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撞破他们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0-26 14:40:15本章字数:1602字

    都说女人一生当中最美的时候,就是披上嫁衣,嫁给自己心爱男人的那一瞬间,夏璃终于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句话。

    今天,她即将迎来二十一年来,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她就要嫁给自己的心爱的男人赵一帆,望着镜子中化着淡淡妆容的自己,夏璃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幸福的微笑。

    因为不习惯浓妆艳抹,夏璃只是让化妆师给自己简单的上了一点粉底和唇彩,所以花费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就在化妆师退出去的时候,夏璃从梳妆台前站起身,提着裙摆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的她,只想见到赵一帆。

    因为婚礼是在教堂里举行,而夏璃所在的休息室在教堂外面的阁楼里,离教堂还有一点距离,所有宾客都已经聚集在露天宴会里,就等着婚礼开始,因此,长长的走道内并没有什么人。

    远远的,夏璃就看到了赵一帆的身影在眼前晃过,带着一抹着急,她轻声呼唤着赵一帆的名字,他并没有理会自己,夏璃跟着他来到了阁楼,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在阶梯上踩着。

    伸出双手想要推开眼前的房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夏璃脸上的笑容僵住,那声音,男的是赵一帆,女的,好像是……

    “赵一帆,你明明答应过我,你不会娶那个女人的,你怎么可以欺骗我?呜呜……”孟静怡靠在赵一帆的胸膛上,悲伤的哭泣着。

    看着怀中伤心哭泣的人儿,赵一帆心疼不已,轻声劝哄着:“静怡,你也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如果不跟夏璃结婚,怎么从她的手中骗取夏家的一切,还有她手上属于韩羽熙的股份,你乖,别闹,我不是说了,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夏璃那个蠢女人,我只是利用她。”

    “可是……”

    ……

    听着门内的一切,夏璃脑海里一片空白,身躯摇摇欲坠,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躯,冷,冷意遍布全身。

    夏璃眼眶湿润,眸子中充满了悲伤,刚刚,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的。

    里面的男人,一个即将成为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他们……他们怎么可能背着自己……

    夏璃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可是,门内传来的那些令人恶心的声音,却狠狠的打破了她的自我催眠。

    孟静怡!赵一帆!夏璃在心里千百遍诅咒这两个名字,恨不得他们这一瞬间从眼前突然消失!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深爱的男人迎娶自己,竟然只是为了自己在夏家的一切,而跟他密谋的那个人,居然是自己当成亲妹妹的孟静怡。

    眼前一阵昏眩,夏璃双手紧紧的抓着栏杆,泪水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这一刻,她心如死灰,灭顶的绝望将她紧紧的包围着。

    不知道过了许久,直到里面的人再次发出某些声响,夏璃的心就如同被刀剜了一般,疼得窒息。她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外,还能够听到里面两人呼吸交错的细微响动。

    赵一帆跟孟静怡平复着情绪,两人快速的整理着身上的衣服,赵一帆牵着孟静怡的小手,一脸笑意的打开了房门。

    夏璃回过神来想要转身离开已经来不及,她就这样将自己难堪的一面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中,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看向两人的视线模糊不已。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暧昧的味道,孟静怡脸上那一抹羞红,让夏璃心中最后一道防线彻底的崩溃,那糜烂的味道,让夏璃一阵反胃,随即捂着胃部,弯腰痛苦的干呕着。

    赵一帆跟孟静怡没想到会被夏璃当场抓奸,两人的神色慌乱,赵一帆慌乱的上前,想要触碰夏璃,却被她狠狠的甩开。

    “你别碰我。”像是触碰到洪猛野兽一般,夏璃冲着赵一帆愤怒的嘶吼着。

    泪水哭花了妆容,想到赵一帆跟孟静怡所做的一切,她只觉得一阵恶心,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赵一帆的话,夏璃哭的十分的悲惨,原来,他追求自己,甚至娶了自己,都是为了夏氏跟韩氏。

    想到韩羽熙亲手将韩氏的股权让渡书递到自己的面前那无怨无悔的态度,想到自己对韩羽熙的冷嘲热讽,甚至利用他从他的手中骗取让渡书的举动,夏璃哭的更加的厉害。

    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竟然被赵一帆像猴子一样耍的团团转,甚至不惜伤害那个男人,糟蹋了他的一片真心,是报应吗?

    “夏璃……”

    “你别叫我,赵一帆,我觉得恶心。”好不容易止住了胃部的恶心,夏璃挺直了身躯,愤怒的看着两人,一边笑着,一边哭着:“赵一帆,你骗我的好苦,我真没想到夏氏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还真是委屈你了,我的好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