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我可以学

    更新时间:2018-10-26 15:40:13本章字数:1209字

    穆昱北愈发冷漠了,心中更觉得自己就是犯贱,才会因为担心她而一路开车跟着过来,可在她眼里呢?

    陌生人?

    为利益而需要讨好的人?

    晏唯一没想到自己一退再退,穆昱北却半点情面也不给,这分明就是在耍她。

    她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冲动,绝不能冲动。

    于是,勾起明媚的笑意,让开又做了个请的姿势:“真不好意思,穆总先忙,我在旁边等着也没关系。”

    回答她的是穆昱北冷漠而去的背影。

    晏唯一愤愤地抿了抿嘴,索性坐回了自己的车上。

    可是,左等右等却不见穆昱北人影儿,又因着昨晚没睡,晏唯一没一会儿靠在椅背上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却发现天都泛黑了。

    再看工地,空无一人,那辆停要她后在的劳斯莱斯更不见影儿。

    她惊诧莫明。

    真是见鬼了,她怎么睡得这么死?

    穆昱北他们又是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连车子发动的声音她都没听到?

    当晏唯一开着车回到赵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她回到城里之后,仍无法从被穆昱北狠耍了一顿的愤怒中平静下来,于是找来云烟,两人跑到常去的烧烤摊子叫了两瓶白酒,又把所有烤串全点了个遍,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已是带着五分醉意。

    回到赵家,晏唯一揉了揉有些泛疼的脑袋,踢掉了高跟鞋,又换上拖鞋正准备上楼,就见大厅里站着一个男人。

    灯光昏暗,男人背对着她,加上她有些醉意,以为是赵昊东回来了,脸上立刻露出了高兴的笑意,快步走了过去,从后面环住了男人的腰。

    脸颊因醉意而泛红,娇美诱人,声音更少了平时的冷傲和强势,反而多了几分小女人撒娇时的憨甜可爱。

    “昊东哥,你回来啦!你回来了就不要离开了好不好?你说我不知道做个让你开心的女人,那你教我好不好?我可以学的,你不要去找姜瑞希了,好不好?”

    穆昱北是坐直升机回来的,而车子则‘大方’地交由陆立衍开回。

    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再去公司,而是直接回到了赵家。

    他以为晏唯一见不到他人影就会回来,可是直到吃晚餐时,仍不见她出现。

    于是,不着痕迹地问了句:“不是人还没有到齐么?”

    赵宇雄以为他这次回来终于愿意接纳赵家,心里十分高兴,立刻看向方瑶道:“打个电话问昊东和唯一什么时候回来。”

    “昊东今天打电话回来说这几天都在江城,唯一平时也不怎么回来吃饭,就不用打了吧。”

    方瑶面上一幅温和的模样,心里却不满地冷哼!

    儿子平时整日地不着家,而唯一忙于工作,经常半夜才回,第二天大早就出门,这在赵家早已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怎么这个野种一回来就不同了?

    “让你打就打。昊东回不来,唯一不还在海城,回来吃顿晚饭耽误不了她多少时间。”赵宇雄声音充满了不悦。

    方瑶忍着心里的冷意,拿出手机拔了过去,不多久就挂断了电话:“唯一现在在高速上面,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城,让我们先吃不要等她了。”

    穆昱北听完,蹙了蹙眉,也不再多说,拿起筷子吃饭。

    吃过饭后,赵昊东回到房间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在阳台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只是,一本书看了大半,晏唯一还没见人影。

    他从兜里拿出手机,蹙眉看着一黑一亮的屏幕,不知想到了什么生气的事情,最终带着怒意地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转身走进了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