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出手大方

    更新时间:2018-10-26 14:40:16本章字数:1565字

     可她不想昨晚的事情被捅出去而白瞎了她这八年的青春和等待,更不想辱没了赵晏两家的名声,只能咬咬牙,把心一横:

    “两千万,再多门儿都没有。”

    穆昱北倒是没想到自己非但不用为昨晚的事情负责,反之还能挣到两千万...

    可这并不能令他有丝毫的愉悦,因为他知道晏唯一这么大方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一个人,赵昊东。

    心底被一种说不清的情绪笼罩,生气,又微微发涩。

    “晏小姐不愧是晏氏继承人,出手真是大方。”穆昱北最后穿好外套,迈着长腿来到晏唯一面前,高大的身形带着冷漠强势的气息将她包围,嘴角微微上扬,似嘲似讽。

    不知为何,晏唯一总觉得他这话有些怪怪的,但哪里奇怪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她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气势太逼人,好像是天生的王者一般,冷漠威严得让人望之却步。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吧!我没带支票,等回去后我把支票开好再让助理给你送过来。”

    晏唯一有些不适地往后退了两步,与眼前的男人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这才神情有些尴尬道。

    穆昱北又朝她逼近了两步,话中有话道:“OK!我自然相信晏小姐是不会赖账的。”

    晏唯一还从没有碰到过这么囧的事情,她堂堂晏家千金,睡了男公关还要欠债,这事要传出去,她也不想活了。

    “既然说定了,那我也把丑话说在前面,昨晚的事情若是宣扬出去,到时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虽然很囧,但晏唯一觉得作为上帝,还是有必要展现出自己狠的一面,否则又怎能震慑住这个拽得跟二五八万的男人呢?

    这是她第一次发狠出言威胁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气场比她还强的男人,因此,狠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穆昱北忍得很辛苦才没有喷笑出来,这女人还真是有趣,外表一幅幅女王般高高在上的模样,可神情却总是出卖她的内心。

    “哦?不知道晏小姐想怎么个心狠手辣法?”

    “当...当然是毁你的容,阉了你再把你卖到泰国去当人妖。”在她的意识里,男公关无非就是靠脸和下半身那东东挣钱吃饭,于是瞪大眼睛,神情故作凶狠地威胁道。

    穆昱北言听完,一脸言不由衷地点头赞同道。“嗯,果然心狠手辣。”

    晏唯一眨了眨眼,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男人不但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反而一幅很想笑的样子?

    “我是说真的,没有跟你开玩笑。”她沉了脸,声音充斥着怒意。

    “我知道。”穆昱北忍得很辛苦,想装出一幅害怕的样子让眼前的小女人心里舒坦点,无奈他真的做不到。

    晏唯一忍得也很辛苦,因为她实在想爆粗口,这太特么打击人了,她什么时候这么挫过?

    在海城哪个不是听到她是晏海的宝贝女儿,赵氏少夫人的名头便吓得不敢造次?

    唯独这个死男公关,竟敢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她的威严。

    可偏偏她还真不能拿他如何,简直要气死了!

    *******

    从酒店出来,晏唯一直接驱车去了公司,刚进办公室,就见晏清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立刻挂断,走上前担心地问道:

    “晏总,您手机怎么关机了?”

    “丢了,有事?。”晏唯一又变成了那个高冷寡言的女王。

    “有三件事:第一件,您昨天说过今天要去K公司;第二件,赵夫人一直在找您;第三件,赵先生也在找您。”

    晏清将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晏唯一正要坐下,听到从晏清嘴里说出赵昊东正在找她,脚步微顿,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他有说找我做什么吗?”

    晏清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听赵先生的语气不是太高兴,说您若是来公司了,要你立刻回去一趟。”

    虽然对赵昊东没抱任何期望,但听到这些话,仍免不了失望难过。

    他当她是什么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么?

    “好了,我们先去K公司吧。”

    她整了整心绪,深吸口气将决定告诉晏清,拿起桌上的文件往外走去。

    到了K,晏唯一几乎是毫无意外地再一次被堵在了外面。

    而此刻,办公室里,穆昱北才刚到公司不过十分钟,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阴沉灰霾的天空。

    自从晏唯一离开之后,昨夜和今天上午在酒店发生过的一幕幕总会不时地在他脑海里浮现。

    他想将这些影响他思路的事情挥散,可越是想要驱散越是顽固地盘绕,尤其是晏唯一故作凶狠时的模样,总让他觉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