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深夜杀机

    更新时间:2018-11-02 19:41:58本章字数:2047字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只有柳依然的一句话回荡在耳边。月夜对柳依然的看法此时此刻再次转变。

    黑暗当中,某一双锐利的双眼已然盯着月夜二人,刘海忽然垂下将她的视线收了回来。

    拿出手机,片刻对着其中讲道:“目标身边有其他人在。”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女性,可却冷到了极致,仿佛听了都会让人身上蒙上一层寒霜。

    庆典外面,刘世哲冷冷的对着手机讲道:“没关系,立刻动手。”

    声音冰冷的女性却是犹豫了一会儿,“会误伤。”

    刘世哲似乎有些急了,典礼上他可以确定就是月夜羞辱的自己!吼道:“那又怎么样!除了月夜,其他的你不需要管!我警告你,这一次如果还失败了,我会让你永远离开崇海!”

    电话挂断,女性本就木然的脸上挂上了一层寒霜。似乎是在犹豫不决,可最终依旧看向了目标。

    ——

    柳依然的话让月夜久久不能平静。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舍己到了这种地步。

    可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刘天飞在典礼上宣布的那一句话。改革,如果没有这改革的话是不是就没这么多事了。

    月夜也有着自己的顽强,此时心中已然决定不会让柳依然就这么被开除的,再者说这个狗屁改革也关乎到了自己能否留在学校里。

    如果自己想要帮柳依然,那就代表自己要和刘家正面接触。

    想着想着,柳依然拍拍身上的土终于站起身来,依旧挂着那微笑,可月夜还是看到了她脸上那早已风干的泪痕。柳依然说道:“走吧,回家……”

    最后一个字刚说出口,柳依然身体却猛地向后倒去。

    月夜大惊,来不及多想上前抱住柳依然的身体。

    “柳依然?”他这才发现,柳依然此时已经紧闭双眼晕了过去。看向她后脖颈的位置,那里已经一片通红,地上正巧有一枚不大不小的石子落了下来。

    “有人!”月夜急忙警惕的看向四周。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石子将柳依然打晕自己却毫无察觉,倒不如说压根就没听到什么动静。

    以他的修为这怎么可能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月夜神色凝重。站起身抱着柳依然。忽然,他在前方的马路上看到了一点微光。

    水库岸边是一个向上的陡坡,在前面则是马路。月夜还在好奇,可那微光却是越来越亮,直到这一刻月夜才看清楚,那赫然是一辆朝着自己快速行驶而来的大巴车!

    速度很快,转眼就要到了斜坡下,月夜咬牙后退一步随即想要飞奔而去。

    咔嚓!

    可脚上传来的动静让月夜身体猛颤。只见他两脚脚裸的位置不知何时缠上了几道密密麻麻的丝线!

    “什么时候——?”月夜惊诧不已,这丝线如何出现的完全不知。

    那丝线细而坚韧,无论月夜如何用力却都无法挣扎!

    终于,那大巴车已经冲下了斜坡正义极快的速度向月夜而来,但在其驾驶座上却没看到任何人。

    “妈的!”

    情急之下破口大骂的月夜来不及多想,双臂猛的用力,怀中的柳依然顿时被抛向了空中,而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向后倾斜。

    大巴车正好从柳依然身下经过,柳依然被撞到,可后方的月夜却已然来不及躲闪——砰!!

    大巴车撞向了月夜,连人带车就这样直挺挺的冲进了深不见底的水泊当中,溅起了大片的浪花。

    咕噜咕噜~

    车身甚至还在缓慢下降,巨大的泡泡响声不断。水面随着大巴车的沉入再次陷入平静。

    柳依然已经落地,整个人依旧昏迷不醒。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身前,先是收起了地上断掉的丝线,最后又看向了柳依然,冰冷木讷的双眼略微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蹲下身子伸出手去。

    可就在此时,那原本平静的水面竟又泛起了巨大的波澜!从中间径直裂开了一道直径三米左右的旋涡!从那旋涡空洞中传来了令人窒息的声音——

    “你敢动她,我就撕了你!”

    哗啦~~~!

    声音落下,旋涡顿时冲向四周,浪花冲向岸边溅起了大片波澜。一道身影随着旋涡的消失竟然直挺挺的站在了水面之上!充满杀气的气势甚至让脚边的水面都不停波动。

    一双猩红的视线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她探出去的手已经停在了半空中,看着黑暗中耸立在水面上的人心中充满了震撼。普通人被大货车撞了一下能安然无恙吗?普通人能直立在水面上吗?

    她的内心充满了震撼,甚至忘了自己袭击目标失败的事情。她将迎来的,是月夜的怒火!

    翁~~~

    月夜周身泛起了一丝细微的声音,湿漉漉的衣服竟然甩出了一道道水花,看不到面容,只是那双猩红的双眼已经锁定了目标!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如此的愤怒了,如果只是想要自己的命倒是可以理解,可这人错就错在了不该将柳依然牵扯进来!

    终于,月夜动了!宛如流行一般在水面上直立划过!

    借着带动的浪花在她回过神来时已经近在眼前!一只大手在空中嗡鸣,流转的真气杀气腾腾。

    “去死!”一掌横向甩了过去。震惊的来人显然来不及躲闪。可她手中却忽然动了动。也就是这么一动,月夜的手顿时停在了空中,随即飞速抱起柳依然向右侧窜了过去。

    在月夜刚刚逃离,先前的位置顿时多出了一把匕首。匕首尾端连接着丝线,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月夜仿佛看着死人一般看着她,冷声问道:“战斗的方式不像古武者,你是…杀手?”

    月夜对杀手的行动方式在知晓不过,先前的丝线已经让月夜觉得困惑,被大巴车撞到的一瞬间才想道杀手这一词。

    那女性却没有回答月夜,反而像是愣住了一样。好片刻才抓着匕首腾空而起,穿过斜坡飞速向马路另一边逃窜!

    “想跑?”月夜的声音在空气中不断回荡,背着柳依然迅速冲着女性逃窜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