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新的住处(下)

    更新时间:2018-10-16 21:36:51本章字数:2004字

    “怎么了?你不是要找住的地方吗,我看你一个人好像也没什么钱,这里虽然条件差了点但好在可以住人,而且便宜啊。”柳依然天真无邪的看着月夜,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这女人,故意的吧?月夜脸皮的抽搐依旧持续,好半天才深吸口气,想要发火,可面对柳依然那张柔嫩的脸蛋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见到他这样柳依然好像也想到了什么,急忙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他,“你…你不会以为我要带你去我家住吧?”

    月夜没说话,谁让自己倒霉呢。

    “算了,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以前也不是没住过…”在脏在差的地方月夜也住过,也不差这一两天,过一阵子再说吧。

    想想自己一个翩翩少年钱也不差竟然在这破地方住,实在不爽。没办法啊,柳依然在旁边,看起来也是出于一番好心。

    “好吧,我住!”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来。柳依然笑了,“好,另外,这些学习资料给你,自己好好复习一下,学校制度是很严格的!”竖着手指教育月夜的样子也很有气势。

    几分钟后柳依然已经走了,给了月夜一把钥匙就走了。留在月夜一个人站在那里感受着冷风的侵袭…

    “啊~~~作孽啊作孽啊!我干嘛要闲着没事当学生啊!!”

    月夜的房间位于五楼04号,说是租房不过每个人的钱交给柳依然就可以了,她似乎和这里的房东认识。

    进来以后月夜才发现,这里几乎都是租户,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月夜在找门号的时候甚至看到了一对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青年男女从自己身边经过,那头发染的,跟叫魂儿似的!年龄似乎还比自己小呢。

    而且,这俩人路过自己的时候还在月夜肩头撞了一下!可还没等月夜说什么那青年带着一副嚣张的嘴脸回头瞪着月夜:“眼瞎啊你!走路不会看着点!”张牙舞爪的样子好似自己是混社会的,甚至没给月夜回话的机会带着那女孩转身离去,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这要是月夜之前的性子,早就上去一撇子扇死他了。不过现在不行啊,这里是华夏。而且现在自己还和国安局有了些关系,行为做事应该低调点,对,低调!

    找到自己的房子可算是走了进去。

    本以为房子里也是破破烂烂的月夜错了。

    “咦!?”房间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乱和脏,反而十分整洁!无非就是因为无人居住太久了有些灰尘,可四周摆放的家具却十分工整。

    “不错啊。”月夜惊讶的打量着四周,随后露出了满意的笑意。

    “看来柳依然还真没糊弄我,不错不错。”满意的月夜也是来了干劲儿。放下行李打扫起来。

    要说他的打扫方式也很特别。

    站在房子中间,吸气,提气。意念一动,白色真气于双掌喷涌而出,看似威势,可却十分柔和。

    环绕身体一圈后再月夜双手的控制下向四周扩散,逐渐变成了淡淡的光点,而房间内的灰尘竟也被那些光点尽数吸收。

    细微入至的控制,如鱼得水般的操作,做好这些月夜却仿佛一点力气都没用。

    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房间内的灰尘已经被清扫干净。

    而那些光点也最终带着灰尘飘向窗外。

    “呼。”长出口气,望了望自己的双手,淡淡一笑:“黄阶的真气控制倒是得心应手了。”

    每一个修真境界都代表着实力的提升和进化,真气本质也会发生改变。尤其是到了地阶的时候,据说真气已经到了转化的地步,甚至可以召唤本命战兵,可那些对现在的月夜来说有些遥不可及。

    无论他近年来如何修炼如何感悟,也都无法突破玄阶。

    “只是玄阶而已,为什么这么麻烦…”皱眉苦思也不得其解。月夜曾经甚至耗费过几个月的时间进行闭关感悟,但都一无所获。

    修为的突破不仅需要自身的天资,也需要时机。

    房间不算太大,卫生间卧室再加上客厅也就没什么了,厨房是没有的。位置倒是还不错,白天应该可以照射到阳光。

    在整理一下也就差不多了。

    月夜倒是有些感激柳依然了,殊不知柳依然现在已经快乐开了花了。

    “噗嗤,这笨蛋。”洗好澡出来的柳依然只披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想想月夜刚刚的表情就感到好笑。其实她有让月夜住到自己家里的习惯,尤其时听到顾小北让月夜住到自家的时候。可一想有点不太好,自己是老师人家是学生,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对谁都不好。

    因此也只能给月夜安排了那么一个地方。

    但其实月夜并不知道,那栋破烂的小区对柳依然来说算是个不算太美好的回忆。

    时间来到夜晚九点整,天色一片漆黑。

    崇海市东南方,一栋位于海岸附近的高档别墅内正灯火通明,即便夜色降临,这里的守卫也让人胆寒。

    “你确定?”一个中年男性正看着面前的青年,脸庞线条分明,十分严峻。

    青年点点头,一瘸一拐的缓缓上前,有些愤恨的讲道:“绝对没错!我亲眼所见绝对是真的,父亲动手,万一他对我们不利…”

    中年人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讲话,左右思考后神秘的一笑:“世哲,不急。如果你说的那人真是‘那个’的话,我们不但不能惊扰,反而要讨好。”

    刘世哲一愣,“为什么?”

    中年人呵呵一笑,神秘莫测的脸上现出道道锐色,“世界上有能耐的人不多了,凡是这样的人,我们就必须要利用起来。”

    刘世哲思考一下,虽然心中不甘,但还是低下了头。中年人再次说道:“世哲,别灰心,我最近有事儿出去一趟,这事儿就交给你办吧,如果他真的是‘那个’记住,一定不能轻易动手。但如果不是,你就自己解决好了。”

    刘世哲失落的眼中重新焕发光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