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全靠自己

    更新时间:2018-11-03 20:23:15本章字数:2011字

    似乎是答应了,但,柳依然能够同意这所谓的校园改革吗?

    月夜心中有了一些答案,收起了匕首,没有在看刘天飞或者刘世哲一眼,转身向身后走去,八个人也早就已经回到了刘天飞身边。

    等到月夜彻底走远,刘天飞才一把抹了下额头,却发现尽是汗水。回头看着车内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不停的摇头叹息。

    而刘世哲却早就一动不动,那匕首带来的冷气让他身心都感到恐慌,他感觉自己第一次在鬼门关前徘徊……

    好半天,刘天飞才对着面前八人,脸色严肃到了极点,“立刻叫人去调查,我要知道他的具体身份!”

    ……

    夜晚几乎过去了一大半,当月夜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零点了。

    进了家门,宋凝早就走了,柳依然正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昏睡。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柳依然的身体情况后月夜才松了口气,只是睡着了而已。

    那暗杀者目标虽然是自己,但好在没有伤到柳依然,可那暗杀者当时为什么把注意到放在昏迷的柳依然身上了?是在查看柳依然的身份,还是在看柳依然有没有受伤?

    月夜想到这儿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身为一个杀手不可能这么在乎这些事情,杀伐果断才是一名暗杀者应有的心态。

    和刘天飞算是达成了共识,月夜虽然还有些恼火但也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那刘家的确不可轻视,自己虽然有把握但身边牵扯的人并不少。

    只看那刘世哲今后有什么做法,这种事情若是再次发生,月夜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刘家…呵。”

    回头拿起三盒药材,先是处理了一下自己的脚伤,这才开始趁着夜晚还没过替柳依然展开了最后的治疗工作。

    整个夜晚就这样悄然而过……

    次日清晨,月夜早早的起床修炼了一会儿,柳依然还在熟睡中,自己则是离开家中来到外面。

    看了眼手机上某个联系方式,月夜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了下去。

    没多久,手机竟然接通了。

    “月夜先生,主动联系我还真是少见。”镇郑振华略微僵硬的声音陡然出现。

    月夜长出口气,揉了揉眉头问道:“这几天我联系你好多次了。”

    郑振华电话里淡淡的一笑,“呵呵,很抱歉,最近由于一些耽误了与你的联系,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上次对你的考验经过上级的评测,你已经通过了。不过还希望你能够暂时留在崇海市区。”

    月夜想都没想答道:“我也没打算这么快就离开,另外,在崇海有些事情要和你说一些。”

    几分钟后——

    “哦?崇海刘家?这倒是有趣。”

    听不出郑振华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月夜略微皱眉道:“他们刘家后台很大吗?”

    郑振华讲道:“不知道。”

    月夜顿时有些不解,他不是国安局的人吗?这点事都不知道?

    月夜只能耐着心形继续问道:“那崇海高校改革计划你知道吗?”

    “不知道。”

    “刘家具体有多少古武者你知道吗?”

    “不知道。”

    ……月夜嘴角一抖,语气陡然加重一分,“昨晚有个暗杀者要来杀我你知道吗!?”

    郑振华:“这…不知道。”

    月夜还是第一次被气的脸色发紫,急忙呼吸了记下稳下心情,“你…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郑振华一副我就不知道的语气讲道:“这很正常,我虽然身处国安局,可并不是什么地方都要去逐一了解的,崇海的事情我的确知道的不多。”

    狗屁!月夜真想就这么骂回去,崇海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知道的不多上次考验自己还轻易的找到了柳依然的住处?

    月夜正在气头上的时候郑振华又是在电话里讲道:“哦对了,提醒你一下,以后尽量别在城市里做出什么太大的动静,上次你引起的骚动让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包括三家。我要处理一些事情这段期间会暂时联系你。既然身为国安局的人,你的一切行动都必须要慎重。和刘家的麻烦——自己解决。”

    嘟——

    月夜诡异的看着手机,忽然扬起手来,满脸的怒气。可随后又怂了下来。无奈的不停摇头,“这狗日的郑振华,知道的肯定不少!”

    连自己突破的时候出现的异常都知道了,还知道三家的事情,这老小子到底想干嘛?本以为自己找了个国安局这样的大靠山,可谁知道国安局竟然是个不管自己吃喝拉撒的继父!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三家也注意到了?”回想着刚才的那句话月夜有些兴趣。是啊,自己当初弄的那么大动静半个崇海人都看到了,三大家族的人肯定也看到了吧。

    不过以昨晚刘天飞面对自己的表情来看应该不知道那就是自己弄的。不然早就闹翻天了。

    这件事情月夜也早就打算烂在肚子里,谁问打死也不提!当然宋凝是个意外…“唉,只希望这小子的嘴巴能老实点吧。”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柳依然已经醒了,月夜早就回到家中。昨晚的治疗很有效果,不出意外每晚在继续为她调养一阵子就可以彻底康复,而且以后不会复发!

    可病虽然没有大碍了,但柳依然醒来后依旧是十分迷茫,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柳老师?”小心的推开房门,柳依然见到月夜后更是显得迷茫,问道:“昨晚…我是怎么了?”

    月夜早就想好了对策,将手中的饭菜放在一旁,笑道:“昨晚你好像着凉了混过去了,我把你背回来的。”

    这显得丝毫没有技术含量的谎话果然让柳依然有些起疑。狐疑的看了看月夜,那漂亮的大眼中满是好奇。片刻才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脖子有些痛…”

    月夜急忙端菜上前,“要不先吃点?”

    柳依然忧郁的摇了摇头,仿佛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了一样,“我不想吃…”

    显然,她还在为自己被辞退而感到难过,但她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