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话 即食面

    更新时间:2018-10-12 14:31:04本章字数:2030字

    “你看过《名侦探柯南》吗?宫滕新一变成小孩子,深深喜欢着小兰。”

    “这个当然知道。”

    “喜胜就常说自己是柯南,这样看来,你就是小兰。”

    “那么奈纯就当那个头上头发少少的的老头,阿笠博士吧!”

    “我不会那么老吧!让我当毛利小五郎,我当毛利小五郎好吗?”

    “你还想做我爸爸呀,真坏,我才不要做你女儿呢。”致美生气地把头扭向了一边。

    “对不起。忘记这层关系了。那么我不参加角色好了。”

    “好吧!”

    “顺便问一句,你爸爸会不会真是做侦探的——毛利小五郎吧!”

    “当然不是。”

    “你们点的餐好了。”小吃店老板把做好的方便面端了上来。

    “我们吃饭吧,饿坏了。”致美边说,边把筷子给我准备好,递了过来。

    吃完饭,就要爬从游览平台到金顶那段台阶了,台阶并不是太长,但却十分的陡,几乎是垂直的,只有很小的角度,而且台阶面积很小,很难站稳,路也很窄,只能供两个人并肩通过,台阶的两边有帮助攀登的粗粗的铁链,布满着锈色。

    “致美,我在你后面,这样能扶着你。”

    “嗯。”

    这段短短的台阶中,是看不到阳光的,路是从一块极大的山石中间劈开来的,我们就这样一步步挪到了金顶,瞬间,太阳射下金光万丈,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佛光普照”。眼前有一座佛堂,在阳光下耀着金光。

    “金顶是用铜铸成的一座佛堂,浇铸而成,重169吨,在几百年前,古人如何把这座铜铸的大家伙放在这海拔1600米的山顶上,至今都是一个谜……”导游员仔细地讲解着。

    “好棒呀,现在我才终于明白爬山的乐趣所在了。”

    “是吗,你不是讨厌爬山吗!”

    “是呀,一开始是的。现在不得不承认一开始的想法是错误的。”

    “那么爬山的乐趣是什么呀?”

    “是坚持,开始时是讨厌爬山,到了中间,觉得折回也不值得了,但直到最后的阶段,才明白,如果一件事,坚持下来并最终完成它是多么让人快乐的一件事。1600米的海拔,终于爬上来了。”

    “我也觉得很开心。”

    “嗯。”

    “但我并不是因为爬到了山顶而开心的。”

    “那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可以看到纯的笑。”致美甜甜地笑着看着我。

    “姐姐。”喜胜跑了过来,仰着头,扯着致美的衣角,“来这边坐吧,我帮姐姐占了位子了。”

    “哈哈,喜胜真厉害。那么,小舅舅问喜胜个问题,我们这里谁是柯南呀?”

    “我是柯南。”

    “那么柯南最喜欢的姐姐叫什么呢?”

    “兰。”

    “兰的爸爸叫什么名字呢?”

    “毛利小五郎。”

    “那么你最喜欢的姐姐是谁呢?”

    “致美姐姐。”

    “你看,连喜胜都知道你爸爸是侦探了。”

    “你还真逗。”

    喜胜奇怪地看着我们,似乎没懂的样子。

    “姐姐,我们去那边玩吧!”

    “好。”

    我向栏杆旁的姐姐走去。

    “奈纯,觉得爬山怎么样?”

    “终于走完了这一路,有种成就感,真的很开心。”

    “开心就好。姐姐逼你来这里,没错吧!”

    “没错。谢谢姐姐。”

    “喜胜也特别开心,在他看到致美的时候。孩子可能就是这样吧,感情表达起来非常直接而且轻松。”

    “人成大了,就不能直白地把感情表达出来,要考虑好多人,好多事,等到说出来时,又怕感情不能够永恒,毕竟有自信的人并不多。”

    “是呀。长大了,却变得对一切都不确定了,变得不勇敢了。即使勇敢,有些事还是不能够永恒,变化让人手足无措。比如我的……”

    “又想亚茜了。纯,要坚强起来,面对以后的生活,亚茜不也是这样希望的吗?”

    “但,我真的能做到吗?”

    “能,因为你深爱过亚茜,这是她的最后的心愿。你一定不会让在天上的她为你担心的,对吗?”

    “嗯。”我点点头。

    “另外,这也是大家的心愿,包括亚茜,还有致美,致美是很用心的,你不能辜负大家。”

    “嗯。”

    “纯,去许个愿吧!”

    面对慈祥的佛像,也许她已经面对这纷繁的世间,秋月春风中已然习惯了其间的变幻,一种无尽深邃的目光,透出无尽的善良,佛堂角沿的铃铛,在风中已然鸣响了岁月的过往,有种神秘的感觉,我拉了拉许愿的木钟,木钟发出响亮的木器与金属铃铛相撞的声响,灵动却也不失沉稳,象佛语一般。

    我击了两次掌,然后闭目合十,平和和安定的感觉在心底升腾,这种感觉,似乎这世间的一切寒冷都要被融化一般。

    “我会努力生活的,亚茜!”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走出佛堂,抬起头看天空,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不再抬头看天空了,在这里,仰望天空,太阳似乎触手可及,很温暖。姐姐在不远处看着我,我微微地笑了笑,充满了歉意和感激,姐姐也笑了。

    “当地有一个说法,说在金顶打电话给爱的人告白,并且打一把爱情锁,这份爱就会永恒。”导游小姐在大声地介绍着这个浪漫的说法,很美的说法。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致美的电话。

    “纯……我爱你。”

    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一时间说不出话。

    “我知道也许你现在忘不了……但,我会等你爱上我的,可以吗,纯?”

    “嗯……谢谢你,致美。”

    “嗯。”

    微风吹动着发梢,擦过眼睛,我抬起头,致美就站在我对面不远的地方,可爱地笑着,时间静止于我们之间。

    游览平台的纪念品店里,工艺师正在精心地在锁面上刻上我的名字“夏 奈纯”和致美的名字“李致美”,然后是一个心形的图案,位于名字的中间。致美快乐地拿着锁,拉着我回去,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我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