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假期

    更新时间:2018-10-30 22:10:20本章字数:2084字

    “什么?”柳依然看着自己的检查单子吓了一跳,小脸都变了,对着医生问道:“大夫,不是看错了吧?我的病…没那么严重了?”

    面前的医生是中年男性,对着柳依然笑了笑:“对,我这儿也不清楚是原因,但相比上个月你来检查时已经好了太多了。”

    时隔半个月柳依然就要来这里检查一番,她知道自己身体有些隐疾,而且很难治愈,虽然不危机性命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她最终会变得和植物人无异,这就是当时医生的诊断结果。

    可今天自己来检查时医生却告知自己身体里的隐疾正在逐渐恢复?

    她不可思议的讲道:“可是医生,我根本没吃什么药啊,甚至连手术都没做……”

    声音越来越惊讶。可她的这份疑惑整个医院也没人能够给出她任何答案。

    抱着这样的心情回到家里,柳依然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那份病历检查柳依然想开心又有些茫然。

    她自己也可以感觉得到最近身体越来越好了,已经不至于每天昏睡了。

    如果真要找什么原因的话也只有一个了……

    柳依然抱着忐忑的心情悄悄的推开了月夜的房门,只见月夜在里面鼾声大作,被子甚至都掉在地上了,看到这副样子月夜柳依然急忙摇头:“不对不对,想哪去了,这浑小子不可能有这么大能耐吧,连考试都没及格呢!”

    是的,柳依然昨天身体好的差不多之后开始审批试卷,正好审批到了月夜这里,可让她气的直发抖的是那几张试卷里一共几百到题目月夜竟然只写了两三道。甚至还因为这样昨晚好好的‘教育’了他一番。在之后他就呼呼大睡去了,一直到现在。

    “哎,到底怎么回事呢”坐在那里怅然若失,眼神逐渐有些茫然,可最后却是喜笑颜开的自言自语道:“算了,反正是好事。”

    开心的柳依然甚至还不自觉的哼着小曲跑到厨房做饭去了。

    时间转而来到了下午,宋凝家里。

    “这些就是全部了?”月夜看着箱子里厚厚的一堆书籍问道。

    宋凝累的直喘气:“对啊,基本上都是一些有关药材的书,你要这些干嘛?”说完坐下来点了根烟。

    自从他学会抽烟后那可是烟不离手,典型的一个隐藏的瘾君子。

    月夜一边照着一边凝重的说道:“我虽然用真气替柳老师治病,效果也的确显著,可却无从根治,只要我停止替他治疗疾病就会复发,必须要找到根治的办法,而如果要根治,肯定是需要药材的。”说着又开始埋头看书。

    宋凝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你和柳老师啥关系啊对人家这么好?”

    月夜暂时停了下来,苦笑道:“租客与房东的关系。”

    是的,早在几天前月夜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只要他停下来,哪怕一天,柳依然的隐疾就会持续复发。他不可能以后一直跟着柳依然,又不能就此收手,只能寻找彻底根治的办法。

    现代药物月夜根本没指望,只能通过一些特殊的药材来辅佐自己,再通过真气为柳依然彻底的根除隐疾。

    宋凝嘴里吐出一口眼圈,“那你找到什么了吗?”

    月夜摇头,“还没,我对这些药材一窍不通…只能慢慢找了。”

    宋凝一把坐了起来,夸张的喊道:“那你这得找到啥时候去?嘿嘿,用不用我帮忙?”

    月夜撇了撇嘴:“你能帮啥忙?二愣子。”

    宋凝嘴角一抖,站起身来指着月夜正色道:“不许叫我二愣子!我承认我是傻了点,但我可不真傻!”

    月夜摆了摆手:“行了,说说吧,有什么办法?”

    半个多小时后,两个人出现在了东街市场的某个店面前。

    “就这儿?”月夜好奇的问道。

    宋凝一边含着棒棒糖一边说道:“对,没错,就是这儿。”

    月夜嘴角抖个不停,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说,咱俩来来回回路过这里好几次了,你他娘的怎么不早告诉我!”

    宋凝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嘿嘿笑道:“你那么急干啥,这都好久没出来逛逛了,你就当陪我这个正义人士玩了,行不?”

    看着他那虎了吧唧的样子月夜就气不打一处来。

    “算了算了,进去吧。”时间可是金钱!揍宋凝一顿的功夫自己说不定能做好多事情了。

    这店面不大,装修也不见得多好,但在整个市场中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月夜总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走了进去,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外面看似不大可这内部竟然有二百平米左右,光纤十分柔和,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浓烈的中药气息。

    两边各有不停的柜子,上面有些小字月夜倒是看的不清楚,除此之外就是柜台前的一个男性了,年级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面貌…不是很友善……

    月夜和宋凝见到那人后同时怔了一下,不是说人家长得难看。相反倒是有些成熟,可看向月夜二人的眼神总有些古怪,甚至有些狰狞。看了他们几眼后倒是直接对月夜喊道:“喂,买药的?”

    月夜深吸口气来到近前,笑道:“对,你好。”

    狰狞男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视线随之盯着宋凝,不知为何皱起了眉头,而宋凝竟然刻意的向月夜身后躲去。

    好片刻狰狞男子才歪着嘴角笑了,这笑的样子很是难看,嘴巴弯道后脑勺了。冲着宋凝讲道:“小子,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月夜一愣,回头看着宋凝。宋凝只是干笑着,可额头却布满了汗珠。

    那男子依旧看着他,冷笑不停,“没想到你还真敢来啊。”

    宋凝又是傻笑着,片刻才指着月夜正色道:“我…我这次是来陪我朋友买药的!”

    男子又转向了月夜,扫了几眼后才冷哼一声,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

    月夜不解的回头,小声说道:“你怎么回事?”

    宋凝喉咙滚了滚,似乎很怕那男的,声音还要小上一些:“我以前不是缺钱吗,所以就经常来这里…来这里…弄点药材。”

    月夜一愣,脸皮颤抖,“弄?”

    宋凝支支吾吾的始终说不出来,但月夜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