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誓言」 ④

    更新时间:2018-12-29 23:17:09本章字数:2329字

    「对、对不起……」

    耳边传来慌乱的杂音,茶几上的杂物掉到地上。接着,我被打横抱起。摔门声,楼梯的脚步声,引擎发动声,一种接一种地传递到我的耳里。

    但我什么也看不见。

    「对不起……抱歉,对不起……」

    一路都是这样细碎的道歉。

    在车上的时候,他给什么人反复打着电话,但始终没有接通。最后到了什么地方,他与另一个人说了番话。

    「你不接电话——帮我,快!」

    「你在开玩笑?我刚刚才——啊,算了,这又是怎么搞的?」

    「……是我。」

    「真他妈狠啊……急诊得加钱。」

    那是个同样年轻的男声。声音的主人用有力的双臂接过我,将我放到一张有些潮湿的手术床上。处理伤口用了很长时间,但他的动作很老练。似乎是想让我不那么紧张,他手上忙着,嘴上与我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

    「我听说过你,你是他的新搭档。」

    「……呃,嗯。」

    「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做上一场手术,还没打扫干净就来给我找事了。床上是血,你不会在意的,对吧?处理得当不会感染的。接下来我要上药,会很痛,忍着。」

    话没说完,我就感到一阵灼烧的吃痛,先前淡化的触觉又敏感起来。我咬紧牙关,额头泛起冷汗。

    「你啊,也不要怪他。」

    之后,医生就不再说话了。

    我怎么会怪他?

    虽然,一开始猝然的惊诧里,着实夹杂着错愕与埋怨。但很快,它们就被困惑取而代之——即,他为何做出这种反应。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一定经历了足够多的背叛。

    以至于本能般的自保意识,在这样的一个女孩面前,仍深深地刻印在骨髓里。

    不过让我完全不去在意的理由,还是那并不严重的伤势。医生说我很幸运,长期的训练让我的反应更加敏捷,那一瞬间向后的闪退,恰好使利刃错开了我的眼睛,伤口也并不深。

    真是太好了。若我不再能看见这大千世界,我绝不愿苟延残喘。

    摘掉层层裹缠的纱布,我这么说的时候,仇缪的眼神很复杂。

    「至少我不希望你死。」

    「等等,我有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力吧?我天生就是残疾人可能也就习惯了,但如果后天拿走了我的感官我会疯掉的。真这样的话,我宁愿去死。」

    这就是我的生存方式。

    「我不同意。」

    你什么时候觉得有权掌握我的生死了,你是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吗?我生气地抬起头准备反驳,但当我看到他那一向带着笑意的眼上,就好像蒙上一层薄翳一般,忽然就说不出口。 

    又不是他的错——至少,我不怪他。

    总之,这幅表情让我看不惯。可想想看,今后他每当注视我的时候,势必会看到这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尽管我并不想追究,但我仍然这样说了:

    「这样吧,你做一件事我就原谅你。」

    「是什么?」

    「你干脆……不要再打理头发了,像文艺青年那样留个长发。想想就觉得好笑吧,以后我就可以尽情嘲笑你了——还有还有,把我的车还给我。」

    「好。」

    他的脸上恢复了温暖的笑意。

    而医生的地盘,我们之后去过很多次。那里很隐蔽,也并不宽敞,但被医生收拾的一尘不染,井井有条。

    有时医生也会来找我们。我们和其他干部一起插科打诨:泡吧、喝酒、打桌游什么的。

    医生教我人的要害都在哪里,怎样能保护住自己,怎样能在紧急状态救自己一命;或如何一击置人于死地,如何让人清醒地感受痛苦,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人的心灵恐惧。

    有机会,我都会一一实践。偶尔医生需要什么,或我见到有趣又反常的人体构造,我都会弄下来带给他。

    很残忍,很血腥,对吧?

    没有说过吗,我们是坏人呀。

    如此狠毒又恶劣的坏人们。

    难道你以为仇先生就是好人了吗?

    他亦是如此。每当我所折磨的家伙发出凄厉的惨叫,旁人都战战兢兢,远远地退到一边时,只有他静静地、笔直地站在我的身后,面色平静,心态平和,就像我当初认识他那样。

    如同电影那样扮演着典雅冷酷的反派角色。

    他也替我处理了许多在垂死挣扎时妄图反杀的小可怜。有他在,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一切都让人放心。自然,在必要的审讯时,他会扮演着温和派的模样。

    红脸白脸一唱一和,我们是天作之合。

    这样一来,我们在组织里的地位与日俱增。至于资金,我从来没太上心过。我没什么太大的花销,缺钱的时候尽管找他开口就好,他也基本不会过问我去做什么。

    我从未想过我会过上这样梦中的生活。机遇与风险并存,每天都有惊险刺激的事发生,应接不暇,却如此充实。这就是我要的自由,完全的自由。

    任何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都不是绝对的自由。

    而绝对的自由,会带来社会秩序的紊乱。

    那又有什么关系?

    法律与规则并没有在需要的时候保护我,相反,他们带走了我重要的东西。

    那么,我就没有去遵守的必要。

    「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是不是?」我擦拭着锃亮的枪口。

    「也许吧。」

    「自信点,这位先生。我发誓,我们永远不会无聊的。」

    我们接了个大单子,暗杀一位学术界知名的大教授。似乎和某个宗教组织有关,我不了解,但他们找上头开了大价钱,上头将任务交给了我们。

    好像姓谢,还是解……什么的,研究星星的。无所谓,我不在乎——不过好像很知名,我讨了个签名,说不定以后能卖个大价钱。

    出色地任务之后,仇缪告诉我,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资金去做些别的什么了。

    那时候,我正在摆弄着一把橙红色的电贝司。这是他先前送我的生日礼物——即使并不是那个令人伤感的日子,只是个借口——我很喜欢它,它和我的车很搭。

    我弹得并不熟练,每天都在制造新的噪音。

    「那你想做点什么?」

    我接果他喝剩一半的水灌了一口。

    「去哪里玩,或者……开一家店?要有商业头脑,不如开发一个新的经济来源。」

    「好啊,一家酒吧怎么样?」

    「唔,我倾向于茶馆什么的……」

    或许是因为长期动荡不安的生活,令他对静谧无比向往。但当时的我并不明白。

    「啊对了,刚上头说,有个东西让你今天送一趟。」

    「那我现在去。」

    我将拧上盖子的水丢给他,他单手熟练地接住,另一手拿着手机回消息。

    「会不会太晚了,我还是告诉他门你明天再去吧。」

    「安啦,没问题。」

    「好吧,注意安全。」

    他又拍拍我的头,我拨开了他的手。

    而后,当我明白了和平与静谧的价值时,一切都太晚了。

    晚的无可救药。

    - Oath 「誓言」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