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话   不喜欢旅游

    更新时间:2018-10-12 14:24:59本章字数:2829字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旅游的人,原因并不是花费的多少,而是……

    而现在的我却坐在开往紫云山的高速公路上,是一辆中型的卧铺旅行巴士,前面隔一个床位的是我的姐姐“夏雨慧”,姐姐身边的床位是我可爱的小外甥“喜胜”,可能姐姐认为他就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欢喜和胜利吧!所以起这个名字,每一个母亲都是这样的想法吧!

    巴士的微弱的晃动有些象儿时的摇篮,而此时车上醒着的人可能只剩下司机和我了吧。

    车内车外溢满了漆黑,除了车内的一个液晶时钟闪亮着、显示着此刻的时间:02:50。而此时的我却希望液晶时钟是不存在的,在明明知道时间却睡不着时,唯一能感觉到的可能就是时间的速度太慢吧。我怕这失眠的夜,但却总是失眠,静默的尽头是伤心的沉重。看着前面的路,一味地漆黑的延展,觉得上帝把我和这辆冰冷的巴士遗忘在这无尽的漆黑之中,我的终点站也许就是天的尽头。可能到了那里就可以看到我可爱的“亚茜”了吧!如果可以,我的心宁可永远沉寂到这无尽的漆黑中,永远不再浮起。

    “也睡不着吗?”一个微微的声音传来,是旁边床位的女生,中间隔了一个窄窄的过道,那是个很窄很窄的过道,只能容一个人通过。我赶忙收起了凝滞的凝在液晶时钟上的目光,眼角有些许的潮湿,却不愿拭去,想来在幽暗的环境中,即使是这么近的距离,也不容易看清晰的吧!黑夜压迫着伤心,却也掩藏了伤心。

    “床位太短了,不太容易入睡!”我回答着,看不清眼前的女生的模样,只知道她不是亚茜。

    “我可能是不习惯新的床吧!噢,我叫李致美,是北海道进出口公司的职员。很高兴和你同一个旅行团。”

    “我是夏奈纯,北海道日化的职员。我也很高兴。”

    “我就知道是你。”李致美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我似乎听到她的这句奇怪的话。

    “没什么。”

    “噢!”我无力地应着。

    “请问,您,去紫云山是不是要拜佛的。”

    “佛?……”我只好含糊地应着,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其实他对于紫云山并没有丝毫的印象和概念可言。我是让姐姐逼着来的。

    “紫云山上有一座神庙,那里的菩萨是很灵的,只要把心愿写在竹马上。(许愿用的小木板,需要写下心愿与姓名,然后挂在寺院的大木牌上。)如果自己的‘愿纸’能漂过那里的‘愿池’,再向菩萨全心全意地祈求,心愿就一定会实现的。”

    “是嘛!”这个女孩满心欢喜的描述,对于我--一个心潮淡漠的人而言,根本不知所云。只是出于礼貌机械性地附和着,点着头。

    “嗯!”李致美很肯定的自信地回答着。

    此时的我,习惯性地闭上了眼睛,习惯性地用尽全力在脑海中描绘出她的样子,习惯性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生怕丢失了她的任何细节,不停的努力着,同时,永远也没有确定所有细节完美的自信,因为我真的想看到她站在我面前的样子,结果却只是让自己身处无尽的黑暗之中,失望中抱着一个无谓的幻梦,不愿意睁开,泪水却也习惯性地凝聚起来,汇聚,满溢,再汇聚……。

    不会被她发现吧?一种不愿被人发觉自己忧伤的小心的担忧,生怕被别人问起原因的担忧,害怕自己用心掩盖的伤口被再度裂开的担忧,瞬间垒成无边的恐惧,压得我无法呼吸。

    “还是再睡会吧!离天亮还早。”我飞快地说着,趁着哭泣还来不及影响发声。

    接着我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所有,完全地把自己罩在不透明的保护罩里,任眼泪放肆地流淌。我也记不得有多少次象这样把自己封闭在被子、拥着被子中的无尽黑暗、伴着咸咸的眼泪入眠了。

