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争赵家的财产

    更新时间:2018-10-26 15:40:13本章字数:1217字

    没多久,外面响起喇叭声,穆昱北一直紧绷的神情才稍稍缓和,拿起桌上的水杯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慢条斯理地泡起了茶,很快,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只是听起来有些纷乱。

    穆昱北眉峰倏地再度蹙起,心道:这女人不会是酒驾回来的吧?

    他还没转身,突然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酒气,腰间被一双手缠上。

    穆昱北僵在原地,眼底有抹震惊之色划过,同时心里也泛起一丝喜悦。

    可没想到这种高兴还没持续两秒钟,晏唯一的话就如同一记重棒敲在了心口。

    他猛地甩开缠在腰上的手,心里怒火汹涌,连杯中滚烫的开水溅到手上也没有察觉。

    “晏唯一,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我是谁。”

    晏唯一被猛地推开,步子不稳朝旁边的椅子撞了过去,腰上顿时传来的疼痛令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正要骂赵昊东发什么神经的时候,突然听到穆昱北的声音,整个人瞬间就酒醒了。

    她傻傻地睁大眼,盯着穆昱北瞧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不但抱错人,还表错情了。

    “你大半夜的没事站在这里吓人干嘛?刚才对不起啊!我以为是赵昊东。”

    晏唯一瘪了瘪嘴,虽说是自己喝醉了,但是到底和穆昱北发生过一夜见不得光的事情,所以总是怪怪的尴尬。

    看着倒打一耙的女人,穆昱北脸色更显难看,加之厅里光线昏暗,令他更显阴诡莫明。

    晏唯一见他站在那里不吭声,心里莫明发毛,想到昨晚被他拉进储物间里被强吻的事,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困了,先去睡了。”说完,一幅身后有鬼在索命般的往楼上跑了去。

    穆昱北看着逃之不及的女人,嘴角不悦地抿起,再看手上的茶杯,才发现手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

    ********

    房里,方瑶看着坐在床上看书的赵宇雄,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道:“关于遗嘱的事情,你想好找哪位律师了没有?”

    赵宇雄抬头,看向方瑶,一脸不解:“找律师做什么?爸立下的遗嘱难道还能改不成?他想留给谁就给谁。”

    “什么?你不打算找律师?昊东也是爸的孙子,为什么爸要把财产全留给昱北,那我们昊东怎么办?”方瑶忍了几天,终于将心里的不满和愤怒当着赵宇雄质问了出来。

    这些年她嫁给赵宇雄,表面过着风光无限的日子,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一直以来公公赵江东并不待见她,连儿子赵昊东也跟着不受待见。

    赵江东情愿从外面把穆向晴那个贱人生的野种留在老宅亲自教养,也从来不会正眼瞧一下她的儿子。

    现在就连财产也全都留给了那个野种……更可恨的她竟然不知道赵江东在死前就已经立下了遗嘱,本以为穆昱北那个野种永远也不会回来和儿子争赵家的财产。

    可哪知现在竟突然冒了出来,还带着十几年前的遗嘱。

    更让她感到危险的是没想到连一直对穆昱北的存在而耿耿于怀,甚至是厌恶至极的丈夫也突然改变了态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赵宇雄皱了皱眉,声音仍是淡淡地:“昱北也是赵家的人,他又是爸亲手带大的,爸把遗产全留给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昊东现在是公司的CEO,和晏家又有姻亲关系,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着赵宇雄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方瑶只觉得胸口有股恶气在翻滚。

    她怎么能不担心,当年她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不让赵家落到那个野种手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