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你嘴唇怎么了?

    更新时间:2018-09-21 18:00:14本章字数:1535字

    然而,晚上的饭局还是取消了,梁宸的父亲因为公司被收购的事情,还没见到儿子就又赶了回去。

    接下来两天的拍摄还算顺利,晚上,南悦兮才躺在床上拿起剧本准备看,手机就响了起来。

    南悦兮偏头,愣愣的看着床头柜上蓝光闪烁的手机,一直没有去拿,可手机也一直响个不停。

    不耐烦了,正拿过来想关机的,却发现这个陌生的号码是国内的,诧异的划开接听键,“你好?”

    那边沉默了两秒,低沉磁性的声音即使隔得天南地北,还是冷冽而危险,“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接电话!”

    “言厉行?!”南悦兮咬牙切齿,他怎么会有她电话?还敢打过来!

    电话那头,男人语气淡淡的直截了当道:“明天吻戏,用替身。”

    “关你什么事!”南悦兮暗骂霍聿倾那个无间道,愤愤道:“我会把钱给霍医生的,再见!不,再也不见!”

    划断了通话,顺手关机,南悦兮觉得自己刚才很潇洒,总算解气了一回,不由欢快的吹了声口哨,却在下一刻听到阳台沉闷的低笑。

    南悦兮猛地一抖,一骨碌从床上翻过去,才从落地窗冒出头,一道黑影就从边上窜出去将她抱了起来。

    南悦兮攥紧的拳头,在熟悉的男人清冽气息里放松,齿关却越咬越紧,踢着睡裙下一双纤细白皙的小腿。

    “放开我!私闯别人的房间,信不信我报警!”

    “跟你学的。”男人冷道,将赤脚的南悦兮抱到床上放下,趁着她还没直起身又附撑下去。

    “你干什么!”

    南悦兮眯着桃花眼瞪他,可男人却毫不迟疑的,几乎是霸道狂狷的,就那么强势的吻住了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回生二回熟,男人的动作熟练了很多,长腿压制着她的,单手禁锢着她的一双手腕按在头顶,一只手还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松开齿关。

    南悦兮没想到这个男人能流氓到如此程度,早知道昨天就不该心软,直接一瓶子把他敲成白痴就没这事了。

    这个男人是她见过为可怕的男人,狂野霸道,力量惊人,最恐怖的是,她竟然无法对他造成半分的威胁。

    口中的男人气息越来越浓烈,腹中的氧气也越来越稀薄,南悦兮又急又怒又羞,红得像番茄的小脸上浸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扭着身子想要逃离这强悍的铜墙铁壁。

    可她越是挣扎,男人却越是凶猛,甚至还放肆的把粗粝的大掌伸向了她单薄的丝质睡裙。

    啊啊!这个男人是跟她一样吃错药了吗?那一晚高冷禁欲的柳下惠哪里去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

    南悦兮悔恨交加,唯有口中发出模模糊糊的唔唔声,表示她的抗拒,她今天没喝药,办不到……

    “悦兮?你睡了吗?”

    正在两人激战得大汗淋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是梁宸的声音,“我打你手机了,关机,你睡了么?悦兮?”

    梁宸很有耐性的敲着门,这对于此刻的南悦兮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火焰汹汹的桃花眼怒瞪着上方毫不餍足的男人。

    男人眯着狭长的黑瞳,里面也有火,不过却是赤裸裸的欲望之火,像是在传达着什么暧昧的讯息,让南悦兮不可抑止的脸红心跳。

    远处的暖橘色的床头灯映照下,小女人细嫩的小脸透着薄薄的红,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的引人垂涎。

    可外面的敲门声太扫兴,男人带着薄茧的指腹在她滚烫的晶莹耳垂上捏了捏,终于好心的松开她红肿得无法见人的唇。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像缺氧的鱼儿般贪婪喘息的小女人,浅绯薄唇勾着性感的笑,“把他赶走。”

    把你赶走还差不多!南悦兮狠狠瞪他,恨不得将他给一口咬死,却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的腹诽。

    要不是不想他被梁宸给看到,多惹出事端来,现在她就大声呼喊救命了,太欺负人了真是!

    “你……你先藏起来!”她爬起来扯着自己凌乱的裙子,就跟偷情被捉奸一般的心虚,推着纹丝不动稳如泰山的男人,“藏柜子里去!”

    言厉行凉飕飕的瞥了她一眼,非但不走,反而还犹自点了根香烟,慢悠悠的朝她吐了口烟圈,“做梦。”

    南悦兮:“……”

    房门还在被敲着,南悦兮咬了咬牙,只得先沉着小脸冲过去开门,“什么事啊学长,我睡得正香……”

    南悦兮边说边打哈欠,表演得惟妙惟肖,可梁宸却惊骇的盯着她的唇,声音有些变味,“你嘴唇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