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真是要疯了

    更新时间:2018-10-26 14:40:16本章字数:1556字

    回来时,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应付公公婆婆的询问,更提前发了短信支会阿烟,可当这些话当着方瑶的面说出来时,却仍心虚不已。

    “昨天我心情不太好,手机也弄丢了,就在阿烟那里住了一晚。”

    尤其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就会莫明地感到紧张不安。

    听到晏唯一的解释,方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声音温柔地安抚道:

    “唯一,妈没有要质问你的意思,只是怕你发生意外什么的,自从你进了赵家的门,就一直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疼爱,现在你安然无恙地回来,妈就放心了。”

    晏唯一听了心头发软,眼眶微热。

    在赵家,婆婆方瑶的关心和疼爱让她很感动。

    可她并没有去想过,方瑶若是真心疼爱她,怎么不问她昨天为什么不开心?

    “对了,昊东的大哥就要到了,你先去换一身衣服,晚上我们一家人去福临阁吃饭。”方瑶的声音又缓缓地说道,待晏唯一听明白时,顿时震惊了。

    “大哥?”她和赵昊东结婚三年,赵晏两家也是十多年的交情,可她还是头一次听说赵昊东有位大哥。

    晏唯一错愕地看着在坐的所有人,包括赵昊东在内,每个人的神情都很不好看。

    看来,这位从未谋面的‘大哥’似乎不太招人喜爱啊!

    “嗯!他比昊东大三个月。”方瑶的神情比起赵家其它人,甚至是公公赵宇雄都看起来要平和,虽然短短的几个字,可凭着晏唯一的猜测便已经知道了这位大哥是何种尴尬的身份了。

    和赵昊东同岁,又只大三个月,不用想,这位大哥应该是公公留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晏唯一除了惊讶倒也没有其他情绪,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她换过一身便装下楼,看清楚赵昊东的“大哥”时,只恨不得当场就晕死过去。

    这一切简直太可怕,太让她无法接受了。

    她本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个长相颇帅,气质颇佳的男公关,这种事出点钱摆平也就完事了。

    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男公关会变成赵昊东的‘大哥’?

    她真是要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脏像是从半空中极速坠落,恐惧、羞愧全都一股脑地朝她袭来。

    穆昱北决定走进赵家时似乎就已经料到了晏唯一的反应,可当他亲眼见到晏唯一瞪大双眼,脸上浮现出惊恐,不敢置信的神情时,仍然感到愉悦不已。

    原来,这女人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有趣!

    身后,左权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当着赵家众人宣读起来,穆昱北的目光收回,转向了面前的赵家众人,将他们那些阴沉,愤怒却又不得不隐忍的神情全都收入眼底。

    “好了,各位如果对赵江东老先生的这份遗嘱有任何疑议的话,请在一个月内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相关的司法部门鉴定遗嘱的真假,否则一个月后,穆昱北先生会依照遗嘱上的内容拿走赵江东老先生留给他的陆氏企业股份以及其名下的不动产。”

    左权宣读完遗嘱,将文件夹合上,这才看向穆昱北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穆昱北转身,看向左权,一幅赵家大宅的主人语气道:“你不留下来吃饭么?”

    “不了,祝各位用餐愉快。”左权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拒绝,转身走了出去。

    穆昱北挑眉,愉快么?

    今天这顿晚餐注定是愉快不起来的。

    左权前脚刚走,赵昊东便突然地冲了上去,拳头朝穆昱北挥了过去。

    只是,穆昱北虽然看着门口,却敏锐地感觉到了身后逼来的危机,迅速地侧身闪过,待赵昊东冲到前面,再出手将他反手扣住,拳头如疾风般毫无防备地便挥到了赵昊东的脸上。

    “背后袭击这种事情可不是君子的作为,‘弟弟’。”

    穆昱北冰冷的嘲笑,尤其是那声‘弟弟’,除了不屑还有浓浓的恨意。

    赵昊东的嘴角有鲜血渗了出来,俊美的脸庞顿时青肿了半边。

    晏唯一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了一跳,待她反应过来时,连忙冲上去抚起他:“昊东哥...”。

    赵昊东不是没打过架,也从小没打输过,可没想到自己今天却连穆昱北的边都没挨到便被反揍了一拳,这令从没受过挫折的他不仅感到颜面受损,威严也受到了严重的挑衅,尤其是当晏唯一一脸担心的冲过来时,他不仅没有一丝安慰,反而将怒气全都转到了晏唯一的身上。

    “给我滚开...不用你假好心,现在看到我挨打,你高兴了?”赵昊东将晏唯一狠狠一推,咬牙狠戾地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