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流光

    更新时间:2018-11-11 20:16:35本章字数:2024字

    月夜喘息个不停,却是暗骂大意了。收回手掌,大声喊道:“别墨迹了,待会再说!”

    话音落下自己又是一冲而上,宋凝也不落后,以自己那特有的速度展开了进攻。

    反倒是那男孩,虽然躲过了月夜的这一次攻击,可脸色似乎变了变,那不是恐惧和紧张,而是疯狂!

    “啧啧,很好,来吧!”男孩黑色的衣服飘扬起来,双瞳中有着难以捉摸的视线。

    这次他竟然主动出击,还在空中飞速略过的宋凝忽然觉得不对劲,向旁边一看,只见那男孩诡异的笑脸已然出现。

    砰!

    随即,一记重拳立刻轰打在宋凝胸口!

    宋凝的身体从那速度中陡然停下失去平衡,甚至飞出了几十米远,最终滚落在地没了声息。

    “宋凝!”月夜焦急的大喊一声。宋凝本来就受了伤,此时更是伤上加伤。

    向那边看去,不过好在宋凝也终于抬起了头,可似乎完全动弹不得,嘴角留着鲜血,“娘的…”

    看着这一幕也是激发了月夜,回过头去,只见那男孩缓缓落地,冷笑道:“这下没人来打扰咱们了,你刚刚用的那是自创的武技?”

    月夜也冷哼一笑:“怎么还想吃我一记?”

    男孩忽然哈哈笑个不停,“你似乎也没突破道玄阶吧,真是令我惊讶,你这个境界的修真者本应不会使用武技的,看来你的确不同,但是我很失望。没想到我们要找的人竟然是个废物!”

    月夜心中怒火已经在燃烧了,可从头听到尾这男孩似乎还不止一人。疑惑也更加浓重。

    又一秒过去,这次的月夜反倒没有多么迅速,此时是黑夜,而自己最擅长的也是黑夜下的战斗!

    熟悉的感觉流转全身,月夜的身体瞬间与黑暗合二为一!

    “嗯?”墨绿色的双眼扫过四周,竟然未发现月夜的影子,嘴角上扬,更是疯狂。

    四周忽然变得寂静下来——

    突然,一道道匕首从四面八方出现,凌厉的杀机陡然爆发。

    可男孩面色依旧不变,黑暗之下月夜看的清清楚楚,从男孩头上倒下,忽然涌现出了一层淡绿色的光芒,那光芒竟然逐渐化成了一顶大钟,赫然将男孩扣在其中!

    几十枚匕首就这样相继撞上,叮叮叮的脆响之后却没有丝毫效果。

    “武技!”月夜可以肯定,这墨绿色的大钟绝对是武技,而武技也只有修真者可以修习,这男孩的确和他们一样。甚至要更胜一筹。

    可那边的宋凝还倒地不起,月夜根本不想和这人过多纠缠,他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份,可那必须要建立在有实力的前提之下。

    深吸口气,自己的修为似乎落了下风,可凡事不都是靠修真的。

    月夜的身体发出了一声声骨骼脆响,两只手反拿匕首,好似找到了以前当杀手的感觉。

    终于,他动了!

    速度快的让人感到惊奇,与宋凝那飞快的速度不同,月夜是完全隐匿在黑暗当中,没有一丝声响,如同钻入了黑暗中的夹缝当中。

    而在这些夹缝中月夜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攻击的位置!

    叮~~~

    男孩还是平津的站在那里,那大钟依旧如此,他还在四下寻找月夜,可忽然身后出现了一声叮咛。这反倒让他一愣,可回头看去哪里有月夜的影子?

    在空气当中也根本感受不到月夜的真气波动,他妖异的眸子里有些迷茫。

    修真者可以依靠真气波动来感应对方的一举一动,可如果没有真气波动,那么只能说这人是个普通人。

    是的,月夜此时暂时脱离了修真者的身份,现在的他,是一名暗杀者!

    叮!

    又是一声!依旧是在自己身后,可同样的,黑暗中根本找不到也听不到。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可却又是冷笑。这防御武技普通修真者想要破坏还是需要一定的难度的。更何况如今月夜完全没有动用真气。

    叮叮叮~!!

    陡然,一连串攻击又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次一次,这种清脆的声音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

    而这段期间内月夜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十多分钟后男孩的脸色已经变了,面露凶狠之色,仰着四周大喊:“胆小鬼,有本事出来!”

    可藏在暗处的月夜却根本没有理会,十多分钟,月夜已经先后攻击了那大钟百余次!终于,在最后一次攻击下,那大钟出现了一道裂痕!

    “给我出来!”男孩大声咆哮,威压不停释放,丝毫没有发现大钟上的异常。

    可即便他威压强势,依旧无法打破浓烈的黑暗。更无法触及黑暗中的月夜。

    悄无声息的,月夜的又一次行动,可这一次他的身体猛地出现在了男孩后方,距离那大钟仅有一尺不到!

    当男孩发觉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一抹白色亮光不停汇聚!

    “你反应慢了。”月夜冷冷一笑,手指一点猛地点在了大钟浅显的裂痕上!最后,裂痕破碎,流光略过!

    即便男孩想要后退可已经晚了,流光就这样笔直的穿过大钟,也同时穿过了男孩的腰部,光芒射向远处,在整个地平线上都留下了一道让人记忆犹新的痕迹。

    哗啦~~

    大钟轰然破碎,如同融化一般消失在空气当中,男孩的身体颤了颤,诧异的双眼凝视月夜, 可月夜已然再次举起了手指。

    唰——突然,月夜只觉得四周狂风大作,眼睛睁不开反而闭合了一下,可等他再次睁开双目时眼前的男孩已经消失不见了。整个夜空之下没有任何痕迹。

    四周平静了,月夜腿脚颤抖,一屁股坐在地上。这第二发流光已经用尽了他几近全部的真气,如果这男孩没有消失,恐怕自己接下来也不会好过。

    月夜的心情没有平复,反倒更加紧张。“刚才…是有人把他带走了吧。”

    呼呼喘息了两声,身后不远处传来宋凝细微的声音:“大概是,看不太清…大哥,咱能先帮帮我吗,我肋骨好像断了……”

    崇海某医院,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