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她到底在忙些什么?

    更新时间:2018-10-12 23:33:26本章字数:2121字

    顾云知道秦海清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得不提前退休,闲来无事,心思比以前敏感了很多,于是忙说:“妈,您别这么说,要不是您,我怎么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你女儿现在是M市三大企业之一利美集团的总裁助理,您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这个位置。”

    秦海清轻叹了口气:“我知道,妈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有多优秀,这也是妈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你呀,就像当年的我,对着未来总是充满向往又喜欢挑战,对理想的追求充满了雄心。但是女儿啊,妈就是一直止不住自己的雄心,不愿服输,拼命地花费自己,到头来却亲手毁了自己的身体,不然也不会早早的退休。”

    “还有,妈当年对你爸一直都是个普通的中学教师有过不满,还数落他不思进取。但你爸那老实人,也从来没为自己辩驳过什么。但是自从我生病了,我才知道,其实你爸才是家里的顶梁柱。那些年,妈一心扑在教研上,还费尽心思去竞争上位。你平时学习和生活上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你爸在张罗,我就只管开口指挥。我想啊,这些年要不是他一直在里里外外的操持着,我们家未必能有今天的样子。所以,小云啊,女人不要一直太强了,找到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平平静静的过一生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秦海清的一番话在顾云看来未免显得消极了,人生短短几十年,究竟能有多少时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而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面,我们又有多少机会能全身心地去为自己的人生狠狠的拼搏一番?

    只为理想,不计得失。

    如果只贪享眼前,多年后是不是会怨恨当初那个不曾奋发的自己?

    但是像秦海清当初那样豪情万丈的人,能说出今天这么一番话来,自是对生活有了更深的领悟。抬头看向高耸入云的帝业大厦,顾云心里浮现了一些未曾有过的思绪……

    **

    魏晨雨在木屋前来来回回的走动,又不时看向三楼的那个窗户。他很想知道叶蓁这几晚到底在忙些什么,平时都是十点左右熄灯的她,这几天都过12点了,灯还一直亮着。究竟有什么事能让她一直忙到这么晚?她的身体怎么能经受这样的折腾?瞧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向11点了,他知道她今晚肯定又准备熬夜了。

    在客厅沙发里打着瞌睡的梅子猛的一下惊醒,看了眼挂钟的时间,叫了一声“不好。”穿起拖鞋急忙跑向厨房,没走两步便看到窗外的魏晨雨似乎在不安的走动,还时不时的看一眼楼上。梅子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快速的转了几下,然后转过身朝屋外走去。她在魏晨雨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喊了声:“老板!”

    魏晨雨听到喊声迅速转过身来,向梅子轻喝道:“你这丫头,不是让你别这样喊吗?”

    梅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是叫着太顺溜了,对不起,晨雨哥哥。对了,你这么晚还不睡,在这儿晃来晃去的是干嘛呢?”

    魏晨雨轻咳一声:“没什么,觉得今晚的夜色特别好,就多看两眼。”

    “是吗?晨雨哥哥难得这么好兴致啊。这两天叶姐姐也好像睡得挺晚的,难道也是被这美丽的夜色给迷住了?”提起叶蓁,她故意把声调拔高。

    魏晨雨没吱声,一双手似是不经意地插进裤兜,没一会儿又拿出来,又再次插进去。

    魏晨雨的举动落在梅子眼里,她心想:明明是很在意人家嘛,偏要装作若无其事。

    想到这,她轻咳两声,然后说道:“今天晚饭吃得有点少,这会儿肚子有点饿了。好像叶姐姐今晚吃得也不多哦,吃了几口饭又急急忙忙地跑楼上去了。对了,幸好我之前做了些桂花糕,这会儿吃几块填填肚子正好。”说完,她看着魏晨雨明显变焦急的神色,心里偷笑了两声,但是脸上不动声色。

    她转身向厨房走去,边走边故意大声说道:“我去切几块桂花糕,然后再冲上一杯玫瑰花茶,女人吃这些最养生了。”

    梅子的脚步声渐远,魏晨雨再次看了看叶蓁所在的那扇窗户,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向厨房里面走去。

    梅子听到脚步声,赶紧把刚刚泡好的一杯玫瑰花茶放在那碟为叶蓁准备的桂花糕旁边,然后又大声说:“吃得好饱啊,这会儿又开始困了,我得赶紧回去睡觉,明儿还得起来做早餐。”说完,边打着哈欠边走开了。

    魏晨雨等梅子离开了,才慢慢地踱进厨房,看到桌上摆放着的桂花糕和玫瑰花茶,眼神一亮。他朝梅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轻轻勾了勾。

    端着桂花糕和玫瑰花茶,魏晨雨快步来到叶蓁的房门前,抬手准备敲门,转念又觉得唐突,这么晚来敲一个女孩子的门似乎不太妥当。几次三番,几乎要敲到门上的手又迅速缩了回来。

    一直躲在转角暗中观察的梅子终于忍不住快步跑过来,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魏晨雨不要出声,然后自己轻扣房门两声,又轻轻推了魏晨雨一把,在他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就逃也似的跑开了。

    房间里的叶蓁听到敲门声微微蹙眉,她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轻轻问了声:“是谁?”门外的魏晨雨没有回应。

    等了一会没见有人回答,叶蓁便收回心神,继续忙那份准备交给盛雅广告的稿子。

    白晳修长的手指迅速地在键盘上敲打着,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

    思路再次被打断,叶蓁心头涌起几分怒意,她看看电脑上的时间,11点15分,这么晚了,究竟是谁在恶作剧?她迅速将文件保存好,起身向门口走去。把门一打开,看到的却是魏晨雨那张稍显局促的脸。

    叶蓁微怔,自那天看日落以后,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魏晨雨。她心里其实已承认了这个朋友了,本来那天两人相处得还挺好的,只是不知后来他为什么突然和自己生疏起来。这会儿见他来看自己,心里是有欢喜的,正欲开口,魏晨雨却把托盘往叶蓁面前一送,抢先一步说:“那个,我来给你送夜宵,呃…不对,是梅子让我来给你送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