    “好的。”李致美用快乐的声音回答着。

    清晨的阳光温柔撩起眼前的幽暗,不忍心惊醒梦中人吧,伤心的亦或快乐的。我依然把自己封闭在被子里,明明已经醒过,却努力地拒绝着眼睛的睁开。因为一旦睁开,又要面对没有这个亚茜的世界,又要度过没有亚茜的一天,又要数着分分秒秒的时间,期盼能够早一些逃进没有知觉的梦乡。与其这样痛苦地清醒,倒不如在被子里永远地睡去,直到天的尽头。

    “小舅舅,该起床了,快点起床了。”喜胜用小手掀开被角,“起来了,宝宝都起来了,小舅舅还不起来,一点都不乖。”

    “乖宝宝是不会一起床后就闹人的。来,先和姐姐玩,你看,姐姐这里有一本画书,上面有好多好看的图片呢!”

    “真的吗,那么我不闹小舅舅。这图片真漂亮,是哪里呀?”

    “先告诉姐姐,宝宝想去吗?”

    “想。”

    “这个漂亮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的紫云山呀。”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能到达那里呢?”

    “很快就到了……”

    我坐了起来,向那本喜胜手中的书看去,那是本导游手册,突然想到自己也有一本,但从来没有用心地看过。喜胜倚在李致美的身边,喜胜象个小天使一般在她的身旁,如同一幅美丽的欧洲中世纪宗教油画,唯一缺少的只有天使美丽洁白的翅膀。好久没有看到过如此温馨的画面了,我会心地笑了。

    “停车休息了,去餐厅吃早餐。”司机的话语,紧跟着汽车的刹车声,自然得似乎是刹车声的一部分,巴士停在了一个酒店的院子里。车内一片喧闹,人们都起来了,整理着物品,准备下车吃早餐。

    我并不想吃早餐,又怕姐姐担心,就随着人流去了餐厅。8人的桌子,里面很是热闹,姐姐招呼我坐下,而李致美已经坐在姐姐的旁边了。这一点让我有些意外。

    “小舅舅,我能和你换个位置吗?我想坐在致美姐姐的旁边。”喜胜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透出无尽的惹人怜爱的光彩,任石头也不忍心拒绝这可爱的小天使吧!

    “喜胜听话,不换位子好吗?那样会给致美姐姐添麻烦的。听话的孩子是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不然,姐姐就不喜欢你了。”我的这位家姐总是很会哄宝宝的。

    “嗯!”喜胜有点似懂非懂的样子,但还是同意了。

    “不好意思,刚才在车上,因为我,让喜胜给您添麻烦了,谢谢你。”想来,李致美在我起床前,帮着照顾喜胜的事,我还是要致谢的。

    “没什么的,喜胜很可爱。”李致美似乎有些紧张,这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近距离地和我说话。我也是第一次看清楚她的脸,一张清秀温柔的脸。

    “您一个人来游紫云山吗?”

    “是啊!”

    “我是和姐姐和外甥一起来的。这位是我的姐姐夏雨慧,这是我的外甥喜胜。我是第一次来紫云山,你呢?”

    “这是我第三次来紫云山了,其实,一个月前我刚来过一次的,因为……因为……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美的原因,就又来了。”

    “第三次,那紫云山一定是个极美丽的地方了。”这一点并不难判断,不需要看景区宣传册,也不需要身临其境,只要看她的笑脸就可以确定了。但这笑脸却又让我想到了……

    旅行巴士又一次开动了,其他的汽车从眼前飞驰而过,有种擦肩而过的感觉,惊起路面上的落叶,如同卷起片片落叶般的回忆,关于我深深爱着的亚茜的回忆,关于我深深痛着的亚茜的回忆……但一切都如同落叶般在车轮下闪烁后,于迷离的空间中转瞬即逝,再也不会象夏日绿得明媚的叶,清晰中拥抱着晨露的晶莹的叶了,一切的生机都一去不返地逝去了。

    “你在想什么呢?”李致美奇怪地问着呆呆地凝视着车窗外的我。

    “没什么。”我有些许的迷懵,象是一个梦中人刚刚醒来,一时间回不了神,回答时缓慢了许久。

    “你一定是休息的不好,还是再休息一会吧,还有好一段路呢!”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温存和安全,也许无助的人最能感觉到关心的存在吧!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紧张得不知如何答复眼前的她。

    “嗯。”条件反应般地应了一句,然后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