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未来,非比寻常

    更新时间:2018-10-22 16:10:38本章字数:2055字

    “锦华你在干什么呢?”木小卉委屈着脸,像要哭啼啼了,见到锦华抓了河岸边一把淤泥在手里揉搓成一个团,像是孩子玩弄般。

    锦华邪意了:“呵呵小卉,来擦点泥在脸上玩玩怎么样?”还挑挑眉眨眨眼,十足的痞味。

    “不要不要,沾泥巴在脸上就丑了。”木小卉双手遮住自己的脸。

    脸小手也小,正好遮住了,只是食指纤细,可以露出眼睛来看锦华在胡闹什么。

    锦华一则是玩,二则是真的要给木小卉擦点淤泥,以便带她出去的时候不再被凡人垂涎般围观了。

    “来小卉沾点泥巴在脸上画只小猫那不知有多好看。”锦华嘿嘿地,满脸邪意地凑过来。

    木小卉往后坐,捂着脸摇头:“不要不要,我好看,不要沾你吧了。”

    木小卉也只是表面承认自己漂亮,内心的自卑始终无法驱除。锦华看她说自己漂亮,却还是要给她“化妆”,从痞味的笑变命令的板脸了:“小卉把手拿下来,记得你要听我的命令,我要给你涂泥巴就涂泥巴,你别想着逃,现在四下无人,你能逃到哪里去?担心我把你放入我衣袖里!快把手拿下来!”

    木小卉极不情愿地扭着腰嘟着嘴可怜兮兮地屈着自己,眼眸中满是请求和无助,锦华看了也不忍下手了,不管是她芳泽无加柔嫩细滑的脸蛋还是双瞳剪水澄澈见底的乞求哀怜双眸。锦华只是缓缓将满是淤泥的手掌胜过去,木小卉慢慢往后移,两位就这样半推半就,一个要涂淤泥而不舍,一个被强迫涂淤泥而乞求不要。

    锦华凑近,木小卉向后仰,“啊”要倒下了。锦华另一只手如有灵性地弯过去搂住她被,本来是要如以前那样搂住她腰,只是锦华和她相处久了,潜意识里觉得她腰细如弱柳扶风,要是一个用力不小心折断了她的腰还不把锦华给心疼地捧心?

    所以锦华那颀长健硕的手臂闻闻地环搂住她的肩背,还绕了个圈到她前胸了。且不说锦华那硬邦邦的手臂能环绕搂着木小卉,就看他现在不经意地环绕到她前胸触到了木小卉敏感而不该碰之处。

    “啊”,木小卉这下是大喊连带哭,打啊踢啊。锦华的手指是触碰到了带电的棉花糖,瞬间全身电了一下把他的手给弹回来了。弹回之后还感觉全身被电地绵软无力,他想说“小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却见木小卉本就侧仰了很大弧度的身子没有了他弯手搂住就真的往后一倒,呼啦倒在河岸了。“呜呜”河岸边草木石头可乱着呢,木小卉直喊疼,刚才怎么不用法力控制自己的平衡呢?只是忘了,有锦华在身边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无须法力,只要锦华在。可是今天他却触碰到不该碰之处还松手了,害得她仰天摔倒。

    “小卉怎么样起来吧,没摔疼吧?”锦华这一天庭念着可温柔细心地像姐姐,看到地上的杂乱草木石子,心中念着小卉肯定会疼,就为她赔罪:“我来给你揉揉背。”

    还想碰人家吗?休想!

    “全身都疼,你怎么个揉啊?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呢?”木小卉站起跺着脚,与他瞪眼哼鼻子:“伏邪君,恕小卉无能伺候你,这就回地府去,您另寻满意者服侍吧,是人是鬼随你。小卉这就回地府向卞城王禀明一切领罪去。”

    木小卉可没有这么大胆地撒娇任性发嗲过呢,而且是在上仙伏邪君锦华面前。木小卉也不知自己脑子搭错了哪根神经,竟然这么大胆也不害怕。

    说着就扭着小蛮腰小娇臀要走了,眼珠向后瞟瞟:锦华会不会真生气啊?要是他真要去地府给我定罪,那我现在改怎么求他呢?

    木小卉想多了,锦华一个鲤鱼跃控翻身到她面前,却是笑如春风拂面,他开心着呢,开心刚才木小卉的一瞪眼一吐舌一哼鼻一噘嘴,还有那一段云娇雨怯佯嗔可媚而略显心虚的话,一词一句举手投足都透露着她对锦华的依赖和依附,情心相近不言而喻。都是因为刚才那无心地触碰。好!锦华赞到。

    “好了小卉,不给你擦淤泥了,”锦华站在她前,双手摆身后,说话时昂昂下颚,嘴角勾起一抹认真的微笑:“你还真要会地府领罪啊?知道地府的罪刑那么重还要生气回去,这多划不来啊。”

    木小卉转身侧对着他:“我本就是阴差,这小命也不重要,就算判到阿鼻狱也无所谓。”

    “别再生气了,我给你个好玩的东西,来,你有手绢吗?”锦华凑近来问道。

    木小卉其实也害怕被地府惩罚,只是佯装生气而已,而锦华的问题转移了木小卉生气的注意力,她打量着他疑问道:“你要手帕做什么?”

    “你拿来变个好玩的给你。”锦华去拉她的手结果他手上的泥巴都沾在木小卉衣袖上了。

    木小卉扯开衣袖,烦躁他:“我拿出来就是了,你去洗一下手吧,脏兮兮的。”

    锦华遵命去洗手了,一闪就回到木小卉面前:“吧手绢拿出来吧。”

    “干什么啊?”木小卉从衣袂中抽出一缕丝绢手帕。

    锦华等不及地抢过来用食指顶着手帕中心,然后令一手食指指着一变:无声间,丝绢手帕就变成了一个小斗笠,斗笠圈周围垂着半透明丝绸。

    将斗笠套在木小卉头上,正好合适。虽然见过这东西,但木小卉还真没戴过,念着:“这是渔夫用的,为什么给我戴着呢?”

    说着就跪在河岸边看倒影,这半遮半掩隐隐约约地还真好看,神秘迷人。

    木小卉开心了,对着河水照个不停,掀起斗笠上的丝绢来看自己在河中的倒影又嘻嘻笑着害羞赶紧蒙上,怕河水看到了,河水潺潺湲湲涓涓淙淙流淌着,缓慢不舍,好似羞于见美人般又想回头多看一眼。

    锦华任小卉在水边自娱自乐,自己则赏阅着她与河流,愉悦舒心地思考着一个难题——是河岸上的小卉美还是河水中的小卉美?抑或她们都很傻?可以两个都拥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