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森林里的寂静

    更新时间:2018-10-02 17:48:54本章字数:1522字

    漆黑的夜,寂静无声,灌木丛上布了一张大大的网,蜘蛛小鲁,麻木地织着他的那张网。这四月的夜,透着寒意。昨夜的雨,让森林里透着晶莹。小鸣趴在倒在溪水里的树干上,听着风吹着树叶,发出瑟瑟的声响。月光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大地,树影被月光映照的特别的大。看着溪水,小鸣呆目的静默着,脑袋中没有任何杂无,偶尔“哇。。。哇。。。哇。。。”地发出声声的叹息。在这青葱的岁月里,他茫然地不知所措。想不明白,也看不清楚,小鸣只是看着远处发呆,听着溪水汩汩的流淌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昨夜珍又是冷漠地用沉默告诉小鸣,离她远点。小鸣守在珍的门外,久久地木讷地呆立者,心中不停滴萦绕着她的最后一句话:“我睡觉了,你回去吧。”之后门轰然地关上了,没有丝毫犹豫。心中藏着的许多的话,一句也没说出口。在期望爱情就是全部的年纪,总有现实不停地残酷地锤击着他的梦,让小鸣在梦里惊醒。这就是这个年纪的无奈,无声的冷漠,努力却没有希望,看着残月如钩,无能无力,又无可奈何。小鸣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喜欢上珍。为什么珍总是不爱理他。他感受到了挫折,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木讷地默默地走到这远离人群的溪水边,呆呆地看着月光和湖水。

    蜘蛛小鲁终于织完了他的网,夜已深。“小鸣,来看看我的这张网,这是今天我爸爸刚刚交给我织的一种结构。”“小鲁,我不想去,你让我安静会儿,再说我就走了”。“小鸣,你是怎么了?”蜘蛛小鲁吐了根丝,荡到了小鸣的身边。“小鸣,来吃只蚊子。”小鸣,爱理不理的拿过来那只蚊子,没有走心的放入了嘴中,嚼了两下,咽到了肚子了。“小鲁,活着为了什么?”小鸣问。蜘蛛小鲁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最近总是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小鸣,叹了声气,又沉浸在一个人孤寂的内心世界里了。蜘蛛小鲁沉思了半天,“我爸爸说过,蜘蛛就是蜘蛛,做好一只蜘蛛的标准就是,织好一张张足够坚韧的网。而你吗,你想想做一只好的青蛙的标准是什么?“小鸣有气无力的说“我不知道。”“就是嘛,你都不知道,你又想不出来,这个又不是一时半会能想出来的,那就别想了,来跟我走。”说着就拉着小鸣要往他的网上去。“我不去,让我一个人待会吧?”“你就是墨迹,婆婆妈妈,遇到什么事情,就一个人在这发呆,鄙视你了。走走走!”说着就吐了跟丝,拉着小鸣荡到了他的网上。“你就在这躺着,看看我的战利品。等我去拿个好东西。”说着,蜘蛛小鲁就一个人爬走了,只见他爬到了树的一边,不一会扛着一个小袋子下来了。“来,尝尝。”说着就张开袋子,就往小鸣的嘴里倒。“呱。。。呱。。。呱。。。。。。。”小鸣被呛的眼泪横流,又满脑袋的火烧火燎,浑身舒畅,头晕目眩。“哈哈,这是我在芭蕉树心,用晨露和薄荷叶酿造的酒。哈哈,不错吧。“说着小鲁也来了一大口。“来,再吃只蚊子。”小鲁递给小鸣一只已经干掉了的蚊子。小鸣,吐着舌头,就往嘴里塞,囫囵吞枣的干巴巴的嚼着,就咽到了肚子里。“小鲁,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会酿酒了?那颗薄荷树你也敢去?你不怕蜘蛛巫奶奶打你?那可是巫奶奶每次祭祀用的。整个森林就那么一棵薄荷树是好的。要是被你弄坏了,你可就倒大霉了?你竟然还敢偷薄荷叶?“。“你就瞎猜吧,我可没有偷过薄荷叶,每年的祭祀,你没有看见么?那些小孩子,到吃薄荷叶的时候,有几个能吃下去的,都偷偷的假装吃了,然后都把薄荷叶带出来扔在祭祀场边的网兜里。现在每次祭祀用的网兜都是安排我编织的,最后的处理也是我来处理里面的东西,我只是收集一下那些薄荷叶罢了。”“但是。。。”“没有什么但是,哎,小鸣,别管那么多了,好喝么?”“好喝,那句话叫一醉解千愁,果真如此,我的脑袋现在又惊又怕又兴奋,你让我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什么了。哈哈,好兄弟。”喝着聊着,两个人都晕了,迷迷糊糊地, 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