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死吗?

    更新时间:2018-09-29 10:19:35本章字数:2111字

    戾无帝国。

    某茶楼。

    “当今天下七分,实则六大帝国分足鼎立,戾无帝国独大,七国至尊,殊不知戾无帝国疆域辽阔,戾无帝君治国有道,这才有了民生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戾无帝国可谓是七大洲最英明神武的统治者!”

    说书先生唾沫横飞,然,底下还是有一干众人争着沐浴“仙露”,静静聆听着。

    只见说书先生抿了口茶,醒木那么一拍,脸上皱纹耸动,眼神锐利,继续声情并茂地开启忽悠夸张爱国模式:

    “曾经七大洲之首的幻灵帝国如今也和众洲一样唯戾无帝国是瞻,王朝更迭,各代帝皇一代不如一代,日渐没落,而星海帝国与淮江帝国各自内战不断,外乱不休,沙漠帝国则千年来为正统血脉争执不休,各部落争斗不和,形同散沙一盘,隐者帝国虽有隐者联盟,却如同虚设,战事紧时无作为,光说不做,唯有戾无帝国,迎来最英明神武的君王,开拓疆土,纳贤良,引谏言,追谥忠肝义胆之士,这是盛世所向,也是民之所幸!”

    醒木一拍,底下听书的人面色涨红,神情激动,眼中似喷火,集体似得了魔怔,纷纷站立,砸杯摔剑,齐声高喊:

    “戾无帝国千秋万世!”

    “戾无帝国千秋万世!”

    “戾无帝国千秋万世!”

    “戾无帝国千秋万世!”

    “啪——!”说书人也摔碎了桌上的茶杯,高举着醒木,示意大家停下,待高喊声渐弱,他才开始又开始下一轮忽悠:

    “三大修者学院人才辈出,千年来为六大帝国贡献人才,为六洲维持安定镇守四方,千年前谷雨老人的预言历历在目,为了六大洲的安宁,为对抗北方部落那些蛮荒野人,防止他们冲出尸鬼森林,横渡万里杀海,各大洲需以戾无帝皇为尊,摒弃前嫌,各修者武者更需全面进入戒备,守护六洲,威震幻灵,留名青史!”

    “守护六洲!威震幻灵,留名青史!”

    “守护六洲!威震幻灵,留名青史!”

    “守护六洲!威震幻灵,留名青史!”

    “守护六洲!威震幻灵,留名青史!”

    又是一片气势凛凛的口头宣誓,茶馆里的人异常激动,纷纷摔桌子,跺脚,唾沫横飞,表情狰狞,恨不得要去撕碎某些人一样,而在场的除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始终静坐抿茶外,几乎所有人都狂暴起来,他微垂着头,一身黑衣,平凡无奇的黑铁面具几乎遮住面孔,只露出弧度完美而坚毅的下巴,以及一双幽深如寒潭的瑰紫眸瞳,无波无澜,无情亦无爱。

    他放下茶杯,茶香莹莹,茶气融融,修长莹白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扣,模样淡定从容,随后从癫狂的人群中离开,黑衣清扬,却不沾一抹尘埃。

    在场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来,也没有留意到他什么时候离开,至始至终都沉浸在说书人构建的癫狂世界里热血满满,无处可发,唯有成为众生敬仰的修者强者,忠心报国,或荣光一生,或枯骨无名。

    远空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环抱之间,朱檐碧瓦,雕梁画栋,檐飞宛溪水,窗落敬亭云,城楼高耸入云,犹如锋芒毕露的宝剑直插云霄,主城楼旁边,是四座副城楼环绕,戒备森严,雄伟装阔,在金色的阳光下散发着冰冷的金属色。

    他仰头,望着那象征着权力中心的城楼,瑰紫眸瞳变得更加深幽起来,不厚不薄的优美唇瓣轻轻吐出三个字,目光旋即柔和下来,鬼魅的紫色与灿烂的金色融在一起,盛满他的缱绻柔情。

    *****

    她望着蓝色的远空,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暖融融的,从五指间折射而下,她看见自己麦色的手指,纹路清晰的手掌,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放眼看去,偌大的广场黑压压的一群人,分成两大阵营,一个阵营衣衫华贵,长剑战斧铁甲,装备齐全,志得意满,自信勃勃的人,一个阵营是灰头土脸,风尘仆仆,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哭丧着脸的人。

    她恰好是那批哭丧着脸,活像贫民窟里逃亡的人中的一员。

    志得意满阵营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对着他们这批外来人指指点点,眼中不乏鄙夷之势,脸上的讥诮更加明显。

    “看看看,听说那没落大陆新来了一批土佬,这么一看还真土啊······”

    “看他们穿的什么东西,本小姐府里的奴隶都比他们穿的好,哈哈笑死人了,还来参加比试大赛,也不瞅瞅自己长得什么样!”身穿紫色罗裙,头戴金簪,妆容精致的少女捂着嘴,装腔作势地笑了起来,眼神一直瞥着身旁的男子,忸怩作态。

    另一个可能是她的追随者附和起来:

    “可不是嘛,这些土包子看样子实力也不怎么样,哎呀,看来又是一批送死的,就是可惜了这几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小妞······”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最后定在她身旁的少女身上。

    “瞎了你的狗眼!本皇女也是你能说道的!”少女也是暴脾气,看见自己被如此对待,就想挥鞭子,她想阻止,但是少女已经挥鞭而出,鞭子如同发怒的腾蛇,朝着那目光淫邪的男人门面而去,还未近身,却已经被一股无形的高气压生生震碎!

    下一秒,少女的鞭子已经化为齑粉!

    顿时,看到这一幕的来参加比试的修者均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看来没落大陆的土包子确实不行啊,也不知道招来干什么,浪费粮食······”

    “这你就不懂了吧,替死鬼啊,听说那些尸鬼很喜欢吃人呢,到时候······”另一个人坏笑起来,彼此的心思不谋而合。

    “哎呀,还皇女,在我们面前就算是土皇帝也得自称为奴才!”那男人手掌一挥,强大的气压扑面而来,眼看着少女就要被这股气压震飞,她皱了粥眉头,本想相安无事,可······

    眉头一皱,面容清绝,眸色微冷的少年一手将那强大的气压化为无形,抓住少女的衣领:

    “华舞天,你想死吗?”她声音冰冷,面无表情,华舞天本来还对他救了她感激涕零,继而为他触犯她的话感到愤怒,但是看到那张冰冷的脸,她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