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祭祀周

    更新时间:2018-10-03 21:58:06本章字数:2539字

    一年一度的祭祀周又要开始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森林里最忙碌、最热闹的时候。孩子们都不用再参加各种技能训练,可以轻轻松松地休息一周。蜘蛛巫奶奶提前一个月就安排蚂蚁小分队,到各个家族部落做通知准备。森林里的每个种族都有各自的安排。在祭祀周里蜜蜂准备饮食,青蛙负责保卫,蜘蛛负责祭祀安排,蚂蚁负责运输等等。而整个祭祀最神圣的部分就是吃薄荷叶,由巫奶奶带领大家祭祀天地,讲论历史,然后祈祷并吃薄荷叶。而这个环节也是小朋友们最痛苦的环节,他们讨厌吃薄荷叶。可是孩子们却不知道薄荷叶的珍贵。曾经,整个森林里,每个家族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薄荷树。蚊子和老鼠对薄荷树敬而远之。凡有薄荷树的地方,蚊子和老鼠都不敢去。薄荷树帮助大家远离了可恶的海盗蚊子,也远离的巨鼠的侵扰。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森林的上空,总是会萦绕一片呛人烟雾。森林,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上满大雾,什么也看不到。大家也渐渐的也发现,开始有蚊子在人们的生活区周围没有规律地游荡。巨鼠也会时不时的出现并且侵害小动物。薄荷树也开始不断的凋零,渐渐的只有今天森林中心,这棵位于神圣的祭祀地泉水边的薄荷树活了下来。

    明天就是祭祀日了,蚂蚁小分队,不停地运输着祭祀用的各种物品,小辛带领着这支蚂蚁小队,马不停蹄的一趟又一趟地往返在仓库与祭祀地之间。蜘蛛小鲁带领着蜘蛛小队在祭祀地,编织了大量的网在祭祀地的外围,做祭祀地的隔离带,并且编制了足够的网兜用于垃圾的存放。蜜蜂小吉的空中支队,将食物都空运到了祭祀地的储藏室。小鸣带着青蛙的队伍,在祭祀地到预警区做警戒。大家都不停的忙碌着,准备着明天祭祀的开始。

    太阳还未升起,今天的清晨特别的凉,水汽特别的重,空气中透着一层薄薄的雾。各个部落的大家长都带着部族的男人、女人、小孩早早就开始往祭祀地集中。除了蚂蚁小队和蜘蛛小队还在祭祀地工作外,小鸣的青蛙队伍和小吉的蜜蜂队伍都开始作警卫工作。小吉的蜜蜂队伍在预警区到森林边缘空中警备,小鸣的青蛙队伍在祭祀地到预警区之间警备。太阳渐渐升起,水汽开始慢慢地蒸腾,温度也慢慢地升起来了。大家熙熙攘攘地在祭祀地外围的休息区里休息,聊天,等着巫奶奶通知各个部族到祭祀地中。小珍也在青蛙部族的中间,和小伙伴们一起嬉笑着。小鸣正巧带着队伍巡逻到了休息区,嘻嘻嚷嚷的人群里,他总是一眼就能看的珍的所在。他偷偷地瞥着余光,使劲地看着珍,珍在那里笑的是那么的美。其实珍并不是最漂亮的女生,可是在小鸣的眼里,就是那么的特别,那么多独一无二。小鸣带着队伍正好走到了青蛙部族的旁边,刷。。。。。。。刷。。。。。。。刷。。。。。。。 一群女孩子,朝着他们大喊,哇。。。。。。。好帅。。。。。。。好帅。。。。。。。。小鸣收起了自己的眼神,和队伍一起在他们的夸赞声中,挺直了腰杆,向前整齐的走去。他心里再想,小珍会不会在看他?他忍不住又偷偷瞥了一眼小珍的方向,他看见小珍也跟着其他女孩子一样站了起来,只是她并没有朝着他们在看,而是微笑着扭着头和旁边的一个女生在说着话。“她微笑的样子,好美,她为什么没在看我们?”小鸣想。小鸣扭过头,继续往前走,只感觉到心脏在砰。。。。。。砰。。。。。。砰。。。。。。的直跳,心中又因为小珍没有在看他们,而有着些许的失落。

