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意外遇险

    更新时间:2018-10-10 22:27:02本章字数:3070字

    祭祀周结束了,集市也散去了,日子又恢复到往日的平淡。生活对于小鸣他们唯一改变也许只是,从查克叔叔离开后的每天清晨里,小鸣、小鲁、小吉、小辛四个人开始坚持起早起练剑。

    小鸣他们已经坚持了一周,每天都早早地起来练习剑术,锻炼身体,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小伙伴们知道了他们的活动。有不少小伙伴们主动地想加入他们,小鸣他们也乐于他们的加入,热情地带领所有想学习的小伙伴们一起学习剑术。迷茫的青春里,也许运动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小鸣也一扫长久以来的沉闷和骚动,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愈发的坚持,愈发的刻苦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小鸣的成长经历里,从来没有任何事情和目标,让他能够坚持,让他能够释放出自己的力量,直到查克叔叔带给了他们剑术。越来越多的小伙伴加入到他们中间,小鸣也感动了从来没有过的压力,并不是所有的小伙伴都能够坚持下来,也不是所有的小伙伴都能每天准时地参加,时间一久,很多坚持不了的人,都自动的退出了。经过一段时间,真正留下来的只有二十八个人,连同小鸣他们四个人,一共三十二个人。风雨无阻,他们三十二个人,每天都一起早起,一起锻炼,一起释放青春的能量。

    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不仅仅小鸣他们自己的剑术愈发的流畅自如,他们的身体也愈发的强壮。在小鸣、小鲁、小吉、小辛的带领下,他们的团队里后加入的小伙伴也都慢慢地掌握了基本的剑法,也渐渐地适应了锻炼的强度,并且养成了习惯。在小鲁的建议下,他们决定每天晚上增加一项训练,就是在围绕森林预警区跑步。

    渐渐地小鸣他们三十二个人成了森林里的一道风景,每天早晨他们是森林里起的最早的一批人,早早地就起来一起训练。每天的晚上,他们又会集中到一起在森林的预警区边界跑步,森林里就这么自发地产生了一股团结的力量。三十二个小伙伴就这么构成了一股坚强的团队,一起在这青春的岁月里用刻苦训练来是否青春的压抑与能量。

    森林已经和平了很久很久,现如今的森林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实在性的警备。虽然这些年,环境在恶化,空气变得糟糕,并且时不时地会出现一些流寇在森林里游荡并且和森林里的人产生一点小小的摩擦,但是都没有伤亡,只是一些小小的物质上的损失。所以大家都没有过分地在意这些事情。因此也没有引起森林里长老们足够予以重视,所以大家都仍然认为生活在一切祥和温馨的家园里,直到小珍的这次意外遇险。

