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阵眼

    更新时间:2018-10-31 00:00:00本章字数:2004字

    顾小辰看看眼前的阵法,不管怎么说都要硬着头皮闯一闯的,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这个阵法中的阵眼。

    每个阵法都有一个支持运转的核心,只找到这个核心并且进行破坏,那么接下来就能够在这个阵法当中平安无事,否则的话一定会受到危险。

    幻阵无非考验的是心智,只要心智坚定的人就一定能够过去,至于后面还有一个杀阵,这个阵法就比较麻烦,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的。

    顾小辰就像是逛自家后花园一样,一脚踩上了那些飘忽的红绸布,下一秒钟就感受到四周变得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没过一秒钟周围竟然露出了点点星光,这些星光越来越亮,慢慢的聚在了他身边。

    他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脚下,竟然是万丈深渊?而她竟然只是踩到了一片云朵之上,似乎只要稍微的动一下就会跌落悬崖一样。

    脚下的云朵像是自己有意识,慢慢的飘了起来,然后快速的带他到了一个宫殿的门前,顾小辰到目前为止意识都还是非常清晰的,只是当宫殿的大门打开的那一刻,里面的金碧辉煌,差点闪瞎了他的眼睛。

    接着一个他看见了叶墨,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叶墨竟然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的薄纱,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叶墨脸上带着诱人的笑容,一点一点的贴近他的身体,不断的在她周围扭动显摆着自己的腰肢。

    就像是柔弱无骨的水蛇一样,顾小辰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已经找不到卡丘的身影,眼前这一幕真实的状况,让他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叶墨的撅着自己的红唇距离他越来越近,就在快要把唇瓣印着他唇瓣上的时候。

    顾小辰伸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有些嫌弃的慢慢握紧,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鄙夷,“用这种方法就想要困住我,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一点,找什么来对付我不好偏偏要找一头大蛇,一股的腥骚味扑面而来,离得老远怎么够闻到了。”

    他手指微微一动,在空中直接画了几笔,聚集自己身体中的真气,等到他画完之后,贴在了眼前这个叶墨的身上,下一秒钟周围的景色全部都变了,他还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

    而在他的面前,一条水桶粗的长蛇,浑身散发着糜烂的气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卡丘这个时候也从后面扑了上来,围着他转了两下,“还好你没事,刚才在后面叫了你好几声,你都不搭理我,偏偏我又不能过去帮你,我要是帮你的话,会导致你也会受到反噬。”

    顾小辰这才觉得这个古墓越来越有意思了,里面东西竟然这么危险,而且很多都是他没有见过的,就像刚才的这个阵法,他一直都站在原地,可是在记忆当中,他记得自己明明已经走上前去了,难不成在刚才的时候他就已经中招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察觉到而已。

    顾小辰思索着这件事情,一时间并没有说话,接着察觉到身后有一丝的异动,他下意识的往旁边侧开身体,可是他躲得再快手臂还是被划了一条伤痕,直接稍后的卡丘可是已经变成了一个男鬼的模样。

    手中的武器则是他手中的毛笔,上面正带着点点血液,男鬼青面獠牙,脑袋却是歪歪的搭在脖子上,看样子死之前应该是被别人给累死的,要不然就是被人扭断了脖子,不然的话不会是这副模样。

    先遇到一个女鬼又遇到一个男鬼,这个男鬼的武力值明显比那个女鬼高一点,怨气也多一点。

    顾小辰退后两步,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大意了,没有想到这个阵法竟然就像是九连环一样,一环扣着一环,所以说他也不清楚到底哪一次才是真正的走出去。

    脸色有些难看,手中掐了一个手决,一个转身丢了出去,“巫篆,火焚!”

    男鬼嘴巴里面发出赫赫的声音,就像是破旧的风箱,发出那种刺耳的让人不舒服的音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

    “丑八怪,叫的难听死了,真是不知道像你这么丑的东西,出来的都不怕吓到别人吗?”

    他一边说一边快速的靠近,刚才的那一击,他明白根本不可能将眼前的这个怪物给消灭掉。

    果然随着火焰向他包围,只见男鬼将手中的笔快速的甩了几下,所到之处火全部都熄灭了,而且一股冰寒的气息息来。

    没想到这个男鬼倒还有几分本事,卡丘现在根本不在这里能靠的也只有我自己,只是这个阵法一环扣着一环,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才行,不然就会是一直被动的状态。

    顾小辰快速的上前,手上必须是血液就像是金光一样,这些金光看起来软绵绵的世界上非常的锋利,哪怕是用剑也是没有办法斩断的。

    不过等到这金光接触到男鬼的身上,只是将他的手臂滑下了一个浅浅的伤痕,里面竟然流出了一些黑黄的液体,只是那些液体究竟是什么东西一时间也不太清楚,只是能够感受到那种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顾小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东西还真的不太好,对付身体极其的坚硬,这样下去想要打赢他,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不过像这种鬼屋都怕阳刚的东西,顾小辰想到这个连忙退后了两步,双脚抵在墙上,快速的在空中画下了一个符咒,这个方法还是以前在一本书上得来的,其实跟道家的方法很像,她是一个巫者,某些角度来说和道家确实有相似的地方,制服鬼怪这种东西,还是用符篆这样的方式来的方便一点。

    只见的金线慢慢聚集成一团,似乎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画面,将中间的那个男鬼紧紧的缠绕在里面,很快的那种赫赫发怒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就在他准备拿到上前去削下他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