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教师典礼

    更新时间:2018-10-31 19:52:06本章字数:2011字

    柳依然似乎是气儿消了,又好像压根没生气,只是嗔怪的看着月夜,“算了,就这些吧,之后你必须要给我好好学习。”

    月夜只能苦笑着答应下来。

    而柳依然面色一转开心的笑了笑:“哦对了,今晚我要出去一趟,你自己早点休息。”

    听她这么说月夜才发现她似乎换上了一身从来没见过的衣装,不是特别性感但却线条分明。月夜好奇的问道:“你要去哪儿?”

    柳依然神秘的一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教师典礼!”

    月夜一愣,拨浪鼓似的摇头道:“没听过。”

    柳依然翻了个白眼道:“真不知道你到底从哪儿来的,教师典礼都不知道吗?”

    之后柳依然对月夜解释了起来。

    原来在崇海市每隔三年都会举办一次教师典礼,据说这典礼是由三大家族联合举办的。目的是为了赞扬和发展教育工作,虽然这么说但月夜还是不太明白。

    而崇海高中又是三大家族最得意的一所学校,在整个崇海都具有十分的威望。每年的教师典礼都会邀请一些教学质量高超的教师前往参加,并且当场颁布荣誉奖项,不仅是崇海高中,其他具有实力的学校也会派一名优秀教师前往。而柳依然自然也在其中。

    “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呢,你看我穿这样行吗?”兴高采烈的柳依然甚至还在月夜面前转了两圈。从来没见过她这开心样子的月夜也不由得笑了。打量了一下她这身装扮说道:“嗯…简单了点,不过挺适合你的。”

    柳依然又是嘻嘻的笑了起来,这几天柳依然的确开心的不得了,除了刚才的原因之外就是她的身体情况了。莫名的好转让她兴奋异常。

    “对了,你自己去吗?”月夜放下手中木盒,想着晚上等她回来就着手进行最后一个阶段的治疗。

    柳依然想也不想说道:“规则是要带一个学生前往,所以不是我一个人。”

    听到这儿月夜双眼放光,“那你看我怎么样?”月夜顿时露出一副‘带我去吧带我去吧!’的表情。

    可柳依然顺加你泼了他一头冷水,“你?没戏。要求携带的学生必须要是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你算吗?”

    “我……”月夜耸拉着膀子苦笑不停,自己好像的确不算。“那你到底要带谁去?该不会是…宋凝吧?”

    柳依然瞥了他一眼:“你别闹了,咱们班里就你和宋凝两个人考试不及格,我倒是想带你去可人家也不允许啊。我要带刘世哲去。”

    “啥?”月夜提高了嗓音。诧异的看着柳依然。

    “你这么大声干嘛,吓我一跳。”柳依然说完又是摆弄着衣服。

    月夜急忙问道:“你带他去干嘛?”月夜对刘世哲的确没有好感。

    柳依然很平淡的说道:“刘世哲考试成绩年级段第一,我不带他去带谁去?再说他也是刘家的长子,带他去也正好合适。”

    话题一转,柳依然忽然调侃的看着月夜,“怎么,你是不是也想跟我去?放心,只要你好好学习一定会有机会的,如果高中毕业你蹲级的未来我说不定会带你去的。”

    月夜完全没了下文,反倒是蹙着眉头。

    “行了,你忙吧,我要出去再买些东西。”柳依然兴高采烈的绕过月夜出了门。

    好片刻月夜才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神凝重。片刻才无奈的苦笑起来。

    自己和刘世哲的确有矛盾,但柳依然没有,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没有了顾虑月夜开始着手分析药材的成分,方便晚上为柳依然治疗。

    就这样,时间又是过去了好一阵,临近傍晚柳依然也没回来,反倒是月夜接到了来自顾小北的电话。

    “喂,小北,找我有事?”

    顾小北嗔怪的在电话里讲道:“哼哼,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你可真行啊,不让你给钱你还给我扔了一张银行卡。对了,你是怎么从刘世哲手里弄来的?”

    提到这儿月夜也笑了,“这你别管,反正是他主动给我的。”

    顾小北电话里支支吾吾的想了想,才讲道:“对了,你晚上有时间吗?”

    月夜本想拒绝的,毕竟晚上还要给柳依然治疗。

    可顾小北却没等他回答便讲道:“今晚有三大家族一起举办的教师典礼,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玩玩,怎么样?”

    哎呦!这么巧?

    月夜先是一愣,随后笑开了花,柳老师啊柳老师,你嫌我成绩差不带我去。可等我到了那里你又会是什么表情呢?嘿嘿。

    反正帮柳依然治疗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再者说这都是玩笑话,主要还是月夜不放心柳依然的安全。

    当下深吸口气讲道:“好,我正好有时间,在哪见面?”

    电话里的顾小北一听到月夜答应了下来立刻乐了出来:“嘻嘻,这才对嘛,我还以为你会拒绝我呢,今晚八点东街见!”

    放下手机,一想到会早典礼上见到柳依然月夜就很是期待。不由得笑了出来。

    不过这一笑月夜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是从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自在了?

    什么杀手,国安局,在这一刻似乎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平静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吗?”

    和以前的日子相比让他感慨万分。虽然不至于在刀口上过日子但也绝对比现在困难的多。刀光剑影,还有那黑漆漆的枪口,这些都是月夜的过往经历。

    每当看到柳依然工作时候的样子时月夜都不禁会感慨一番,和自己相比柳依然真的要幸福太多了。可这幸福也是他们应得的。

    从月夜出生开始就意味着上半生不会普通。

    从他成为修真者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下半生注定多乱。

    但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从前不惧危险的杀手在柳依然面前却像是个乖宝宝。她美丽,也严厉。对月夜也要求的更多,这是身为教师的责任还是对自己的关心?

    从未感受过关怀的月夜偶尔会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