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又发什么疯?

    更新时间:2018-10-26 15:40:13本章字数:1209字

    我才是真正的赵夫人,后来,我生下了昊东和静香,你爸也渐渐收回了心。

    唯一,妈告诉你,男人啊!只要你把态度放软一点……男人都喜欢那种温柔似水,体贴懂事的女人。

    外面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怎么能和你这位正儿巴经的赵家少夫人,晏氏继承人比?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方瑶这么一大段话,晏唯一听明白了两个意思。

    一是劝她不要太强势,学学外面那些女人的手段;二是公公曾经那个念念不忘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穆昱北的母亲。

    虽然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婆婆的手段了得,否则赵夫人这个位置早就换人来坐了。

    她也越发地好奇穆昱北的母亲和公公,婆婆之间到底发生过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往?

    同时,心里又有些反感,为什么她一定要学姜瑞希?

    她晏唯一只是晏唯一,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晏唯一,为什么要去学别人?

    如果要为了挽回一个男人而没有自我,她情愿不要这段婚姻。

    “妈,我知道了。”虽然心里不认同,但晏唯一没有当着婆婆地面反驳,她不愿意婆婆生气。

    说完,晏唯一也不打算再多作停留,转身准备去吃早餐,却不想刚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一脸阴沉的穆昱北。

    晏唯一眨了眨眼,一脸莫明其妙。

    这死男人又发什么疯?怎么大清早的就一幅欠了他几千万的表情?

    晏唯一朝穆昱北扔过去一记白眼,转身走到餐桌拿起一根牛条,端起豆浆慢条斯理地开始吃了起来。

    方瑶看到穆昱北下楼,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但很快又泛起了温和的微笑:“穆昱北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了再出去吧。”

    晏唯一听到婆婆的声音,眼底不禁闪过一道讶异之色,心想穆昱北如此不待见赵家人,婆婆干嘛还要这样讨好他呢?

    不是自找苦吃么?此时,晏唯一在心里只替婆婆感到不值!

    更不想和穆昱北同桌吃饭,否则她真怕自己被那张又臭又黑的脸给影响得食欲水振,消化不良。

    穆昱北却知道,方瑶这是做给晏唯一和整人赵家人看的,即便只是佣人也不例外!

    否则,当年母亲又怎会被她害得众叛亲离?

    就是这个女人,用着最擅长的伪装,欺骗了所有人。

    “谢谢方姨,我已很久没吃过油条豆浆了,倒是十分想念那个味道。”穆昱北看着餐桌这边,眼中神色晦暗难测,在方瑶惊诧的神情下,缓缓走到了餐桌边,在晏唯一的对面坐下。

    晏唯一差点没将一口豆浆喷了出来,不知为何,她总有种错觉,穆昱北刚才那个“十分想念那个味道”是意有所指。

    而这个所指,是她极不愿意去面对的。

    她蹙了蹙眉,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没有看到,继续淡定地喝豆浆吃油条。

    方瑶看着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的穆昱北,微垂的眼底有抹阴狠之色划过。

    看来,这个野种比起穆向晴那贱人难对付多了。

    想到这里,她转身朝楼上走去。

    回到房间,方瑶先将房门反锁,这才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拔通了一个不在通讯录的号码。

    没多久,对方就接通了:“怎么今天想起我来了?”

    那头,声音带着一股子流痞之气。

    方瑶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声音却没有半点异样,只是有些急切地说道:“现在昊东什么都没有了,怎么办?你快点想个办法啊!”

    “赵宇雄是什么意思?”电话那头,声音突然正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