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农村套路深

    更新时间:2018-10-10 10:21:25本章字数:2407字

    顾小辰呵呵笑道,仍然是一脸的阳光灿烂。

    只不过他这话听得沈岳瞪大了眼珠子,连忙假装没听见的别过头去。

    “流氓!”

    听见顾小辰准确的两姐妹的胸围报出来,袁冰清一张脸冰冷得吓人,狠狠瞪了眼顾小辰,拉住小妹就要上车。

    袁玉洁则瞪大了眼睛,一副我服了的表情。

    也就是这时候,乡村马路上开过来一辆油三轮,开车的是个憨厚小伙子,一脸鼻涕眼泪的。

    从悍马车旁经过的时候,小伙停下车刷的蹿下来,径直就跪在了两姐妹身前,不断磕头,嚎啕大哭,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

    这一幕让袁家姐妹都吓坏了,顾小辰和沈岳同时冲了过来。

    接着,几人的目光同时一凝,就看到三轮车的后斗里,正有一个席子包着的中年男子。

    那男的面色白的吓人,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而他的右腿,膝盖以下空空的。

    一截明显像是撕裂的裤管正滴滴答答流着鲜血,一片狼藉。

    “啊!”

    袁家姐妹吓得抱在一起,司机沈岳挡在了她们跟前。

    “大哥,求求你……这车快没油了,求你借俺点汽油,俺叔被黑瞎子咬伤了,要送到县城医院……”

    那看起来一脸憨厚的小伙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断断续续的哭声,让众人明白了事情原委。

    “还愣着干嘛,抽油啊。”

    让顾小辰惊讶的是,居然是袁冰清第一个醒悟过来,然后一脸急迫的朝司机喝道。

    “袁总,我知道了。”

    沈岳连忙接过小伙子车上的管子,抽了一部分汽油过去。

    “小哥,你别急,你叔还活着。”

    袁冰清颤抖着手伸过去,在那个昏迷男子鼻端停顿一会,而后松了口气走了回来,跟着紧急道:“你快把你叔送去医院吧,要不是怕移动伤者,我们就送你过去了!”

    “恩人呐!“

    小伙“砰”的一声又跪了下来,头对着地面“砰砰砰”直扣,跟着嚎啕大哭:“姐,求你救救俺叔!俺们都是小石村的百姓,俺和叔进山摸山药,碰到黑瞎子,要不是俺和俺叔命大,就都完了。”

    “俺们家穷,送到医院也没钱,不过俺们有这个。”

    说着,小伙子哭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丝绸裹着的东西,解开后,露出一截褐黄色,环纹细深,根茎细长的人参。

    “这是俺刚刚在山里挖来的山参,就是为了这玩意,俺叔愣是让那黑瞎子给咬了一口……呜呜,这可怎么活啊……俺家穷,到了医院也交不起钱,就靠这玩意救命了。”

    “几位一看就是城里来的富贵人家,这山参俺们也不多要,就要个几万块,给俺叔先垫个医药费什么的……”

    小伙越哭越伤心,几乎令闻者落泪,小丫头袁玉洁第一个忍不住,也跟着呜呜啜泣起来。

    “姐,他们太可怜了,咱们帮帮他们吧。”

    袁玉洁拉着姐姐的衣角,露出可怜兮兮请求的表情。

    “小玉你别急啊,我看看。”

    袁冰清看着小伙哭成泪人,又看了眼车后斗躺着昏迷不醒的伤者,咬咬牙,将小伙手上的野山参给接了过来。

    她和妹妹都出自富贵家庭,野山参这玩意倒也常见,辨认一番,她咬咬牙,将野山参重新包起来。

    “沈岳,拿五万块钱给他。”

    她能认出来,这野山参不像是假的,估计最少都有二十年年份,再综合眼下的情况,当即毫不犹豫的决定施以援手。

    她是商人,给了钱能救人一命,又能收获一株品相不错的野山参,这买卖做得。

    小伙子一听,顿时喜悦无比,再次磕头,抹着眼泪感谢:“姐,太谢谢了,恩人呐,好人啊……”

    不远处,顾小辰嘴角一勾,心中暗道有点意思。

    袁冰清接过钱,刚要把钱递给小伙,手腕就被顾小辰给抓住了。

    “等下,钱给错了。”

    他淡淡一声。

    “嗯?”

