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这一天

    更新时间:2018-10-21 18:36:27本章字数:2020字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体内真气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可每次出现都会爆炸开来,仿佛那面粉遇到了火苗。

    不多时,整个房间已经被染成了一片纯白色!

    走火入魔的基本表现,如果期间不进行制止,修炼者本身将会因为真气不受控制的外放虚弱而亡,又或者由于真气的暴动而身体炸裂身亡,无论哪一种月夜此时的感觉已经让他濒临昏迷。

    不行!

    猛地,月夜昏昏欲睡的双眼刹那间又睁开了。

    咬着牙,布满血丝的双眼上多了坚韧。

    他没想到急于突破反倒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但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后悔了。什么突破,什么玄阶,统统抛在脑后!

    此时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额——”喉咙里由于用力而发出不规则的声音,想要运转真气可却完全不受控制!

    体内真气已经流失了十分之三,可是……却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反而真气的消散速度更剧烈了!

    情急之下,月夜抄起桌上的茶杯向自己头部敲了过去。

    啪——

    头部顿时破了个口子,鲜血也随之流出,月夜的精神也随之精神起来。

    真气没办法控制,可再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

    心中想到了很多办法却根本无法实行,他已经可以感受到体内真气暴动,再继续下去非爆体而亡不可!

    突然,他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依旧有风险。

    办法很简单,就是主动释放体内真气,真气虽无法控制可开关闭合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虽然自己有可能会因为虚弱而亡,但总比身体被炸的满屋子都是强多了。

    说做就做!双眼瞳孔凝聚,一股强横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快来。

    “放!”随着一声狂吼,真气外放的速度加快了一倍之多!

    整个客厅的物件都不停的反转起来,最后,两边玻璃轰然炸裂。白色的真气顺着窗户猛地向上攀升!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被什么人看到了,命才是最重要的。

    随着主动释放真气,月夜的感觉的确变得轻松不少,可危机还没有解除。他必须要在释放真气的同时留下一部分来稳住身体传来的虚弱感。

    此时的月夜就仿佛一个充满了气体的气球,放气的同时还要表面是否损伤,哪怕有一点点的损伤都会导致气球炸裂。月夜的身体也是如此。

    只是——随着月夜真气不断地释放,他却没有料到外面的情形。更没有料到自己今天的走火入魔回带来哪些后果。

    此时从外面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大团白色异样的气流不停升空,最终凝聚在了天空中的云彩之上,甚至还没有尽数散去。

    很多眼尖的普通人们都发现那并非云朵,一时间,附近的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这一幕。

    没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大多数人都还以为是什么气体变化,并没有注意到这白色气流是从哪里传来的。

    可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家中,刘世哲看着面前一字排开的几名黑衣人,脸色凝重而有些发狠,身边一名中年男子冰冷的低头说道:“少爷,这些就是老爷派给你的人手,一共四人,其余的都被老爷调走了,但他们也绝对都是佼佼者。”

    刘世哲满意的点点头:“嗯,不错。总归要试一试他才行——咦?那是什么。”

    忽然,刘世哲被窗外远处的奇异现象吸引了过去,不由得睁大双眼看了过去。

    此时那边的异常更是壮观。白色的气流仿佛烟雾一般唰唰的向上涌出。与那云层汇合,竟然形成了一片颜色奇异的云彩!规模不大,但却遮挡住了大片阳光!从那云彩中传来一股莫名的压力!隐隐中,刘世哲似乎感到那云中有什么动物在咆哮!

    “这.....这是——”刘世哲张大了嘴巴。

    身后四名黑衣人也都不可思议的看了过去,每个都是面色大变。旁边的中年男子冰冷的表情上也浮现出惊讶。

    此时,几个半个崇海市的人都见到了这奇怪的一幕,那莫名的压力让所有人的脸色变得很差。

    柳依然刚从教室里出来,也是被那一幕吸引,随着学生们一同惊讶的看了过去。

    那是什么?柳依然心中感到诧异,可却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那奇怪云层下方的气流的位置——似乎和自己家有些近……

    学校办公室里,教导主任正拿着一张照片仔细看个不停,眼神时而兴奋时而诧异。当他回过头去,也是被那奇怪的一幕吸引了过去。只是他原本冰冷的脸庞变得更加深邃。

    ——视线回到这里。月夜没想到,自己的一次走火入魔竟然在整个崇海市掀起了波澜,更没想到今天的事情会为整个崇海带来怎样的变故。

    此时的月夜依旧满脸苦色,额头冷汗不停流淌,真气被释放了一大半,而他的意识,也终于要坚持不住了……

    与此同时,宋凝才从家中走出,背着背包暗骂自己昨晚喝太多了,这已经过了上学的时间了!可刚一出门他就愣住了,惊讶的表情面对着不远处那一幕嘴巴都长大了。

    “我靠,太壮观了吧!”感叹的同时他忽然觉得不对劲,那白色的东西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惊讶的表情随之变成了惶恐不安。

    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把扔下书包!驭起真气飞速向前方跑去——

    这一天,过半的崇海人都在凝望那异象。就像是一个个信徒在看着自己的救世主。而波澜,也将在这一天后随之到来。

    而月夜,在体内还剩余最后一层真气后眼皮终于是重重的合上了,意识随之变得模糊起来,体内的真气几乎在他昏厥的一瞬间开始暴动不安。不甘心的月夜在昏迷的前一刻只能是满脸哭笑。“就这么死了吗……咦?是我眼花吗,那好像是个人……是死神在呼唤我吗?”昏迷前的最后一刻,月夜只见到一个身影冲了进来,听不到任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