    随着蜘蛛小鲁的一声号角,祭祀地开了,大家开始跟随蚂蚁队伍的带领,各自开始走向祭祀地温泉边,那为每个部族安排的位置里。人群又熙攘了起来。小孩子的打闹声、哭声,大人们的谈话声,凡此种种都混杂在一起,唯有号角声一段一段地跟着节奏,穿透这嘈杂的声响,响彻到云霄。整个森林最神圣的祭祀就此开始了。

    巫奶奶拿着一根据说有千年的祭祀木杖,跳着祭祀的舞步,鼓声随着舞步的节奏响起。温泉涌起,巫奶奶随着一声长吼,用木杖指向温泉,温泉散开,飞散出水珠,划出一道彩虹,立在祭祀地的中央。各个部族的族长随着鼓声,齐声吼,绕着彩虹走了三圈,在鼓声中走到祭祀地的中央,坐了下来。巫奶奶,走到族长们的前面,面对着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身对着人群,族长们也跟着站了起来。巫奶奶用木杖指向天空,鼓声再次响起,族长们举起双手,一齐跟着巫奶奶仰望天空,长吼。。。号角随后跟着吼声再次响起,绵长而又浸人灵魂。人群也跟随着巫奶奶与族长们一齐站了起来,举起双手,长声嘶吼。每个人都被这种庄严而震撼,久久不能忘怀。这吼声中,透着的是森林的团结,传递着的是永恒的生灵之光。随着巫奶奶放下木杖,鼓声有节奏的开始慢慢低缓,吼声也跟着鼓声而慢慢停歇,大家都放下了双手,陆续地坐了下来。巫奶奶宣布:祭祀正式开始。

    祭祀仪式正式结束了,到了晚间就是森林游行,女人和小孩都被安排回到自己的家中,只有每个部族的男人留下参加森林游行。巫奶奶命令萤火虫小分队,引路,人群拉成一条长长的线,从森林中心的祭祀地开始,往生活预警区边界巡游,然后绕着边界巡游一周后回到祭祀地。萤火虫拉成了一条长长的灯带,人群在灯带下缓缓的前行。队伍前进十步,敲击一下鼓声,队伍每前进五十步,停顿下来,由巫奶奶做祷词,之后大家继续前进。整个森林拉出一根长长的亮带,安静到只听见熙熙的脚步声、和穿透天际的鼓声。青蛙小队在预警区边界不停的巡视,蜜蜂小队仍然在预警区到森林边界巡视。今年的祭祀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青蛙小队在巡视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蜜蜂小队只是在森林边界发现了几只海盗蚊子,他们在森林边界,一直没有进入森林。

    忙忙碌碌了一整天,森林游行完成后,祭祀仪式就正式结束了。人群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祭祀地,只有各个族的族长们留了下来。蚂蚁小分队和蜘蛛小分队开始收拾整个祭祀的场地。蚂蚁小辛带着他的小分队开始搬运祭祀用品到祭祀地的储藏室。蜘蛛小鲁带着他的小分队开始收拾祭祀地的网兜,果不其然,网兜里有着不少的薄荷叶,那些小孩子们还是受不了薄荷叶的味道。小鲁没有将所有的薄荷叶都扔掉,他又收集了一些比较完整的,要在薄荷叶枯掉之前,将它们酿成薄荷酒。蚂蚁小队,一件不落的将祭祀用品都运送到了储藏室。储藏室就在祭祀地旁边的一颗大树里面。没有人知道这个储藏室是谁建的,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储藏室存在了多久,也没有人问这些祭祀用品用了多少年,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小鸣和小吉依旧在外围巡逻,直到族长们的会议结束,小鸣和小吉才解散队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