吃,却让你胃难受。”

    木小卉勉力笑着,对他摇摇头,暂时还没力气说话,因为和常人一样,呕吐之后都无力,而她,比常人更甚。

    现在木小卉没有反感锦华抱着她,只因他的体温让她不那么难受了,渐渐舒服些了,有力气说话了,却声音小地可怜:“那些食物都好吃,只是我无福消受罢了。锦华你不要说他们不好,你不也吃了他们的东西,难道不觉得好吃吗?”

    “这个倒是真好吃,”锦华点头道,但一想到那些人觊觎小卉的美貌,他就不喜,向小卉解释:“刚才我说你是我娘子只是想帮你解围,要不你今天会一直被他们缠着。”

    木小卉虚弱地笑,温柔也明理:“他们都是好人,锦华你也吃了他们的东西,你是上仙,愿你带给他们福气,生意兴隆年年有余。可我是阴差,吃了人家的东西,会不会给他们带来祸患啊?”这又要垂泪了,不过体虚的时候泪也少。

    “小卉你又傻又善,他们说你是仙子,那你就是福星,别这么自卑了,走,我们去煮粥喝,调理一下肠胃。”锦华扶她起来:“能走吗?”

    “能走。”木小卉回答。

    锦华心里“哎”了一下:干嘛问她这个呢?直接背着她不就好了吗?

    再次到了街市,锦华长了个心眼,他不去街边摊子吃东西了而是去客栈包了间客房,叫了红枣粥给木小卉。

    看她喝着,锦华等不及了,将碗端过来,拿起汤匙舀了一大汤就往木小卉嘴里塞:“小卉现在没外人,你没必要装端庄了,赶紧吃吧,吃慢了就凉了。”

    “唔唔……”木小卉没法说话,只有做手势挥手,锦华却给她加油:“吃完吧,吃了就有力气了。”

    锦华粗手粗脚地,不会伺候人,就那么粗鲁蛮横地把一大碗粥给灌到木小卉嘴里去了,还喜滋滋地看她会不会好一点。可木小卉又按住了喉咙像是要呕吐的样子,锦华慌了神,坐到她身边来要施法术给她定住,不让她呕。

    木小卉瞥了他一眼:“我没有作呕,你坐开些。”生气了。

    “小卉,刚才我只是怕你……”锦华解释道:“以后吃东西就别再装了。”

    “我从来就没装模作样过,我吃东西就是那样!”木小卉嘴撅得老高:“你以为我装模作样给谁看啊?还有,你刚才那样给我喂粥是在喂猪啊……”木小卉骂人有劲了。

    锦华看她不再耷拉着脑袋而是高昂着,也就乐得听她骂了,好,小卉骂得越带劲越好。

    可木小卉身体好了些就觉得这客栈里很闷了,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她就羡慕了,趴在窗棂上看着,托腮,笑着皱着,表情变化如鱼戏。

    锦华知道她在人世和地府都是茕茕孑立形单影只,现在看到热闹的街市,自然是想去玩个痛快了。可是一想到上午众人围观她,锦华就从心底不愿,差点就想把小卉放在脑壳里了,不让任何人看到她,就算他人用视觉来攫夺她的美好也不行!可是对小卉的爱怎可自私到这个地步?

    木小卉还向外面招手呢,不知有多渴望出去玩。于是锦华妥善思考后对小卉说:“我们出去街市上走走吧。”

    “好啊。”木小卉从椅子上跳下,这就要跑出客栈,却见锦华停在那里,她也听着:“锦华你怎么不动呢?”

    锦华拧眉郑经道:“小卉,我谨慎想过了,你出去的话必定会招蜂引蝶,所以我想把你变成小人儿,藏在我的天目穴里,这样的话我走在街上,你也就可一起看到人间的繁华了。”

    木小卉一听这话就火气直冲出来,可没了上午端庄的吃相了,撒泼张嘴骂:“什么招蜂引蝶啊?我行得正站得直,怎么就招蜂引蝶了?让我藏在你天目穴里有什么意思啊?我才不要,我自己走了,不管你了。”

    锦华听到她声音里点点酸楚,知道自己那句“招蜂引蝶”的话是说错了,惹得小卉鼻子酸酸的。他要解释,可木小卉已跑出下了木阶。锦华跟出想一手收她回来,可是旁边都是凡人,他不便用法力,就跟着小卉跑了出去:“小卉你别生气,等等我。”

    身子好些的木小卉可抖擞了,在大街上散步着,步履缓慢、脚踏轻松,左瞧瞧右望望。锦华在她身边自然就是护花使者,留神严谨地护卫着她,全脸绷劲,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没有一刻松弛,总之那些豺狼虎豹近不了木小卉的身。

    真是难为锦华了,这些注视凝睇木小卉的都是凡人,从那懂事的黄口小儿到古稀老者,都对木小卉点头赞善。

    “小卉,你看这些男子也不懂个礼数,对着你就是一直盯着,眼睛也不眨。他们怎么不动自重呢,所谓非礼勿视,可他们的眼珠子都要飞出来贴在你脸上了。”锦华是愤愤不平地吐着气,想到若不是自己在小卉身边,还不知那群人要怎么围着小卉看个没完呢,哼,学识少,不懂礼仪!

    诶,锦华念起自己在忘川河边初见小卉时,足愣愣地凝住了她半晌,弄得她紧张地行礼两次;在听月阁时,小卉累困了,锦华是守着她赏阅了一夜,半梦半醒间起了不良之心;在桃止山时,小卉舞剑的身影都镌刻在锦华脑海中了,那时锦华的眼神可曾从小卉身上移开过?

    这说来,锦华还不是和这些不懂礼仪的凡人一般样?不,不对,我是从心底爱小卉,我体内融入了她的泪滴,我们心灵交融,谁也不可更我抢小卉!

    锦华一想到此就变成了小男孩心思,木小卉成了谁也无法从他手中抢走的女孩了。

    这时木小卉也要风趣一下说说他,木小卉倒着走逗他:“锦华,你看那些个姑娘看你可是如情窦初开,思狼心切,却不敢说出口呢。”

    锦华心里只有木小卉,哪里顾得上别的凡间姑娘,于是就一撇嘴:“我不想沉迷于儿女情长之中,所以那些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