    袁家姐妹都愣了下,袁冰清下意识问道:“那该给多少合适?”

    “我看嘛,给个1000块钱差不多了。”

    顾小辰瞄着她收起的野山参,笑嘻嘻一声。

    此言一出,所有人色变。

    袁冰清倩脸一寒,后退几步,故意做出一个保持距离的动作,随后冷斥:“这个时候请你不要故作幽默,你这么做并不好笑!”

    袁玉洁同样睁圆了美眸,蹙眉失声道:“人家就靠这野山参换了医药费救命,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只当顾小辰是借机刁难那小伙子,想利用压价显示自己的聪明,让她们姐妹得到这一株野山参又欠他一个人情。

    或者他根本就是想让本姑娘对他高看一眼?简直太混蛋了!

    袁玉洁满脸都是失望,鼻子一酸,将自己身上所有钱都掏出来:“小哥,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你快点把人送到医院。”

    顾小辰眉头一皱,开口道:“什么情况你们都没了解清楚呢,就当滥好人了?就没想着被人骗了?”

    “骗子?他叔都这样了,你还说他们是骗子?你心也太冷血了吧!”

    袁冰清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对他的厌恶更深了。

    “顾小辰,我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

    袁玉洁同样咬牙一声,之前还对这个长着一双好看眼睛的男生有莫名好感呢,没想到心思居然这么龌蹉!

    顾小辰听到两女的责骂反而笑了,弯下身子,捡起一块石子。

    “我数到三,你不起来,可别怪我。”

    顾小辰慢条斯理的朝车后斗上躺着的男人说了一句。

    憨厚小伙当场色变。

    继而露出悲壮愤怒的表情,冲到顾小辰跟前,两眼通红咆哮道:“你想对俺叔干啥?”

    袁家姐妹都惊呆了。

    就连在兵营里锻炼出来的沈岳都皱了皱眉,暗道这年轻人当真荒谬,旁人碰到这种事,不同情也就罢了,居然还在人家伤口上撒盐。

    “我干什么?”

    顾小辰笑的更欢快了,屈指一弹,小石子如利箭破空一下弹了出去。

    紧跟着就听一声哎呀的惨叫,还挺大声,那原本躺着车后斗的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跳了起来。

    就好像诈尸一样,袁家姐妹当场吓得抱在了一起,保镖沈岳更是瞪大了眼珠子。

    “这人造血浆哪买的,还挺真实的。”

    顾小辰呵呵一笑。

    此时,袁家姐妹就看到原本昏迷的男人跳了起来,半倚在车栏边。

    一只右脚踩在地面,另一只脚空荡荡的,露出一截早就截了肢的左腿,上面血迹斑驳的,裤脚还滴答滴答往外渗着鲜红的血液!

    “姐,他半条腿早就没了!”

    袁玉洁一声尖叫,彻底傻住了。

    袁冰清也懵了,她虽是中原省出了名的美女总裁,做生意的手段老辣到让无数人五体投地弯腰佩服,可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骗局。

    谁说城里套路深的?我看这农村里的套路,才是一环扣一环吧!

    袁冰清彻底无语。

    意识到骗局被拆穿,那个憨厚的小伙瞬间阴沉下脸,贪婪的望了眼袁冰清手里提着的钱袋子,与此同时,假装他叔的那个瘸子扯起嗓子爆吼一声:“都他妈别动!”

    沈岳瞬间头皮发冷,惊愕的看着那瘸子不知哪里摸出一条土制猎枪,黑漆漆的枪管对准了袁家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