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考试前夕

    更新时间:2018-10-29 20:12:02本章字数:2053字

    月夜站在地上甚至可以听到某人的哭喊。

    几分钟后,月夜看着地上跪着的那人冷声问道:“说吧,谁派你来的?”

    以月夜和宋凝的手段发现一个跟踪他们的人实在简单不过。

    那人先前被宋凝吓得满脸发白,甚至都快尿了裤子,喘着粗气小声讲道:“我…我们家主派我来…跟踪你。”

    “家主?”月夜好奇的看着他。这人支支吾吾的讲道:“是…我们刘家的家主……”

    月夜和宋凝互相看了看,果然,那刘世哲还不善罢甘休,可是这有什么用吗?派一个普通人来还不如派一个古武者。

    “月夜,怎么办?”宋凝问道。

    月夜摇摇头,对着那人喝到:“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这人如同老虎口中获救的猎物一般急忙向另一边跑去,等他跑远月夜才小声说道:“事情不对劲,那刘世哲就算在傻想要跟踪我也不至于派一个普通人来。”

    月夜左想右想也想不通,索性对着宋凝讲道:“就到这里吧,回家吧,这事不要声张。”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里不远处,先前那人快步跑到了这里,吓得脸都白了,停下脚步看着前面缓缓走来的人急忙说道:“小…小姐,我回来了。”

    从黑影中出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那身影不满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怎么样?看到什么没。”

    那人支支吾吾的讲道:“这…我…我害怕。”当下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听完后那女性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也太笨了吧,不过能跳上天这好像也不是普通人…哎呀不对,我不是让你干这个的。月夜到底回没回柳老师家?”

    那人面对自己的大小姐有些慌了,“这…属下太害怕了,就…就没敢继续下去。”

    女孩常叹口气,不禁觉得更加好奇了。“月夜这混蛋,我让你住我这儿他不干,竟然住进柳老师家了。”

    满脸委屈的表情很是可爱,那属下倒是讲道:“那个,小姐,我刚才被他们抓住一心急就说我是刘家的人了…不会惹麻烦吧?”

    女孩无所谓似的表情:“没事,反正那刘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刘世哲前几天还威胁我来着,走吧,回家。”

    二人向另一边走去,月夜却没想到那跟踪自己的人竟然在骗自己,可是在暗处可不止他一人。

    刘家,密室——

    “老爷,我回来了。”

    刘天飞正看着某些东西,身后忽然出现一人恭敬的弯下腰。

    刘天飞点了点头,“怎么样?”

    身后那人只穿了一件黑衣,表情十分冷漠,“那青年的确不简单,而且身边还有一个高手,看年级应该也是崇海高中的,倒是没发现我,不过…”

    刘天飞一皱眉,“不过什么?”

    冷漠的男子原原本本的讲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人在跟踪他们,而且最后还被他们抓到了。谎称是我们刘家派去的,但在属下暗中跟踪后发现那人是顾家的。”

    “哦?”刘天飞精明的双眼闪烁着光芒,“难道顾家也发现了?”

    原地琢磨了好一阵后说道:“总之这个叫月夜的不能轻视,前些天世哲带去的那些古武者和我汇报,说这月夜不像是古武者。而除了古武者能有这么大本事的也只有‘那个’了。”

    冷漠男子愣了愣,眼中忽然有些惊奇,“老爷说的是…修真者?”

    刘天飞默默点头,心中莫名的感到心悸:“我也不确定,但可能性很高。”略微思考一番后讲道:“这样,你暂时不要去跟踪了,世上修真者不多了,但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主,而且,这修真者若能为我所用就再好不过了!转告世哲,切记不能对这人出手,甚至要尽量搞好关系。”

    冷漠男子听从的点点头,随后消失不见。

    刘天飞一人看着面前的东西,那赫然是一个木质盒子,粗糙的手放在上面摸了摸,嘴角一抹冷笑蔓延开来:“呵呵,若真是修真者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你归顺我刘家,可若不是,那就抱歉了。刘家从不留祸根!”

    ——————

    “什么?”刘世哲听完属下的汇报感到诧异,什么叫不能找月夜麻烦?什么叫攀好他?

    不明所以的刘世哲压根就没听什么解释,只是道了一句:“我知道了,下去吧。”

    等房间内只剩他一人时他才冷冷的握紧了拳头,好半天,他又是冷笑出来,“不让我动手?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

    视线看向了桌子上的一张名片……

    次日。所有来学校的学生都开始准备应付后天的期中考试,无一例外。

    顾小北刚到学校心情很是郁闷,喃喃自语道:“唉,到底也没弄清楚月夜到底是不是骗我,要不…直接去问柳老师?不太好吧。”

    昨晚自己突然兴起派自己手下去跟踪月夜,可谁成想竟然被月夜发现了,小聪明落空的她实在是不甘心。不过她对月夜反倒更加好奇了。其实早在遇到月夜的时候她就明白这家伙不是普通人。

    “莫非…是古武者?”顾小北坐在食堂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直接问月夜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反倒是暴露了昨晚自己跟踪他。

    想着想着面前忽然走来一人,抬头一看脸色变了,“你又来干嘛?我先和你说清楚我不会受你威胁的。”

    来人正是刘世哲,刘世哲满脸冰冷,“我只是来传话的。我父亲放下话了,让你们顾家少来掺和这件事,明白了吗?如果不听劝,可不要怪我们无情。”

    说完也没给顾小北多余的思考机会就已经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有些不明所以。等刘世哲走了几分钟后顾小北才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我们掺和什么了?”反问自己的她忽然联想到昨晚跟踪月夜的事情,再加上二人的关系,顾小北几乎一下子就想到了他。“不会是月夜吧…”

    “叫我干嘛?”月夜的声音忽然响起吓得顾小北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只见月夜笑着端着一盆饭菜正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