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话 爱需要呼吸

    更新时间:2018-10-12 14:32:07本章字数:1623字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嗯,那么我在金顶上你了。”

    “嗯。”

    “我是照顾过吕亚茜小姐的护士苏慧君,请问您是不是夏奈纯先生。”“我是。”我的心一下子凝重了许多。

    “我挣扎了好久,我再也不能忍受内心的煎熬,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其实……亚茜小姐的病本来是可以治好的。可是因为主治医师,也是我院的医师主任,李志峰,抱怨一直收不到红包,故意拖延了手术时间,结果亚茜小姐的病情恶化,才……”接着又是哭泣的声音。

    “实在对不起,我无力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因为主任决定着我们的进升和工作,我想过申诉这件事,但医院的监督委员会会长就是医师主任李志峰本人,这个监督委员会又怎么可能制裁他自己,面对这样可怕的事,对不起,我不配做一名护士,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请您原谅我,请您原谅我。实在是对不起你。”

    苏慧君小姐在电话的那头,哭了起来。而我的头上象被什么巨大的东西压着,但让苏护士哭泣自责,为并非自己所做的事,也无可奈何无力阻止的肮脏和丑恶,毕竟是不对的。让一个好人痛苦,那毕竟不是我能接受的。

    “这不是你的错,请您不必太自责。我明白你的处境,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

    “你真的可以原谅我吗?”

    “是的,”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她大声地哭泣着。

    在这个佛光普照的地方,我的大脑轰响着,怒火与眩晕同时轰鸣着,我迈着沉沉的脚步,向上攀着窄窄的台阶,家姐她们在离台阶口不远的地方等我。我走过去。就听得喜胜清脆的声音。

    “妈妈,姐姐的爸爸是侦探。”

    “噢,是吗?”

    “不是啦,是纯在开玩笑,我爸爸是临海医院的医师主任,叫李志峰。”

    世界从眼前到心中,猛然间都一片黑暗,我只觉得自己如同一页毫无抵抗力的纸,下坠,不停地下坠……不知道坠到何处去。

    醒来时,是一间整洁的病房,房间里的时钟显示着时间02:50,致美握着我的手,在床边睡着了,我拿了件衣服,轻轻地给她盖上,但还是惊醒了她。

    “纯,”致美紧紧地抓住了我,“你终于醒了,吓坏我了。”

    “致美,我没事了,夜里冷,别着了凉。”

    “你已经昏迷了3天了。我答应你,我们再也不爬山了,真的吓坏我了。”致美哭出声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轻轻地拭去致美的泪,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醒了就好。我爸爸也来了,还带了临海医院的几位医师,他们已经看过你的情况了,说是没什么大碍了,是劳累引起的昏厥。现在他们就在附近的宾馆里,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爸爸说你醒了。”

    “不必了,让他们好好休息吧,毕竟很晚了,我没事了。”

    此时的我,无论如何说不出感谢的话语,但致美……

    “我想再睡会,你也好好休息一会吧!”

    “我不累,我要看着你睡着。”

    “听话,致美,好好去睡会,要好好的生活,忘记应该忘记的……”

    “纯,你为什么说这些?”

    “没什么,你不睡,我也睡不着,听话,去睡吧。”

    “噢。那么明天早晨我叫醒你。我们一起迎接清晨的太阳,好吗?”

    “好。”

    整洁的病房,房间里的时钟显示着时间04:50。我静静地站在熟睡的致美的身边,她像一位天使,甜甜地睡着,即使在梦里,她还是在微笑,和亚茜一样地爱笑,我写了封信,轻轻地放在她的枕边,帮她盖了盖被子,泪水滴在被角。轻轻地关上病房的门。

    信上写着一些文字:

    “致美,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当你清晨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你,我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再也听不到你的笑声。对不起,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是因为……。

    谢谢你对我的温暖的爱,让我的心渐渐复苏,感受到温暖,而不是躲在冰冷的回忆里。

    我已经开始爱你了,真的,你在喜胜和我的眼中都是极美丽极善良的天使。可是我又不得不放开你的手。

    因为亚茜的死并不是自然死亡,她是被杀的,是因为给她做手术的主治医生没有达到贪污的目的,而不及时安排手术,耽误了病情。面对这一切,我却无能为力,无力制止,也无法申诉,只能看着所爱的人离我而去,离亲人而去,只能让泪淹没曾经美好的所有。

    但也因此,我也无法再面对善良的你,这一切虽与你无关,但……

    爱 也需要呼吸,而空气太过肮脏,难以忍受,亚茜、致美和我都是受害者。

    致美,忘记我,照顾好自己。