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特别的迷人

    更新时间:2018-09-21 18:00:14本章字数:1508字

    “南悦兮。”

    男人曲着一条长腿撑着床头,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禁锢在胸膛逃无可逃,对上她怒瞪着他明亮得璀璨的瞳孔,薄唇缓缓勾勒起近乎轻蔑的嗤笑。

    “思想肮脏的女人,你脑子里除了情sè就是色qíng,我很困,吵醒我……后果自负!”

    男人说着就这么躺了下去,那么一个仿佛尊贵到高高在上,俊美到人神共愤的大男人,就这么澡也不洗鞋也不脱的霸占了她的大半边床?

    虽然他身上非但没有怪味,反而还特别的迷人,但是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额,不对!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乱七八糟啊啊啊!

    南悦兮抓狂的扯了扯长卷发,一溜烟的就要从男人身上翻过去,却被闭着眼睛的男人捞住纤腰带回去强行搂在了怀里。

    “喂!”南悦兮愤怒的推他,却被他咬着耳垂邪恶的警告,“再勾引我试试!”

    南悦兮:“……谁勾引你啊!”

    “你说呢?”男人勾唇,大掌隔着单薄的丝质睡裙摩擦,危险的温度在五月的深夜点燃,燥热难当。

    南悦兮脸红心跳的想,这个男人一定是个撩情老手,霍聿倾的朋友嘛,天下乌鸦一般黑,这个可恶的老色狼!

    南悦兮腹诽又腹诽,瞪着近在咫尺英挺的男人下巴,刀削斧凿的深邃弧度,不管正着看还是倒着看,都完美到无懈可击。

    天!她这是魔怔了么?不行不行,她要闭着眼睛念心经,这男人一定是妖魔鬼怪化身的!太可怕了!

    于是,在南悦兮提着神经警惕到极致的状态,时间分分秒秒的静谧流逝之下,还是抵不过滔滔倦意来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夜深人静,银色月光从半开的纱帘倾泻,如流水般温柔的覆盖在洁白的大床,映得女人晶莹无暇的肌肤愈加透明,脆弱得仿若一碰就碎的水晶。

    光线稀疏的幽暗里,男人冷峻的黑眸犀利如鹰,看了女人半响,缓缓的将臂弯中的小脑袋收紧,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清浅如蜻蜓点水的碰触。

    一瞬温柔,昙花一现……

    ……

    一夜无梦,当南悦兮再度睁开眼的时候,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伸手一摸,没有半分残余的温度。

    这男人!又不是没地睡觉,竟然学她翻墙来欺负她!最关键的是她竟然PK不过,南悦兮气得直锤床。

    她早上有晨跑的习惯,洗漱后到酒店健身房才运动了小半个小时,就有人哭哭啼啼的朝她跑过去。

    “悦兮!悦兮我错了,我现在才知道梁宸有多狠心!他不光让我流产,还要将我赶出晴天!悦兮,你知道我爸爸还生着病,妹妹还要上学,我不能离开啊,悦兮,我求求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

    邹玲利满脸憔悴的哭泣着,说着说着就直接大张旗鼓的跪在了地上,还可怜兮兮的给南悦兮磕起了头。

    邹玲利糊了满脸的眼泪鼻涕,额头还被她残忍的自虐行为迅速的肿起一个包,殷红鲜血汨汨流淌了下来。

    南悦兮惊呆,虽然现在健身房虽然没什么人,但眼前这种此情此景,还是很吸睛的,无疑就是她这个恶霸在欺负可怜的良家妇女。

    邹玲利知道她的生活习惯,是故意选择在这个地方来做这件事的,邹玲利蓄意而谋,不安好心!

    “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跟梁宸分手了,养不起你这个好助理了!”

    南悦兮刻意咬重“好”这个字,抓着颈间的毛巾擦着汗走下跑步机,尽快的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邹玲利本来还有一系列的后招,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么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不由呆滞了好几秒。

    分手?南悦兮跟梁宸分手了?他们分手了?!

    邹玲利盯着南悦兮走出健身房的窈窕背影,眸中燃烧着走火入魔的熊熊憎恨,立刻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

    “杂志社吗?我有个最新消息……”

    ……

    片场,南悦兮才刚下车,就被一群早就守在外面的记者给团团包围住了,孤身一人的她寸步难行。

    才安分了两三天,这又来了?

    南悦兮厌烦的皱眉,四处搜寻着保安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记者竟没人阻拦。

    可是她还没看到记者,就见到不远处的李敏勤,她正失望的摇着头,嘴型似乎在说,“可惜了”?

    南悦兮无语的唇角抽搐,在和梁宸分手之前,她就设想过今时今日的局面。

    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早死早超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