    雨季到了,森林里几乎天天都有雨,小鸣他们的训练,因此也不能保证每天都进行。几场连绵不绝的瓢泼大雨之后,整个森林的树木就好似都长在了水里。每天的出行都只能乘着树叶所造的小船或者树枝捆绑的木筏。大雨破坏了很多人家的房屋,小鸣带领着大家无私地帮助着他们往高处搬迁。训练虽然停止了,可是小鸣、小鲁、小吉、小辛他们的团队却还在尽自己的所能,帮助着大家渡过难关。雨整天不分时间的下着,又一夜的狂风骤雨后,小鸣和小鲁他们在参加一次救援结束后,和小伙伴们划着木筏,路过了小珍的家附近,于是小鸣让其他小伙伴们都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到小镇将去找小珍打个招呼。小鸣在这段时间里,成熟了很多,也担当了很多。他不再像之前那么羞涩,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胆怯。这一阶段的忙忙碌碌,让小鸣没有任何空闲去想小珍,他也没有过多的勇气去面对小珍。所以他在这段时间里将小珍深藏在了心中,不去想也不去触碰。虽然不忙的闲暇时光里,他总是天天会期待着能与小珍偶遇,可是却从未有过任何的偶遇。他也想不到理由,贸然地来打扰小珍的生活,他不想再被拒绝,也不想再手足无措地面对小珍,也不想再回忆起之前在小珍面前做傻事的自己。可是今天正好路过这里,也正好有了这么一个理由来到小珍的家门口。所以他鼓起来勇气,来到了小珍的门口,敲起了门。敲了一下、二下、三下。。。依旧没有人回应。原本鼓起勇气的小鸣,在三下敲击仍然没有回应后,顿然内心砰砰地直跳,越来越没了信心。“这是怎么回事?小珍不想见我?。。。”小鸣胡乱地猜着。“算了,我还是走吧。”小鸣心里嘀咕着,内心的本来满满的勇气似乎都没有了。小鸣刚跳上了木筏,正要划走。门打开了,只听见小珍用嘶哑的嗓音叫到:“是小鸣吗?是你敲的门么?快进来吧。”小鸣转过身,看到了小珍扶着门站立在那里,脸肿了起来,拄着一根拐杖。“是我敲得,我刚好路过这里,想到这里跟你打个招呼就走,小珍你的脸怎么肿了?嗓音?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鸣问到。“进来说吧!”小珍答到。小鸣跳上了台阶,走到了小珍的旁边,伸出手扶着小珍进了屋子。“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小珍?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鸣焦急地问到。“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前两天下雨,我在树上摘果子,突然摔了下来,跌的这个样子?”小珍敷衍的回答到。“不!可!能!”小鸣坚决地否定了她。“你到底在哪里跌的,哪棵树上?”小鸣又强逼着问到。“我。。。我。。。我。。。就在。。。就在。。。呜~~呜~~呜~~~”小珍委屈地大哭了起来。一个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没有那么坚强。小鸣一看小珍哭了起来,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地问:“到底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快告诉我!”小珍哭的更大声了。小鸣见小珍哭的更厉害了,就收了自己的火气,不再如此激烈的动怒了。他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等待小珍心情的平复。“是蚊子和蜈蚣,他们一共五个人,蚊子共有三个,蜈蚣有两个!”小珍收了哭声,对小鸣说到。“怎么会有蚊子和蜈蚣?你在哪里遇到他们的?”小鸣问到。“在预警区外!”小珍回答到。“你怎么会跑到预警区外面?那里远离生活区,你没事往那里去干吗?”小鸣问到。“我去捡螺壳的!前天我和小玉两个人去捡螺壳,你知道咱们生活区这里基本上都被我们几个人踏遍了,于是我就提议一起往远处走走,然后我们就过了预警区来捡了。那里果然有很多,很美丽好看的螺壳,我们在那高兴的捡着螺壳,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飞来了三只蚊子,他们不允许我们捡,他们告诉我们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任何东西都是他们的,我们必须拿粮食来换,否则不准走。我们当然不会答应,这里哪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就是流氓。他们看我们不配合,就开始骚扰我们,在我们周围飞来飞去,还用木棍驱赶我们。我们就捡起石头就开始反击,打他们,并且一路地往回跑。哪知道,跑着跑着,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我们被突然出现的两只蜈蚣堵在了路上。他们一前一后,堵住了我们,把我们逼迫在中间。就在这时突然,那三只蚊子,突然地冲向了我,把我抓起来,在空中荡来荡去,我害怕极了。蜈蚣抓住了小玉也是一顿的打。他们在空中把我抛来抛去,之后把我摔在了地上,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小玉,也被打的不轻,蚊子和蜈蚣打完我们,就放了我们,告诉我们,永远都不要再踏入这里半步,这里是他们的地盘。然后他们就哈哈大笑着一起离开了。小玉扶着我,我们两人惊恐着,哭泣着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多么希望从这噩梦中醒来,一切都是假的,可是疼痛是真实的。小玉就这么拉着我,我们两人就这样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家中。”小鸣再也不能压制自己的脾气,他猛地敲击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咬牙切齿,他已不能忍受这样的流氓。“你有没有去,报告一下长老?”小鸣问到。“我没有。”小珍答到。“我知道了。”小鸣回应到。小鸣站起身来,走到小珍的身边,看了看她的伤口,安慰了小珍,让她不要再出去乱跑,好好的休养,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让人通知他,他也会经常来看她的。之后跟珍道了别,就跳上木筏离开了小珍的家。小鸣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划着木筏径直地往长老家去。他来到了长老的家中,跟长老讲了小珍的情况,长老意识到情况的严重,告诉小鸣,让小鸣先回家,晚上他会召集所有的长老开会并详细了解情况。小鸣便离开了长老的家,去找小鲁,小吉,小辛他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